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泥马

No.65

周末版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沉迷网游是我们被穷逼出来的专利

文人鱼の眠 编辑/Erisu 实习生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游戏,
我们最廉价的自尊

        俗话说得好:“穷玩车,富玩表,傻逼才去玩电脑。”虽然不是人人都听过这句话,但是当你做出如下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一个宅男,兴趣爱好是打游戏。”的时候,你还是会脸红心跳地在很多人闪烁的眼神中,产生一种自己其实刚刚说的是:“大家好,我是一个傻逼。”的错觉,你发现这几年网游市场蓬勃发展了,能玩的游戏也多了,然而社会对于游戏和玩游戏的你不认可却日趋严重。
        十年前一篇名为《电脑游戏是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的文章在权威媒体上发表,文中信誓旦旦地借一个网吧老板的一时“良心发现”对你的家长发出如下口诛:“玩游戏的孩子,‘男的都变小偷,女的都变三陪小姐’”,凭借着这篇现在看来纯粹是幻想小说的玩意,作者奖拿了,职位也升了;十年后网游已经成功取代录像厅和街机厅成为了新的洪水猛兽,一切家庭教育的失败仿佛只要扣上网游大帽就能让每一个家长为自己的不负责任找到释怀的理由,你打开电脑却要冒着被自己的至爱亲朋以“旅游”的借口骗到各大闹出过人命的网瘾治疗中心去“鞭伐”,在他们的一片“为你好”中,你沉默了,绝望了。

分享到:

        每当看到又有一个人从网瘾治疗中心蒙着白布被抬出,每当看到砖家叫兽们做客各种节目传播自己的福音教义,一种愤怒就充斥在你的心头:我们所热爱的游戏没有变,社会却变了。

        已经从教科书里彻底消失的鲁迅先生在《而已集•小杂感》中曾经写道:“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而如今在社会的一波波宣传之下,我们的家长一看到网游就立刻想到偷钱,想到抢劫,想到蹲监狱,想到枪毙……在这种逻辑之下,他们会捧着大把大把的金钱拖着自己的孩子以爱之名丢去网瘾治疗中心求电也就丝毫不奇怪了。

        然而即使有如此的高压,为什么我们还是义无反顾地投入了网游的怀抱,宁愿被视为傻逼,被看作准杀人犯,被当成宣传机器,一遍一遍地让别人相信这就是“垮掉的一代”最确凿的证明?这一切的一切,仅仅是因为两个字“便宜”,也是我们活在这个高物价社会中我最后的,也是最为廉价的自尊。

四毛钱的救赎



        人生苦短,却不是所有人有资格及时行乐。

        你的恋爱也许还没有来得及开始,一个自称是未来丈母娘的女人已经跳出来要看你的房产证有没有写上她女儿的名字。

        生日聚会想去某一线城市的著名酒吧High一晚上,被告知一个卡位的最低消费是8500rmb。

        不小心掉到了水里,在你旁边的船夫已经开始和你的亲友就捞尸费用展开激烈的讨价还价。

        甚至你要去做好事扶一下老奶奶,也可能获得的不是一声感谢而是花费人民币45876.36元外加一张法院传票。

        这是一个物质的时代,因此几乎一切都可以用金钱这种发明的本意只是为了方便以物易物的玩意来衡量,包括你的爱情、快乐、生命、名誉等等……然而在很久以前,伟人邓爷爷就已经告诉我们:“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经济学家也一直在复读机一样地念叨:“社会80%的财富集中在20%的人手里。”剩下的那80%人口注定要用和20%一模一样甚至更多的代价去满足自己的某种需求。于是,对于不幸位列那80%人口的你来说,游戏就成为了你的最后一片绿洲,即使明知这只是一种逃避,甚至是饮鸩止渴,却那么地义无反顾。

        “出去转悠一下吧!外面多好的阳光!”这句话是否有人曾经在某个清晨对着刚刚玩了一个通宵美梦正酣的你吼过?你又何尝不曾忘记那温暖的午后为你带来的惬意?然而想起一踏出家门之后面对的是一个步步为营步步誓要掏空你钱包的世界时,每一件衣服,每一顿kfc,甚至是每一个你心爱女孩的微笑,就都会被你不由自主地换算成点卡在脑中走马灯一样地旋转,最后你往往宁愿选择步行到最近的游戏店里用几张零钞带回三四张盗版碟偷偷夹在裤带中偷渡回家继续宅。

        游戏的代价是什么?目前主流的时间计费游戏的花费是每小时四毛钱;道具收费类游戏人家游戏公司的boss也说了,就是90%不花钱的免费玩家给10%花钱的大爷们日,只要肯挨日的话,一分钱不花也不是不可能,甚至如果你每个月被日的次数多了还有“工资”发;而那种在线棋牌类网游的消费更不用说,即使是算上电费网费,也和劳什子的“高消费”沾不上边,就连游戏必要的硬件计算机及其周边设备价格也是一年比一年白菜,和房价形成了鲜明对比。而通过游戏,你却可能实现一些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事情,白手起家成为可能,万众瞩目也非天方夜谭,就连操着一口吴侬软语的软妹都能从一件小小的虚拟衣服而不是现实中的房子中获得满足,虽然你明知那只是一堆游戏数据,但至少此时此刻你依旧愿意为它埋单。

        谁都知道,正是拥有如此可爱而卑微的我们,才拯救了一个又一个的网游公司,成就了像史玉柱、马化腾这样的人生传奇,但是我们又何尝不能说正是这些四毛钱一小时的网游,给了我们虚幻但必要的心灵救赎呢?

二进制里的美国梦



        打死一个怪物,然后拾取它掉落的金钱或者道具;推倒一个boss,可以给自己一次换装备的机会;每给自己缝一件衣服,你就明白自己距离裁缝大师又进了一步;多走几步路,你就能够在某个隐蔽的角落发现某本绝世武功秘籍;如果发现别人用外挂,可以立刻和gm报告往往在若干天后你会在封停名单上看到他的名字……你知道,只要你能够对照着攻略来安排好你的游戏计划,你的付出就会有收获,不管这份付出是时间还是金钱或者是其他,这在几乎任何一款游戏中都能得到体现。
        威尔史密斯在《当幸福来敲门》中通过演绎一个落魄推销员的成功故事为所有观众勾画出一个真实的美国梦:只要努力奋斗就能获得更好的生活。然而American Dream的意思也很明白:这是“Dream”而不是“Reality”。虽然书本电影中梦想照进现实的案例总是那么多,但四下观望,你却总觉得自己的每一条路被堵得那么彻底。

        一旦拔掉那根连接着电脑的电源线,我们所看到的是一个自己辛苦填写的一纸志愿被静静地遗忘在了招生办的抽屉中的现实,是一个多年的研究成果却必须要在最醒目位置署上某个你甚至不知道他长相的人的名字的现实,是一个工作几年好容易赚钱买了辆车结果车贷还没还干净倒钩就出现了的现实,是一个就连自己给下一代精挑细选买的经过一千道安全程序出来的奶粉都带着三聚氰胺或激素的现实……自己的努力被一句“干得好”就轻松带过已经能让你几乎感激涕零,更多的时候是被侵占被否定被伤害。你会发现这里满世界都是拿着最高权限的gm,一边告诉你“伊利丹有一定概率掉蛋刀哦~”一边把蛋刀掉率修改再修改,偶尔你看到了一个拿着双刀的人生赢家从你面前飘过,仔细一打听才知道这货是gm的直系亲属。这时候你才知道原来小时候别人向你传授的什么“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劳动最光荣”之类的攻略都他妈的是歪理邪说,当你零级零属性点地诞生于这个世界的时候,有的人在同等级就已经拥有了几百点初始属性,尽管他们也许做事让人要骂声“什么玩意”,但是至少在他们面前,别人都会把他们看成是个玩意。

        于是你又不由自主地投入游戏的怀抱,继续做着打怪捡钱的机械运动,这个过程虽然可能非常枯燥,但是至少每一次拾取你就知道距离某一个目标又近了一步,美国梦在二进制的世界中,一点一点,梦想照进现实,在三次元的世界中,却在一次一次的碰壁中,被蚕食殆尽。

I Dreamed A Dream



        翻开字典,你总会感慨中华语言的博大精深以至于能用最简练的文字暗示最细微的差别。

        自尊,基本解释:自我尊重

        尊严,基本解释:1,尊贵的地位和身份;2,不容侵犯的地位和身份

        也许你曾经以为自尊和尊严是一对同义词,但至少字典告诉你,自尊是自己给予自己内心的强大,而尊严却要取决于外界对你的评价和定位,尽管那也许是偏颇的,失实的。想要获得一份不会被轻易践踏的尊严并不简单,但是至少我们能给予自己自尊。

        当Susan大妈在台上终于唱出了《I dreamed a dream》之后,我们看到了这个行为逻辑有点混乱,身材臃肿,没有男人缘的农村大妈所怀有的强大自尊。她站在那里保持着微笑,把自己过去四十年的坎坷和伤口用一首歌一层一层撕裂给听众听,音乐完毕,她继续微笑,而之前嘲笑她的所有人却已经流泪,那是她的坎坷和伤口,也是每一个被susan大妈所感动的人的坎坷和伤口。

        即使卑微如蝼蚁,也会有自己的自尊心,当梦想终于被现实碾压成了“我曾经有梦”之后,当所有的尊严被生活研磨成了粉末在一声声否定中随风而逝之后,你至少可以在游戏中找到你以为已经消失殆尽的自尊。你可以选择做一个扶危济困的侠客,也可以在战场上冲锋到最前头,或者坚持着自己的骑士精神浪迹天涯,尽管你知道这一切只是虚无,但至少那一刻,你明白自己是那么深爱着那个快意恩仇的自己。为什么喜欢游戏?这个问题的答案此时就在你的唇边呼之欲出:并不是因为陶醉于它精美的画面,宏伟的世界观或者其他,仅仅是因为游戏为你建筑了一个易碎但美丽的梦。

        如果能去拥有着漫长蔚蓝色海岸的马尔代夫45°明媚忧伤,谁愿意在白雪皑皑的冬拥湖边乱丢毒气弹;如果能理直气壮地对心爱的女孩唱出走调的“我们会有大大的房子”另外附送一声“咩~”,谁愿意去对着一群ps得她妈都不认得的“游戏mm”照片撸管。

         我们这一代小时候的榜样不是赖宁就是雷锋,然而长大了却发现这个社会充斥着的是周扒皮和黄世仁,当现实把我们逼到退无可退,甚至连骂一句“草泥马”的权利都被剥夺的时候,我们只能龟缩在游戏的世界中瑟瑟发抖互相拥抱取暖。虽然那里也有尔虞我诈,也有持强凌弱,却也给了我们那么廉价而真实的自尊。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