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多玩首页>感动中国网游>死死团的变态及笃信爱的真谛

死死团的变态及笃信爱的真谛

2011-02-11 11:53:43 网友评论0|来源:多玩原创|作者:花轮|进入论坛

  圣·瓦伦丁是个可怜人。

  这个生活在公元三世纪的倒霉蛋一辈子默默无闻,唯独忌日流传了下来,被人类惦记了一千多年。即便如此,人们在这个日子里做的事情也跟他没半毛钱关系:买巧克力,买玫瑰和开房间。比这更悲剧的是,在少部分人欢庆他忌日的同时,还有无数怨气冲天目露凶光的人在大街上四处游荡,他们在见到情侣就扑上去砍杀之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诅咒圣瓦伦丁的祖宗十八代。你或许是他们中的一员,或许不是,这个奇特的群体拥有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死死团(全称情侣去死去死团),而一年中他们唯一能在人间界肆虐的这一天,正是圣·瓦伦丁的忌日——也就是情人节。

  没错,就是今天。

  随着妹子数量的日益减少,男女比例差距日益增大,死死团的规模也一年超过一年。然而,就像亡灵军团里的每一个士兵都曾是一位洛丹伦农民一样,这个充满欲望和暴力的团体的每个成员,也都是从纯洁善良的时期走过来的,而且在情人节之外的时间,他们大多也都和普通人一样温驯,甚至可能更加安静——众所周知,他们都是死宅。

  不在沉默中恋爱,就在沉默中变态。沉默非我所欲也,变态亦非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同免,舍沉默而取变态者也。某种意义上而言,死死团与学校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除了不需要榨干你父母的钱之外,它们的目标都是让所有待在这里的人早点出去。成员的终极目标其实并非拆散世间所有的情侣,而是希望所有人都变成他们猎物中的一员,然后让猎人消失。单单是他们选择了变态这件事本身就诉说了死死团对恋爱最真挚的渴求:请注意,“恋”这个字的上半部是取自“变态”的“变”字,下半部取自“变态”的“态”字。

  在死死团变态之前,每一个团员都曾做过一些后来被记在以“左边屁股有疤的男子你伤不起”“每一个XX的女孩上辈子都是斗鸡眼的天使”等格式为题的文章中用来感动读者的事,比如每天偷偷在心仪的女生抽屉里放一瓶营养快线,或者利用上自习的时间给一个傻逼织毛衣等等。在网络时代,迫切希望对一个人好的心情驱使人们做出了更多的蠢事:有些人把网友从非主流论坛找来说是自拍发给你的照片打印放大裱起来放在床头,方便自己每日起来对着撸管;有些人将自己每天在工地搬水泥赚来的钱拿出一半给一个与你视频的时候要擦二十多层粉的妹子冲了QB;有些人勉强半睁着沉重的眼皮等着网线另一端那个刚刚失恋却精力十足的妹子畅谈自己如何从失恋的阴霾中走出并在一个小时之内又看上个不是你的男人。在真正经历付出却得不到回报这一痛苦的事实之前,我们都笃信爱的真谛就是付出。

  悲哀但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现在依然这么坚信着。

  我们坚信这世上总有一个人会在不经意间出现,然后夺取自己的魔法师资格;我们坚信总会有一个地方会充满让自己依恋的味道,而那味道来自一个永远不会离开自己的人;我们坚信自己为爱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不是白费,只是有资格接受它的人暂时还未出现;我们坚信自己为这个人所做的努力终会为我们带来一个向往已久的东西——幸福。

  情人节快乐。

感动了0我感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