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泥马

No.153

周末版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现在的主要矛盾已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智商和游戏厂商不断刷新的下限之间的矛盾。

文/咬不断的浓痰 编辑/Erisu 文光
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yddaily

再论诚信

        性很重要。
        对不起,说错了,是“信”很重要。

        作为传说中唯一没有中断的文明古国、五千年的礼仪之邦,我们对于“信”一直是很重视,很讲究的:早年有董仲舒将万世师表的“仁义礼”发展到“仁义礼智信”五常,让“信”一跃成为儒家思想最核心的价值之一;近有公众对唐骏学历的质疑和发难,让这个成功可以被复制的男人遭遇的信用危机升级到了人品危机,而且还颇有群起而痛殴落水狗之态势。
        于是,照部分欧美大报的逻辑,文化和价值观两个层面都重视信誉的我们,应该过着《以信为本,中国的精神健康惠及全球》这类富有美国式想象力的标题所描绘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诚信生活。遗憾的是,他们常常忘了从历史书籍和数据报表中了解的中国是他们意淫中的中国。如若他们不惧艰难,克服天险GFW的阻挠,看看“信”这种价值观在全球最大网游市场的含金量,那么他们应该会对自己以前的认识产生质疑。

分享到:

用色情来残害智商



        客观来说,许多游戏都是擅长承诺的好男人。

        不管是“人家想要嘛”还是“体验和美女一起合体的刺激”,这些或口头或书面的承诺基本都是由研究地摊文学十年有余,文治武功日渐精进的游戏公司主动给出的,对于心智尚不成熟,海绵体时刻准备充血的玩家来说,简直就是圣诞夜的惊喜,更不用说一旁的配图往往重峦叠嶂,肉隐肉现。所以,仅从放出承诺的美好,描绘图卷的精彩这一点来说,我们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和乔布斯在伯仲之间。

        只是,这些公司不善于或者经常忘记去兑现自己许下的承诺,也可能觉得自己已经兑现了承诺。当玩家被夸张、猎奇的宣传噱头吸引进游戏后,他们会发现传说中的和美女不过是一个连毛边都没清除干净的半身贴图。合体则更加坑爹,没有期待中的活塞冲程,没有广告上的皮鞭蜡烛,当你点击“合体”按钮后,美女消失,游戏角色的属性增加,这就是让众人“欲撸之”的合体系列游戏内容。

        心寒的现实和燥热的下体,像现实的残酷与幻想的美好一样矛盾着。这种矛盾不由得让人开始怀念起那个被称作I社的家伙:这家伙虽然长得猥琐,口味也重,还多番引起妇女协会的抗议,但人家再渣,也算一个老实人啊!加之日本的游戏行业整体下滑,咱们的网游都快升到天花板了,那些打出色情擦边球的游戏商的信誉却远不如声名狼藉的I社,着实令人唏嘘。

不吹嘘 毋宁死



        如果说中小游戏商打色情擦边球还情有可原——无数大师当年为了博眼球也这么做过——毕竟网游市场开始向“寡头”发展,实力不济的游戏厂商生存越来越困难,不打点擦边球,广告都不知道怎么做。那么还有一种行为,属于有实力的游戏厂商的最爱:给自己的产品扣上各种奖项,迫不及待地用一顶顶高帽来透支自己的信誉。

        随便点开一个你熟悉的游戏厂商的产品页面,选择一款游戏,多多少少都能看见“获得XX奖”、“XX榜单前十”的殊荣挂在游戏LOGO的旁边,至于你知不知道宇宙间有这些个奖项的存在,对游戏本身来说并不重要,只要奖项是由你知道的单位搬出的,只要游戏能多一个宣传点,那么厂商的目的就达到了:“拿奖”不是为了肯定自己的游戏产品,也不是对开发组的鼓励,“拿奖”,大部分为了在相应的奖项宣传中增加游戏的曝光率和炒作噱头。奖,早已失去了“肯定贡献,鼓励从业者”的根本意义。

        这种奖项充斥着市场各个角落的混乱现象,其背后是业内公信力的缺失。不可否认,有些游戏从业者是有一定的权威性和良好的口碑的,但它们还没有达到让业内业外都信服的水平,何况其自身也属于产业利益链的一环,也很难做到独立的第三方权威这一点。在这种缺乏具有较强公信力的第三方组织的情况下,所谓的奖项基本都是利益交换的产物。早些年,玩家多少还会相信,而现在,被玩家看重的奖项越来越少。玩家作为消费端,当他们发现那些胸前挂满殊荣的游戏不过尔尔时,他们不仅会对游戏厂商不满,也会对颁奖方的权威性产生质疑。这便是对业内公信的双重透支——一边是厂商,一边是颁奖单位。久而久之,无论这些琳琅满目的奖项由谁颁发,玩家不稀罕也是正常的了。
        一个高速发展的娱乐产业,有大量的“奖项”交易,却没有一个被消费群体普遍接受的奖项,颁奖季更像是一场媒体与厂商的自娱自乐,只有少数几个较为坚持原则的从业者在努力保证自己的公正客观。
        《幽默与讽刺》。

万般皆下品 唯有失信高



        我们的文化自古以来就将“信”作为主要部分传承下来,是没错,可经过历史黄沙多年的侵袭,不管是信还是性,早就被丢得一塌糊涂,文化上稍微有逆“传统价值观”的风吹草动,平日沉浸在权术游戏中的文化人就按捺不住,跳出来惊呼此举有违纲常,万万不可。所以,我们的文化基本成了荒漠。

        在这种大背景下,信用成本这个概念随着市场经济的高速发展开始重新走进人们的视野。由于跟钱包息息相关的东西,中国人都学得特别快,算得特别精,因此,勤劳善良的人民群众纷纷表示要将信用与钱包挂钩,重视信誉,重拾美德,不让自己损失一针一线。现在,被神棍忽悠的群众却发现除了信用卡和贷款,他们没有看到虚无缥缈的信用成本,相反,许多企业和单位成为了一种典型——失信,却毫无损失。

        这厢,老板凳老油条像我死去的外婆一般慈祥着,语重心长地对拿着《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少年传授人生经验:“娃儿啊,做人要讲信用。你看我,别人就是觉得我守信用,信得过我,我才飞黄腾达的。”那厢,少年刚刚申请了信用卡,励志要养成好的信用意识,就发现作为付费用户,他的聊天软件单方面不兼容了、游戏的更新又推迟了、之前说要修复的BUG依然坚挺,运气好的时候,还能遇见服务器莫名关闭的情况。他抬头看了看《亲爱的用户,我是你爹》,兀自嘟嚷了一句:“说好的信誉呢?”

        信用成本被提及最多的地方,是讲座,最没有存在感的地方,是用户协议。网游厂商单方面破坏契约精神、制订霸王条款屡见不鲜,甚至因为自己急功近利的心态,运营失策导致游戏内通货膨胀,经济崩盘。玩家一遍又一遍地承受着厂商失信的负面影响,却没有看见言而无信的商人因为信誉受到质疑而得到市场的惩罚,相反,那些拥有较高市场占有率的大鳄获得越来越滋润,哪怕他们在自己顾客口中有着各种不堪入耳的绰号。

        有人会说玩家就是市场,玩家可以放弃失信者的产品。可是,尽管每年网游市场都会有层出不穷的新游戏诞生,可高度的同质化、越来越匮乏的创新、捞快钱的心态都让玩家的选择面越来越少——“做的是产品,不是游戏”。放弃的前提是能找到替代品,大部分玩家能找到一款中意的网游已经很难得了,根本没得选,怎么放弃?

        市场没有形成自然的失信惩罚机制,只有完善法律法规来促进行业的健康发展,然而……

        算了,懒得说了。

自食苦果



        信用成本没有成为网游产业链的一部分,这多亏了你我傻逼呼呼贡献的点卡钱,让网游的市场规模迅猛发展到几乎触顶,而开发实力、游戏热情、策划水平还停留在具有我国特色的初期阶段。乐观一点来说,这种失衡早晚会消失,那时的产业才是成熟的产业,上游端对消费端的信用成本,才会显现出来。

        现在,在游戏行业外,我们能看见许多失信而自吃苦果的例子。最近的车轮事件,关于案件本身又衍生出另一个值得反思的问题:为什么公众表现得如此渴求他们所需要的真相?某些5毛会把责任完全推给公众,还自以为是地附上一句:“群众都是傻逼。”可怜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书都被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作孽啊。

        公众对真相怀有近乎偏执的预期,甚至真相越残忍越好,这种现象固然值得反思,但把责任全推到公众头上,无疑才是真正的傻逼。因为公众的反应是由上游决定的,简单点说:一个公信力为负,廉洁程度比不上中国男足国际排名的管家,你凭什么叫人不去怀疑你?何况丫还矫揉造作,遮遮掩掩,你以为拍片儿呢?

        信誉低下,就怪不得别人胡乱猜疑。

        真希望游戏业也有那么一天,玩家对厂商和媒体信誉的质疑,能够让失信者如坐针毡。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