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泥马

No.125

周末版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相信人民相信D,相信社会要上当。

文/人鱼の眠 编辑/Erisu 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还有什么是能相信的

        不管是小到一个人,还是大到整个社会,总是喜欢缺啥就叫嚷啥,比如08年的时候,冯小刚借着葛优的金口蹦了一句:“21世纪什么最贵?和谐”,观众们都心领神会地笑了。而当2001年全国高考作文题突然抖出了“诚信”二字时,明白人都明白了:如果说诚信就是一个健康社会的脊梁,那么显然这个社会缺钙了。
        虽然距离01年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当年参加高考的同学也七七八八当爹的当爹,入党的入党,枪毙的枪毙了,当年狭义的诚信释义“说话算话”也逐渐衍生成了更为广义的“信”,不管是这个字或这个词都不曾是一个或两个过时的方块字。
        小时候一碰到写作文,无非就是扶老奶奶过马路,帮迷路的游人指路这些老掉牙的话题,而现在却不得不考虑到老奶奶一过马路会不会抓住你的手大叫“救命,不准跑,给我医药费”,指完路会不会被游人顺手拖到厕所中意图侮辱等等光怪陆离却又在现实中一遍遍重复发生的种种可能性。当我们不停地在神话——泡沫,新神话——新泡沫的死循环中寻找出路的时候,当我们明明知情却不得不笑着喝下三聚氰胺奶,地沟油,吃下敌敌畏火腿,啃下苏丹红鸡翅的时候,又何尝没有问过自己和社会:我们还有什么可以相信?

分享到:

今天打炮,明天分手



        就好像穷小子把自己包装成了富二代就能勾引得一堆软妹来千里送屄一样,对某些游戏公司来说,形势越恶劣,我就越要装得自己底气十足,骗来一堆少男少女狠狠打上最后一发分手炮。

        内地的网游圈有个很诡异的现象:每当游戏运营商和发行商签订了相关协议之后,运营商都会大张旗鼓地买下各个重要的广告位置,恨不得将这件喜事昭告天下。而当他们的合约即将终止的时候,运营商却往往或三缄其口或撒泼打滚,还在醒目位置放出类似“充值送好礼”这样的活动。明明已经病入膏肓了,却非要勃起一下,透支自己的信誉,来证明自己身体健康阳道壮伟,以鼓励不明真相的健忘玩家多多砸钱。而也许他们明天就会在其新闻上方挂上“×月×日停服公告”,甚至有些脸皮再厚一点,坚持走“老子嫖过的破鞋,你们想嫖就先付出点代价”这种流氓路线的公司,可能还会补充一句:老子对游戏数据有绝对话语权,龟儿子们,到了新爹那里你们就重头开始吧。

        仔细想想看,这类临分手之前还被运营公司坚持索取“分手炮”一发,甚至榨干最后一滴精血的悲摧游戏还真不少,比如《××世界》、《××Q传》、《LU××》等等等等……所以如果你所钟爱的游戏不巧是一款捏在代理公司手中的游戏,那么请一定要牢记它的合同到期时间,免得事后一想起自己乖乖撅起屁股,被无良奸商打了一发分手炮,甚至还做了在此之后还跑去论坛大赞奸商床功了得之类的蠢事,结果恨不能找块板砖直接拍晕自己。

Bazinga!逗你玩



        这年头,“自主开发”这个词逐渐成为了一个流行词汇,对于一个游戏公司来说,自主开发就意味着你对一款游戏有绝对的支配权,不用每年都估算着要上缴给制作公司多少分红,不用想加点捞钱的设定还非得请示再请示,更不用去伺候某些神奇的“相关部门”小心翼翼地试探他们的G点……

        对玩家而言自然也不会面对“他们分手了,受伤的却是我”这种尴尬情况,然而在不知不觉间,你还是会被游戏公司Bazinga几手。

        作为一个按字而不是按篇算稿费的中级游戏五毛,笔者虽然不敢拍着胸脯说看遍了游戏公司耍的是什么花枪,但也多多少少了解了其中深藏的某些猫腻。要么是什么“新区开放在线就送××”(比如IPHONE4、IPAD、世博会门票、情侣对戒……),结果往往是游戏公司明里炒作了半天,搞得轰轰烈烈人尽皆知,暗里却在这些获奖名单上写上自己亲友的名字。再或者搞什么代言人选举,拿出一堆大大小小的明星,自己后台操纵下票数,造那么一个月的谣,逗得几个粉丝团互掐好几天,吊足了大家胃口才把两个月前就已经签约好的明星拱上自己舞台,宣称这代表了“民意”。至于隔三岔五地抛出类似“伪娘玩家”、“小柏芝”、“大胸器”这样来路可疑的照片,来填塞自己空虚得可怕的官网,顺便炒作下游戏的行为就更是举不胜举了。

        郭德纲曾经说过:“中国的专家,每俩人枪毙一个,没一个冤假错案。”而某些游戏公司的整个官网,除了游戏维护公告和必要的游戏介绍之外,随便拉出一两篇“玩家大作”,内容都不用看直接就开喷是枪也没什么冤假错案。他们就好像那个十二生肖版的恒源祥脑残广告一样,用地毯式的轰炸强制给你灌输“我们的游戏好,我们的活动妙,我们的奖品来得比拉屎还轻松”的马尿,让你在不知不觉中为它歇斯底里地摇旗呐喊。

诚哥的真理



        史上最伟大的人渣诚哥曾经说过:“错的不是我,是世界”。当整个社会都缺乏信任,连政府的公信力都开始摇摇欲坠的时候,我们又怎么能指望游戏圈能够独善其身呢?

        小时候许多人也许和笔者一样,一到七点档就被家里人强迫蹲守在电视机前,要求从一档“前十五分钟谈领导行程,后五分钟谈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一片大好,然后再用五分钟的篇幅去痛诉国外资本主义社会人民生活水深火热,最后五分钟用来播准确率不到50%的天气预报”的神奇节目中吸收养分,提高思想觉悟。

        随着自己心智的成长,终于有一天笔者指着某个正在这个节目上唾沫横飞阐述“贫困生读不起大学是因为大学学费太低”的叫兽问家里:这不是扯淡么?还记得那时父亲摸了摸我的头,激动地说了一句话:“女儿长大了……”

        于是明白,原来学会怀疑也是人生的重要一课。

        如今笔者已经能够用各种淡定的眼光看待一切顶着“权威”头衔的媒体去无限作秀,它们可以让自己的实习生对着一个搜索引擎心神不宁,也可以让一个小萝莉捧出一个18禁单机游戏,说这就是毒害我们祖国花朵的《劲舞×》。那么还有什么是它们以及那些更无需受到道德、法律约束,只要对自己的收视率、订阅率负责的媒体所不能做的呢?

感谢你为我们提供了智商上的优越感



        林肯曾经说过:你能够在短时间内愚弄所有人,永久地愚弄一小部分人,但你不能愚弄所有人于永久。其实有时候我们的要求就这么简单,即使在短时间内能够被愚弄也没有什么可埋怨的,而偏偏有些时候连这种机会都无法得到。面对某些部门的诡异逻辑时,我们不由怀疑他们的唯一存在价值就是拖低人民群众的智商平均水平。

        每当看到“87.53%”这串字符,一想起自己上缴的各种七七八八税收最后养活的是这么一群坚持100不能被100整除的玩意,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酸痛。就好像发改委诞生至今就做了三件事:涨价,为涨价辩护和打飞机一样,这年头统计局等国家部门也越来越有沦为国家笑话的趋势。这年头他们不要说实地调查了,连拍脑瓜胡诌一个数据都这么经不起推敲,每过那么几天就梦游出一堆“物价没涨”、“房价稳定”、“人民生活幸福”、“政府决策备受拥戴”的童话,坑爹啊!这些公务员是怎么熬过了九年制义务教育,还爬到了这里尸位素餐的?

无信的权威



        这几年来,曾经被无数人所膜拜的权威偶像,开始一个接着一个崩塌。

        三年前,税务总局这头还在说“老子对印花税这个娘们没任何性趣”,那头隔了不到五小时,这些上班时间还忍不住要挂个“美女脱衣麻将”之类游戏,天天上班了就倒杯茶拿起报纸盼着下班的公务员们突然半夜加班加点说“要嫖就嫖印花税”;两年前阿娇这头还在哭着喊着自己被人无良PS,那头就含着眼泪对媒体承认自己是很傻很天真地为陈摄影师吸毒疗伤;一年前一部“有关部门”鉴定只能开70码的宝马车把一个好端端走在人行道上的大学生给撞得空中转体了几个360°;而今年出了N本书上了N次电视的打工皇帝唐骏先生的学历又突然变成了克莱登……哦不,西太平洋大学了。我们曾经相信他们,正如同1+1=2一样确凿,但事实证明我们的信任只是2而已。

        妈的,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想充实自我,却在虚假留学广告、野鸡民办学校,强奸犯培训机构老总之间晕了头转了向;想崇拜偶像,发现偶像潜规则的潜规则诈捐的诈捐吸毒的还得开个PARTY大家一起吸才过瘾;想相信政府,却被躲猫猫死喝水死洗脸死系鞋带死给吓得后退三步。当你看遍了这种种乱相暮然回首的时候,你才发现这些网游企业撑死了也就玩弄了你的心灵,顺便为你的钱包减一下肥而已,绝对不会残害甚至人道主义毁灭你的肉体,干净,太干净了!

        是什么让我们本应该去信任去托付的一切变得如此市侩陌生?《史记》也许能够给我们答案,它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它还说:亲朋道义因财失,父子情怀为利休。当金钱这种发明之初仅为了帮助人类规范交易行为的道具逐渐凌驾于道义之上,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被人刻意扭曲,当欲望主宰了你的行动,对于你来说,世界上的一切就自动被划分成了“有利用价值的”和“没利用价值的”两类。

        到了那时候,你是否偶尔会希望能够再用孩子一般纯净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是否还会记得那年你在小学生作文本上一笔一划写下《我的理想》时的心情呢?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