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泥马

No.91

周末版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是中国人就顶!不顶下辈子还是中国人!

文/咬不断的浓痰 编辑/Erisu 实习生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群起而暴之

        “个人在群体中会丧失理性,没有推理能力,思想感情易受旁人的暗示及传染,变得极端、狂热,不能容忍对方意见,因人多势众产生的力量感会让他失去自控,甚至变得肆无忌惮。孤立的个人很清楚,在孤身一人时,他不能焚烧宫殿或洗劫商店,即使受到这样做的诱惑,他也很容易抵制这种诱惑。但是在成为群体的一员时,他就会意识到人数赋予他的力量,这足以让他生出杀人掠劫的念头,并且会立刻屈从于这种诱惑。出乎预料的障碍会被狂暴地摧毁。”
        当然,上面的话言重了些。
        从小,咱们的德育除了明着告诉我们做人要主旋律,要反三俗外,还绕着绕着暗示我们为人应谦逊,不然对不起千年之前 “礼仪之邦”的称号(虽然千年之前是不是礼仪之邦和现在的我们蛋关系都没有,老祖宗的骨灰都化了几十回了),也对不起传统里那些个美德。不过,不知道是从小建立的价值观和现实冲突太强烈,还是内斗像勤劳善良一样,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之一。总之,现实生活束缚太多,转身泡在全世界最自由的中国互联网后,总有一群人表现出日常生活里克制的愤怒与暴躁,急切地渴望宣泄自己的情绪,抑或者标榜自己的见闻和优越,所到之处,无不引起论战,虽然其中大部分都是毫无意义地浪费口水。

分享到:

群氓@



        有种群体,本身没有逻辑推理和理性思考能力,而且拒绝进行较为复杂的思考,他们最容易也是最乐于接受的是简单、富有想象力、投其所好的概念,对于相左的概念则彻底否决,比如那些长期在论坛蹲着找机会和人口水交流的无脑喷子,你很难让他明白到处跟人口交是一种不好的行为,就像很难让四娘的粉丝明白四娘其实是软妹子一样;群体中的个人具有偏执、狂妄、自大、敏感的共同心理特征,这些心理特征集合后在群体层面的表现便是狂热、不受一般道德约束、具有破坏力——这便是群氓。游戏中也有不少群氓组织,比如WoW的血色十字军,以及一些整天想着和居委会老太作对、破坏世界和平的宗教。
         生活中群体性宣泄情感的机会很少,加上前面说的,现实生活克制的欲望多数在网络得到释放,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大部分在生活里表现得人畜无害的家伙在网络里常常会表现得蛋疼菊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爱情买卖》听多了。

        群体中的个人不一定要聚集起来,只要他们被同一概念引起相同的心理意识和特征,那么也算是同一群体。群体可以是临时性的,不固定的,也就是说,昨天你可能还游戏里帮着二大爷骂其他公会的狗三是混蛋,今天就可能跟着一大群不明真相的群众给狗三舔脚丫子。互联网那爆炸态势的话题量无时无刻不在制造一批又一批群体。其中最能引起关注的话题,往往也是最能引起强烈的感情波动的话题,比如不顶就不是中国人系列、校内上那些折翼的“裁判我儿,裁判屙尿”天使系列、OO政府的豪华XX系列。这些话题弱智与否并不重要,总之,这些引起强烈感情波动的话题,便是将网络群体发酵成网络群氓的最佳催化剂。

         除了话题,最重要的便是群体中的个人,那些在网络里表现得敏感、狂躁且富有攻击性,在问候别人老妈和被人问候老妈间打发青春的家伙。平时,这些家伙在游戏和网络社区各自独立出现时,或许是一个不起眼的喷子,并不能引得多少人关注,顶多也就是在习惯性傻逼之后,被人贴上5毛或者5美分的标签。然而,当某个能够引起他们强烈感情波动,这种波动正好他们急欲在网络上宣泄的情感时,这些独立的喷子便汇聚在了一起(在网络里),组成了喷神金刚•宇宙的保护神。就这样,他们形成了最初步的群体,也具有了群氓的一些特征,但还不那么强烈。

        尽管各游戏、各门户、各社区的用户群个性可能不同,但互联网始终是草根阶层占大多数,少数如大老板叫鸡网这种只针对“高端人士”开放的小众社区,对外实在没什么影响力,大背景的相似注定了大多数的网民具有相同的脾性和气质——这就给了群体人数井喷般增加以土壤。
        围绕话题,出现最初的、感情色彩强烈的群体后,话题本身的热度和群体成员的闹腾会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当然,仅仅是关注还不能让普通网民成为群体中的一员。接下来,便是群体的另一个特点开始起作用了:传染性。如果你觉得难以理解,你可以想象成夏天公交车里的狐臭,差不多是一个道理。
        如果最初群体的闹腾符合普通网民心底的情感表达/宣泄,那么最初群体很有可能把普通网民的表达欲望给引出来,就像苍井空引起观众右手机械运动的欲望一样。普通网民在进行着同样的情感表达时,如果方式与最初群体相似,那么他便会感受到一股莫名、强大而且正在引起更强烈的表达欲望的力量。这种力量会使部分普通网民顺从于此,进行更强烈的表达,哪怕这种表达不合乎常理,或者在冷静下来后会觉得很傻逼。于是,在这种狂热的影响下,普通网民便成了群体中的一员。这种影响会一直持续到话题的热度消失,也就是话题“过时”为止。
        以上便是群体在网络发展的一般模式。当群体的表达手段足够强烈,且在旁人看来既傻逼又招人烦,还没什么实际效用时,那这群体就是常见的网络群氓。

暴之



        群氓本身便是一种临时群体,群体时间会根据引导他们的目的而定。在互联网这个换脸比我换内裤还勤快的世界,少有事件能引起网络群体的持续性狂热。不过,少有并不代表没有,还是有足够劲爆的话题让网络群体成为网络群氓,开始肆无忌惮地横行,对所到之处(网络里)进行狂热地摧残。除了群氓,有个你们更熟悉的名词来称呼他们——网暴。

        网暴是网络暴民的简称,可我并不喜欢这个称呼,因为他们算不上“暴民”,只是在参与某个网络事件时过于狂热,Ctrl+W之后,他们该给孩子换尿布的换尿布,该撸管的继续撸管——这种狂热很难从网络生活渗透到现实生活中。能渗透到现实生活中的,是网络群氓的影响力。当他们在网络里对某一事件或人物发起冲击和宣传时,当事人会被定义成绝对的正面或者绝对的负面,当事人的为人、品行被群氓定义后,可能通过网络扩散到当事人的现实生活社交圈内,这便是渗透的过程。再者,不具理性的群氓,很容易把当事人定义成负面人物,并且将此程度毫无根据地加深。

        也许有人会认为,“定义为负面”会是最恶劣的影响,其实不然,最可怕的是后者,“毫无根据地扩大、加深负面印象”。能够引起群体兴趣,并且让之定义为负面的事件或人物,本身也不太光明正大,因为目前的网民,需要在网络里宣泄自己对社会的大量不满,比较负面新闻大多才能引起他们的兴趣,所以很多时候定义为负面并没有错。关键在于扩大与加深,在群氓狂热的冲击和宣判下,当事人辩驳的声音极其微弱,也无法改变群体的看法。一,群体狂热起来时不具备理性的;二,他们自己可能并不清楚,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宣泄口,无关乎公平与正义——哪怕他们抗着“维护世界和平,代表爱与正义的美少女战士”的大旗。而当事人很不幸,撞在枪口上了。在充满想象力的夸张的定义下,当事人的负面人格会被放大,世人皆知的,便是放大后的负面人格。

        很简单,回忆一下天朝互联网的一些网暴时间便可理清楚网络群氓的影响。

        先说大家最熟悉的人肉搜索。人肉搜索最开始时不被主流媒体所待见的,因为人肉搜索必然要爆料当事人的个人信息,而且最初的人肉搜索多是一群精虫上脑或者蛋疼咪涨的家伙搜索一些普通网民(比如很萌得让人单手打字的XX妹)的个人资料,为的只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打发时间而已,但有时围观群众过多,确实对别人的个人生活产生一些影响,也侵犯了隐私,是打着正义旗号的非正义行为(比如超人的基友蝙蝠侠)。之后,因为一些网络负面事件,或者说负面事件在网上曝光,引起众怒,于是群众纷纷开始人肉当事人,标榜正义,自发进行游走于法律之外的惩戒:这类事件的共同特点是,违反、挑战了社会的道德底线。这种转变也让人肉搜索的悄然改变,首先是名声,随着人肉搜索曝光有功,逐渐开始被主流媒体待见起来,同时,“人肉引擎”们也明白了自己的威力,为了自己的名声,网民自发地对发动人肉搜索进行了一定的条件约束。

        人肉搜索是网络群氓的部分体现:不理性、突破限制、威力巨大、肆无忌惮、自负。但人肉搜索并不是极端狂热,这体现出了群氓的另一特点:本身并没有好与坏之分。准确地说,群氓更像是工具,其影响全由引导者、引导事件决定。

        接着来说说具有狂热性质的网络群氓事件——“圣战”,这也是个很有意思的例子。11•27与6•9两次“圣战”以百度贴吧为起点,以爆吧、刷帖的方式攻击对方,当然,两次“圣战”针对的都是思密达偶像团体,这里要特别感谢思密达为我国人民的团结、促进中日青少年友谊作出了巨大贡献。起因我这里就不赘述了,思密达偶像团体给了厌恶他们的网络群体一个攻击他们的机会,于是,机会被抓住,“圣战”就来了。所谓“圣战”,其实对要攻击的偶像团体,或者思密达国本身是没有丝毫影响的,受群体冲击的,也是思密达的天朝粉丝团及其网络社区。比如爆吧,除了让贴吧管理员开个“无敌”,让百度被骂成韩度,让粉丝受惊一下,也就没其他影响了。可即便如此,参与达数万的网民仍然不停地进行这种毫无意义的攻击,其中相当部分人恨不能马上抗着“爱国志士”的大旗到八宝山投资不动产,以显忠义。

        这种以一股愤青的狂热,进行着毫无意义的事情,然后意淫自己取得了惊天动力的丰功伟绩,这便是典型的群氓狂热:1. 群体中的个人不具备理性,不然他们怎么会在自己家砸东西烧屋子骂别人,最后还认为自己将别人踩在了脚下?2. 自负——标榜正义,并认为自己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实际却屁事没干;3. 情感宣泄,这是重点,也是“圣战”这类网络暴力极具感染力的原因,它宣泄的情感“爱国”情感,大多数网民依然是根正苗红的好青年,有着爱国热情,平日却鲜有表达爱国情感的机会,特别这种是以最“直接”的批判他国的方式来表达。

        参与“圣战”的群氓最根本的还是宣泄爱国情感,无关乎道德与正义,当他们尽情宣泄后,便会离去,当事人究竟如何并不重要,他们并不关心——看看所谓的“圣战”,只要他们高潮了,爽了,就行了,一点也不问下人家感受,讨厌。

        这种爱国情感的感染力也是这类群氓的可怕之处,因为爱国情感在天朝青年网民中很容易就被激发,而刚刚说过,其中很多人并不知道怎么正确地去表达这种情感,于是,他们也找到了“圣战”这个宣泄口,加入了群氓当中,虽然其中很多人只是习惯性地扛起道德大旗,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以这种形式标榜自己爱国。毫不夸张地说,他们认为以任何形式“爱国”都可以,哪怕这种形式只能伤害我们的同胞。这种群氓叫“爱国贼”,以爱国的热情,做着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事,还认为自己绝对正义,反对者便是卖国。

群氓@的泛存在



        当然,又不是每个人把金坷垃当饭吃,网络群氓不也是每次都以明显的狂热姿态出现,实际上,网络存在无数的群氓,也不停地变换着。群体中,个体之间的影响,引导者对个体的影响,环境对个体的影响,主要是通过暗示进行的。这种暗示可能是自觉的,也可以是不自觉的。
        打个比方,某个网络社区,以喷子和装B者众多而出名。那么,如果长期泡在这个论坛里,久而久之,因为环境的暗示,你在论坛里也会变成喷子,喜欢装B。好在,有可能你关闭这个论坛后,就没有了这些毛病(当然,只是可能)。
        “通过不同的暗示,个人可以被带入一种完全失去人格意识的状态,他对使自己失去人格意识的暗示者惟命是从,会作出一些同他性格和习惯极其矛盾的举动……在群体中,具备强大的个性,足以抵制那种暗示的个人寥寥无几。”

        这解释了为什么许多人在不同氛围的网络社区,会表现得截然不同。虽然不太明显,实际上一个拥有强烈文化特色和氛围的网络社区,其用户处于网络社区当中时,具有一定程度上相同的心理特征。这种心理特征使这些用户具有较淡的群氓色彩,可一旦情感有所波动,很快这些用户就会反应强烈起来,形成明显、短暂的群氓。以网络站点为纽带,联系在一起的潜在群氓们,会将网络社区的交流习惯带到其他地方,一旦交恶,便有可能发生一场口水战,这时候他们的群氓特点就明显多了。

        网络里有如此多的不确定的群氓存在着,随处可见无理攻击、互扣5美分/5毛党的现象也就不难理解了。总的说来,因为网络的自由和信息量,诞生的网络群氓远比生活中的狂热群体多得多,而一些复杂、难以解释、又常见的网络现象,也是网络群氓所为。我们每天都有可能成为群氓的时候,无非观念不同而已,比如当年我在甲A球场里振臂疾呼“裁判我儿,裁判屙尿”。群氓的可怕之处在于很容易做一些既傻逼又操蛋的事情。以后要傻逼、或者将要傻逼的时候,多瞅瞅,看看周围是不是有一大群歇斯底里的家伙在那闹腾,跟着自己一起傻逼。
        如果是,恭喜,欢迎加入群氓@。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