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泥马

No.143

周末版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砍掉重练是不可能了,什么时候开免费转服啊?

文/花轮 编辑/Erisu 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车轮上的正义与暴力

        在这个国家生活的人通常都有着比全世界各国人民都更加聪明的脑袋,因为在这里,任何一个屁民都能轻易理解即使是智商高到破表的爱因斯坦都理解不了的逻辑。有很多在别人眼里看来非常不自然的事情往往是我们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对于相当一部分事情,我们总是会用笑而不语代替去找人申诉,比如说,小时候看课外书被老师发现的话会以“这种东西危害青少年健康成长”为由被没收,然后你过几天就会从班主任儿子的手里见到它。
        尽管曾有DIY达人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选择自己动手制造燃烧弹来对抗,但制造者死于土制武器自爆的事实却让大多数人望而却步,没办法,房子再贵贵不过生命。于是,当你在睡梦中被拆迁队扛出大门之后,当你卖了十块钱红薯就被城管打断鼻梁之后,当你在人行道上走路被李启铭开车撞飞之后,你明智地选择了用不吃早饭省下来的钱跑去网吧或游戏机房,打开其中最血腥最暴虐的那些游戏,将所有敌人的脸都想象成那些欺负你的人,然后将他们五马分尸。
        因为这里是你唯一可以发泄的地方。

分享到:

现实才是最该被禁的18X游戏



        身为地球上最残暴的动物,人类有着任何别的种族都难以理解的暴力欲望。这群难以满足的家伙在灭绝了一批又一批驯鹿和野牛之后,又把矛头指向了自己的种族,美国人干掉了印第安人,德国人干掉了犹太人,中国人则干掉了匈奴和高句丽人,好不容易拖到二十一世纪,表面上的自相残杀被禁止,人们又开始通过以各种娱乐形式发泄暴力欲望,于是,各种各样的血腥电影、小说、漫画、游戏被制造了出来。《死神来了》教会了你人类的一千零一种死法,各种丧尸作品又最大程度地满足了你伤害人形生命体的欲望,在波澜壮阔的游戏世界,杀人的方法更是多种多样:玩《GTA》,你可以开车把路人撞死,玩《忍者龙剑传2》,你可以用八种武器把敌人拆成N块,即使是玩最最不重口的《暴力摩托》,你也可以试试将人一脚踹下极速奔驰的摩托的感觉。

        当然,事实上绝大多数人都是理性的,很少有人在玩了几把CS之后真的去买把AK47见人就扫射,你在游戏里即使炸了五角大楼,也绝对不敢开车撞菜市场路口的红灯。不过话说回来,在人类的群体中,再普遍的情况也不乏例外,特别是在中国,以七十码的速度开进闹市和人来人往的校园的极品也不少——当然,前提是他们有个当市人大代表的妈和有个名叫李刚的爸。

暴力?哥不屑



        曾经有个叫弗洛伊德的闲人认为包括婴儿在内的所有人心底都有性冲动,然而根据本人经验总结,暴力倾向是一种比性冲动更加常见的东西。连自称脾气最好的佛祖也有狮子吼和当头棒喝,更别提那个一边倡导人们把脸皮放到别人巴掌底下一边有人稍微得罪了他就要发大水灭绝人类的耶和华了。我们的生活乃至生命中无时无刻都有着暴力的存在,即使你从未使用过任何武器对任何人的身体组织造成任何肉体伤害,你也无法否认自己曾幻想过用电锯把某个人大卸八块。

        当然,更多时候人心中的暴力倾向其实没那么严重,而且大多与正义和情趣挂钩,比如说,再善良的小学生也免不了玩玩英雄救美的游戏,再文静的小男孩,有谁没幻想过自己在救出美女之前要先一个打十个无伤过关?再比如说,女人写的言情小说里,有几部没有“他粗暴地掰开她的双腿”之类的句子?

        暴力是任何个体得以维持自身存在以及争取利益的最终手段,从人类诞生到现在,这条真理一直适用,我们跟山顶洞人在这方面的区别仅仅在于形式上。在文明社会里,暴力依然是维持人们权益的保障,只不过使用暴力的不再是你,而是法律。假如你生活在一百万年前,一个路人忽然闯进你居住的山洞对你的老婆动手动脚,你需要做的事只是给他脑门一斧子。悲剧的是,如果对方比你强壮并且精通格斗技巧,情况就很有可能变成对方抢过你手中的斧子然后直接抢走你老婆。假如你生活在现代,跟你的女朋友在一间十五坪的民租房里蜗居,一个衣装体面的陌生男子忽然闯入并强行撕扯你女友的衣服,你也可以选择直接动菜刀。悲剧的是,比起阻止强奸,法律更倾向于阻止你动用暴力保护自己的老婆同时以自己的经历来震慑所有打别人老婆主意的人,所以即使你打赢了官司,也免不了在这之后蹲几年。比这更悲剧的是,假如对方碰巧有个爹叫李刚,那么即使他比你矮一个头也可以在该做的事儿做完之后扬长而去,你敢动他一根毛,他就能让你永世不得超生——法律是公正的,但执行法律的人不一定,对于这种级别的公仆来说,哥想上你老婆都不带动用武力的。

堵不住你的眼睛,我堵你的嘴



        随着时代的发展,物价的增长,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杀人工具也随着科技的进步而不断改进。值得自豪的是,在这方面,我朝人民已经将只会增加炸弹当量的美帝国远远甩在了身后。杀人贵无形,时至今日,我朝某些高科技武器开发部门早已研发出了许许多多能在不知不觉间取人性命的超高级致命手段,并有一部分已经由诸如拘留所之类的终端机构在民间进行过试验。比如说,前段时间有一位极具环保主义精神的看守所民警,对一个盗砍树木的犯罪嫌疑人极度愤怒,却又因为法律对此类犯罪的宽容而无计可施。为了让这个丧尽天良的罪人能够得到应有的制裁,这位民警以为了更好的与犯罪者交流感情为名,与其玩了一晚上“躲猫猫”这个古老的游戏,在游戏中,这位民警活用地形,工具等现有条件,巧妙地让对方玩游戏玩到重度颅脑损伤,并因此不治,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无独有偶,河南某看守所的民警在对付万恶的盗窃犯时,也独具匠心地使用了一种常见但致命的东西——开水。据称,当犯罪嫌疑人喝了民警给的开水之后,背部、腿部和臀部均莫名其妙地起了淤青,脑门多了一个窟窿,乳头像被不知名利刃切割一样掉了,生殖器也受到了损害,过不多时,这名破坏社会和谐安定的小偷就彻底死亡,再也无法危害社会了。应当说明,在这件事上,我朝执法人员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他们制裁罪犯于无形之中,一旦出手便不留后路,断子绝孙,使用的偏偏又是让别人找不着半点痕迹的手法,实在令世界各国的同行自叹不如。

        除此之外,广大富/权二代群体也在孜孜不倦地努力,开发了各种各样的工具和技巧来追赶官方的步伐,比如可以用七十码的速度将人撞飞二十米的汽车以及只要做三次就能杀人的俯卧撑等等。层出不穷的离奇死亡案件极大地开拓了我国人民的眼界,丰富了我们的常识,让我们拥有一双能够直接透过表象看本质的眼睛。人们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本没有错,但他们从来就没有怕过我们的眼睛——当一个人未经你的同意就压住你在你的身体中进进出出时,他并不介意你睁开眼睛恐惧或仇恨地望着他,他只会堵住你的嘴,让你不能呼喊。

在那巨大的车轮底下



        最近有一件非常普通的交通事故在偶然间得到了人们高度的关注,事情是这样的:有一位名叫钱云会的村主任,在一个夜晚碰巧接了个电话出门,碰巧同时有个开工程车的司机为了躲避垃圾,逆行到钱云会走的路上来。碰巧这位司机只能看到垃圾看不到打着雨伞的大活人,工程车撞了上去,左挡板把人撞了而且撞出了擦痕,却碰巧没把人撞飞,又很碰巧地把人吸到了车轮底下。碰巧钱云会喜欢在车身底下保持跪姿,碰巧司机刚踩完刹车就把人的脖子轧断。碰巧此时道路监视器碰到了毛病只能看不能保存录像,碰巧五分钟后提着盾牌的防暴警察蜂拥而至,过了两个小时,道路监视器修好了,碰巧拍下了村民打伤警察的画面。碰巧有个说当时钱云会被人押着趴在路上碾过的人失踪了,碰巧有一位上传了图片的女大学生也不见了。

        在这场再普通不过的事件过后,又发生了一些再普通不过的事情:死了公公和父亲,钱云会的女儿和媳妇哭了,或许是为了防止她们的哭声会造成恐慌,害的大家以后不敢上街走路,警察出于公共情绪的考虑抓走了两个女眷。手无寸铁的村民前去围观现场,却发现早有全副武装的大批警察在等着他们,后者不知为何被前者打伤。当这一切匪夷所思的事情有条不紊地进行时,人们忽然听说,这位死者原来曾经多次上访,还为此坐牢,为的只是帮这个以种地为生的村子讨回土地被强占的赔偿。
        然后有了个新闻,市委高层发话,此事必须彻查,只是在这条新闻的背后,我们毫不意外的见到那句不起眼的话:“对于造谣生事者要严惩。”看到这消息时,我本想跟朋友打赌结果是什么赚点小钱,结果因为大家的意见过于一致,这个赌打不起来。过了一天,调查结果出来了,正如所有人的预料:这场碰巧到不能再碰巧,动用数百警力维持秩序,还让数百村民义愤填膺的交通事故,就只是一起交通事故,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跟任何事都没有关系。
        笑而不语,你懂的。

宙斯的一百种死法



        这世上最不孝顺的儿子名字叫奎托斯,最不靠谱的爹则叫宙斯。玩过《战神》的都知道奎托斯是怎么对他爹的——他用混沌之刃和奥林匹斯之剑在宙斯身上插了又插,抓住他的老脸在石头尖上撞了又撞,用他的武器,用他的拳头,用他的脚,用任何他能用来伤害宙斯的东西去毁灭他,尽管这血腥暴虐的程度足以让任何人类侧目,但当你按着○键,看着你的拳头让那张道貌岸然的脸向外不停喷血时,心里却洋溢着一种异样的满足感。

        因为正是这张看似光辉的脸,从你一出生开始就以上位者的姿态压迫着你,奴役着你,让你为他的利益拼死拼活地奋斗,还向你宣称这是你的宿命,不许你反抗。回过头来,他又肆无忌惮地伤害你身边认识或不认识的无辜者,伤害你的亲人,你的伙伴,让你终日在恐慌和压力中颤抖。你不知道的是,他最怕的恰恰是你,他知道你拥有能对抗他的力量,知道臣服在你的脚下才是他的宿命,但他不会将这一切告诉你。在你的恐惧中,他越来越胆大,最后,他终于转过头来,肆无忌惮地将你打倒在地,夺走了你的一切。

        你不恨么?

        可是,假如你一开始就懂得反抗,假如你和你认识的所有人都懂得为自己和为素不相识的同胞挺身而出,假如你知道自己才是这世界的主人,只要你站起来,他就会乖乖地跪在你面前,这一切悲剧还会发生么?

        谨以此文,祭奠那颗被巨轮碾压的头颅。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