网易丁磊暗示《巫妖王之怒》审批暑假见分晓

2010年07月15日10:55 来源:新周刊作者:潘滨网友评论0

  远远看上去,丁磊比照片上要瘦很多,这个在电视画面上看着胖乎乎的CEO,跟更加消瘦的周杰伦站在一起,并不显得臃肿。和一身黑色礼服的周董相比,丁磊穿得更加顽皮一些,彩条衬衫,紧身牛仔裤,色块明艳花哨的运动鞋。他们站在一起,是要签署一个“盟约”,在一幅游戏中才出现的道具卷轴上,签上各自的名字。这表明,在这个炎热的暑假,周杰伦要成为网易一款游戏的代言人了。

  “我靠,玩这款游戏的人很多都小四十了。”丁磊有着年轻人熟悉的口头禅,他所说的那款游戏叫做“梦幻西游”,已经运营了6年有余,现在他们重新做了一次品牌刷新,将游戏中原本的Q版人物形象绘制得更加成熟。一个明显的变化就是,原先版本中看起来很卡哇伊的小女孩,已经长成有着修长美腿的女人,“玩家长大了,游戏的角色也在跟着长大”。

网易丁磊暗示巫妖王之怒审批暑假或见分晓

  网易CEO丁磊

  在小道消息弥漫的6月,丁磊走到哪都无法回避《魔兽世界》的问题,网易在纳斯达克的股票已经一涨再涨,关于《巫妖王之怒》开服的消息,传了又传。这款关乎中国500多万玩家的角色扮演游戏,在大陆只能修炼到70 级,新的资料片《巫妖王之怒》一直没有通过相关部门的审批。在翘首期盼的一年间,不但爆发了轰动网络界的“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事件,还引发了文化部和新闻出版署关于管辖权归属的争论,春节期间更有网友“性感玉米”制作了《网瘾战争》电影,痛彻肺腑地表达了网游一代青年的精神困境和现实无奈。

  他们或许都不知道,就在半年前,还曾有一个官司在等着两者。

  《网瘾战争》引发的官司

  北京的菜市口是以前官府行刑杀人的地方,现在这里矗立着一座新式19层大厦,非常气派。安之是一名国家公务员,本来对这种豪华政府大楼见怪不怪,但或许是这次行动的身份发生转换,他在北京初春的寒风里,感受到了渺小。安之是以公民身份来新闻出版总署递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的,作为一名“魔兽”玩家,他想得到一个相对明确的说法。

  2009 年11月2日,对高兴了两个月的魔兽世界玩家来说,是一个沮丧的日子。新闻出版总署下发通知,终止《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的审批,退回关于引进出版《魔兽世界》的申请。现在依然能在新闻出版总署的网站上查询到那封通知:网易公司在未经有关部门审批同意的情况下,于2009年9 月19日擅自收费并提供新账号注册的行为,已经造成事实上的公开运营服务,严重违反了国家关于网络游戏上网前须经新闻出版总署前置审批和境外著作权人授权的互联网游戏作品须经新闻出版总署审批的规定。为此,新闻出版总署决定终止审批,退回申请。

  而令安之所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这款在“第九城市”公司运营了四年半的游戏,在大陆地区更换了代理公司之后,还要重新审批一次?“重新审批一次也就罢了,不但没有通过,还退回申请,不许运营。”安之递交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就是想让审批部门告诉他,其行政行为的程序和依据是什么。令他高兴的是,新闻出版总署接受了他的申请,还同意其对递交申请书的过程进行录音留证。

  根据“信息公开条例”规定,公民递交申请书并获得答复的标准时限是15+15,就是说15天之后可以额外延长15天,如果要征询第三方意见的话,征询时间是不计入时限的。与预想的差不多,安之对获得答复没有抱太大希望。2010年2月8日,等待多日之后,他向北京一中院提请公益诉讼,起诉新闻出版总署和网易公司,因拖延审批资料片,导致玩家无法继续游戏体验和虚拟财产增加,损害了玩家利益。

  “法院一直没有立案,卡在诉讼主体上。”安之回忆说,“这是代表玩家群体的公益诉讼,必须要有一个行政相对人或者行政行为利害关系人的身份才行得通,但是在目前的法律关系中,‘版署’是行政机关,网易是行政相对人,暴雪是利害关系人,玩家是什么呢?不得而知。这样的话,无论怎样认定都属于法官的自由裁量权。”

  “我是看了《网瘾战争》之后,才有了公益诉讼的念头。”安之说自己是想通过具体行动,实实在在做点事情,“就像电影里‘看你妹’说的那样,哪怕再小的声音,也要呐喊。”《网瘾战争》是游戏玩家“性感玉米”会同网络朋友创作的一部视频短片,以“魔兽”中的角色为故事主角,以两家公司争夺游戏代理权为框架,叙述了这款游戏在运营和审批中的明争暗斗,同时还影射了“七十码”、“钓鱼执法”、“杨永信电击治疗网瘾”等热点事件,其中故事主角“看你妹”在片尾有一段声嘶力竭的呐喊,呼吁既得利益相关方尊重“屁民玩家”,还网游同好们一个安宁的环境。

  丁磊说他自己也看过《网瘾战争》,碍于身份不好公开评价,但不管是这部玩家制作的电影还是安之的诉讼,对他来说,都只是“魔兽”事件里面的插曲之一。“燃烧的远征”仍在继续,没有人知道会在何时结束,也没有人知道它是否会戛然而止。

  “魔兽”闯关之旅

  从未有一款网游在中国遭受如此待遇。游戏外的战火和剧情,早已盖过游戏本身的剧情。从早期的代理之战,到分成之战,到资料片审批之战,到运营权争夺战,一直上升到管辖权之争。一位焦急的玩家在论坛里留言:我的儿子,等国服开巫妖王的时候,记得给你爹的坟头上炷香——天朝始开巫妖王,家祭无忘道乃翁。

  一年前,当暴雪公司总裁麦克在太平洋东岸的阿纳海姆会议中心正式宣布《魔兽世界》的第三部资料片《大灾变》将于2010年推出时,位于太平洋西岸的中国大陆玩家们所体验的《魔兽世界》游戏版本,依然是暴雪在2007年1月推出的第一部资料片《燃烧的远征》。更为吊诡的是,这款已经在中国地区运营了四年半的游戏,依然在进行着一场世界上最大范围的“内部测试”。

  有人说,从竞争对手“第九城市”手里夺得《魔兽世界》运营权的时候,丁磊窃喜了好一阵子,“感觉就像结婚”。然而,这款时下最热门的游戏,就在“第九城市”关闭服务器的同一天,就出现了状况。

  为了给2009年6月的交割做好准备,丁磊早在4月份就开始了招兵买马的绸缪,短时间内便收到3万多份简历,他们甚至招募了一些被竞争对手“第九城市”裁撤的“魔兽”项目员工。在正式交割的第一天,网易就向北京市版权局提交了《燃烧的远征》的引进申请。如果当时不出意外,他们很快就能开启全新的游戏服务器(“开服”),当时不管是丁磊还是暴雪的美国CEO都对此充满信心,他们甚至联名发表公开信,明确提出“过渡状态规划”。没有人预料到,第一个跟头来得如此直接又快捷。

  6月下旬,网易接收到消息,《燃烧的远征》没能立即通过审批,暂时不被允许开放第一批服务器,愤怒的“魔兽”玩家有组织地拥向了网易另一款主营游戏《梦幻西游》,致使这款为网易贡献50%收入的游戏一度瘫痪。

  为安抚玩家,网易迅速开放了准备许久的正式版官方网站,同时开通了战网通行证的注册,允许玩家绑定游戏账号至战网通行证。这在一定程度上消减了玩家的愤怒火焰。只是,此后无休止的等待,逐渐消磨掉了以80后为主体的游戏群体。他们或犬儒或寂寞,于是引发了“贾君鹏”事件,在瞬间集合众人力量,让一个虚拟名字红遍网络。

  此时,网易也坐不住了,是年9月,他们突然开启大规模“内部测试”,两周之后,又正式宣布“魔兽” 开始收费运营,而此时的《魔兽世界》仍然没有通过审批。这等于是变相强行“开服”。

  “怎么我们正审着,《魔兽世界》就开服了?”一位官员事后说。针对强行“开服”一事,主管部门认为,网易一厢情愿地仓促进行商业运营,这种行为是莽撞的。于是发生了前述的停止审批事件。而在这件事上,丁磊表现得相当倔强。面对主管部门措辞严厉的通知,网易不仅没有停服,反而收到书面通知半个月后,依然我行我素,当时,丁磊似有所指地说: “《魔兽世界》的运营在法规方面面临了不确定性。”

  时间进行到2010年2月,千呼万唤“再”出来,旧资料片《燃烧的远征》终于通过审批,网易在接收这款游戏之后,终于让它回到交割前的原点。只是,新的资料片《巫妖王之怒》尚无声息。多重消息表明,2010年的暑假之后,会见分晓。

  丁磊说自己很羡慕伴随网游长大的一代人,可以有这么多精良的游戏可以玩,而自己小时候,只有电动街机,但是现在,没有开放新资料片的《魔兽世界》玩家们显然不值得羡慕。“我不能说具体时间了,反正快了。”丁磊有些苦涩地笑笑。(编辑 张澄)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duowan.cn阅读多玩新闻。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重 案 组

»更多
2016 TGG冬季杯赛广州赛区火爆开启 11月19日与你不见不散 世纪天成TGG冬季杯 北京首站冠军诞生 2016世纪天成Chinajoy火爆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