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泥马

No.192

周末版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还原一个人本来的面目,才是对他最大的尊敬。

文/人鱼の眠 编辑/Erisu 文光
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yddaily

论雷锋的倒掉

        在又一年的雷锋纪念日,听说,影响了中国将近半个世纪的样板好人雷锋倒掉了,虽晚生了几年没有亲见他本人生前死后各是一副什么光景,却证据凿凿,不得不让我这种从小一到3月5号就得想着法找孤寡老人的家伙去信服。

        其实仔细想想雷锋出现的年代,我本不该对炮制英雄的过程不表示一点怀疑,1962年,在这之前和之后,都是新中国不愿提起却又绕不开的伤口,更何况在他被一系列光辉事迹层层装裱的过程中,总会让人产生种种难以言道的微妙不同步感。只是当他的光环终于在几十年后被褪去时,回首过去,才发现其中竟有那么多不合逻辑之处。正如同千千万万个和他一起倒掉的人一样,他只是一个好人,像他那样的人也许就存在于你我的身边,但绝不是一个英雄。这没有什么值得遗憾的,因为偶像的倒塌所换来的并非是一个虚假信仰的缺失,相反,昭示了民智的开启。

分享到:

口胡!我的英雄不可能这么废柴



        拜网络的四通八达以及民智的开启所致,那些曾经活跃在教科书中的英雄偶像们就好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倒下,当事实抽丝剥茧地一一呈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却根本不知道将有多少名字从教科书中消失。

        如果你有机会再一次翻开你的小学课本,那么你也许会发现,那些英雄偶像们的故事多数是经不起推敲,甚至可以说是愚弄了不知几代人的智商:华盛顿的樱桃树、爱迪生的无影灯、黄继光的堵枪眼、邱少云的烈火焚身以及雷锋的种种“好人好事”摆拍……如果要将他们故事的前后矛盾之处一一串联起来写一点什么,那么需要的篇幅足够让你看字数都觉得昏昏欲睡。而那些虚假的事迹却贯穿了我们的童年——在若干年后你才终于发现你拥有一个多么虚假丑陋的童年。

        好在为了把他们的形象装裱得金碧辉煌,装裱人们总需要拿出太多的事迹去证明,而在这个过程中,总会冒出太多无法解释(却在当时不容怀疑)的漏洞,再加上这个世界终于允许我们去思考和质疑,我们才有机会把他们拉下神坛。那些倒下的“英雄”实在不值得去可惜,倒是把它拉下去的那股力量——我们更愿意将其成为一种叫做“怀疑精神”的事物——却是许多人在此过程中获得的最珍贵礼物。

谁才需要英雄?



        为什么要把一个个“人”包装成“神”?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就先要明白究竟是谁需要英雄。首先,那肯定不是我们这群劳苦大众们,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觉得编造出堵枪眼,把自己当火柴棍烧或者被高压电砸死的故事,然后让自己以此为奋斗目标前进是一件很high的事情。那么我们的矛头理所当然指向了它们的炮制者们。
        如果你觉得黄继光邱少云雷锋们已经离你远去,那么就请允许笔者为大家讲述一个新一点的故事:在1993年第二期的《少年儿童研究》杂志中,有一篇名为《夏令营史上的一场变革》的文章发表,署名孙云晓,其后其缩写稿迅速登上《黄金时代》刊登,之后被《读者》全文转载,改名为《夏令营中的较量》,并在2007年的时候被《读者》评为创刊以来最具影响力的十篇文章。如果你对其还没有任何印象,那么其中的若干情节不知道是否会唤起你的记忆:一群日本孩子和中国孩子一起在内蒙古参加夏令营,其中77个日本孩子负重20公斤一天行进一百公里不叫苦叫类,中国孩子却早早把背包丢到了马车上,且只需要行进五十公里……在若干比较之后,作者点出了“中国孩子是垮掉的一代,输给了日本孩子”这一论点,而正是这一论点,让广大80后长久以来背负着不该有的十字架。

        如果不是因为18年后日本的大地震没有把当年77个野生奥特曼给震了出来,那么也许这篇文章将渐行渐远于我们的记忆之中。而当80后满怀着怨气回首这一切时,才发现此时那个叫孙云晓的作者已经凭借着本文从一个仅在师范学校经过短暂培训的小学教师一跃而成了被国家表彰过的“有突出贡献的教育科学研究专家”、“全国优秀儿童工作者标兵”等等,真可谓是名利双收。谁需要英雄?这个答案不言而喻。
        当然,像孙云晓这样的人仅仅是一把刀而已,在这一条英雄生产线上,他充其量只是食物链最底层的受益者,如果需要寻根溯源,那么那些掌握着话语权把种种神话揉捏成众所周知的“事实”的人,才是造神运动的真正受益人。是谁敢公然愚弄藐视我们的智商?是谁不断“循循善诱”暗示我们为某种信仰献身是一种光荣?又是谁在一遍遍宣称自己是我们利益的唯一代言人?如果你能回答这些问题,那么许多问题的答案也已经昭然若揭。

一个英雄的炮制过程



        在笔者年少之时,就不小心发现了一个严重问题:所谓英雄都是死人,他们活着的时候默默无名,但是他们一旦身亡,就会在一夜之间得到成神——当然,这条规则只适用于本国。这一点其实本国是相当聪明的,白居易曾经说:

        “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

        试玉要烧三日满,辩才须待七年期。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也就是说,只有一个人死了之后,世人对它的评价才能真正算是“盖棺定论”,他才能够成为一片名誉鱼肉,专供刀俎们随意切花。所以我国永远也不会遭遇像太平洋对岸大国那个女英雄林奇翻案这样的丑闻,因为死人永远不会给自己翻案。而且死亡这一过程,本身就能够被神化成一个英雄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一方面,某些人是永远不会学会如何对一个死者抱有基本的敬意。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被有意的隐瞒,英雄们的真实生活我们可能已经无从得知,但是从那些冒牌庖丁们的拙劣刀功中,我们依旧能够看到一个英雄的大抵炮制过程。

        时至今日,咱们依旧能够看到这种英雄流水线作业下的产品,比如去年提供给我们一整年笑料的西太平洋大学高材生唐骏。好在如今互联网让很多虚假无所遁形,如果你觉得某人的事迹太辉煌太神话,那么不妨动动手中的搜索引擎,看看是否会给你意外惊喜。若你已经学会如何通过无限夸大自身的优点,把自己从一个凡人包装成一代天纵英才,那么你也已经赢在了起点。如果你还能在这其中加上一点类似于教师评语一般千篇一律的套话——比如孝敬父母,尊敬师长,友爱战友,拾金不昧,坐怀不乱等等,那么一个样板英雄差不多已经初现轮廓。

        最后,你只需要有一个哪怕是虚构出来的壮烈死法——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这样以后即使有人对你的经历有所质疑,也会被汹涌而来的“不敬先烈”、“哗众取宠”等骂声掩盖,逼得他只能在角落里画圈圈。

        而此时,他的亲人已经不认识他,他的挚友也不认识他,但是没关系,全国人民都认识他。

“活该”永远不会太迟



        鲁迅先生当年对雷峰塔的倒下骂上一句“活该”,而今天,我们也应该对诸位“雷锋”的倒下同样唾上“活该”两字。也许有人会说“虽然事情是假的,人也许也是假的,但是精神是好的,应该学习的,何苦要去鞭尸?”但你必须明白:在虚伪的泥土上结出的甜蜜之果依旧虚伪,所以即使他过了十几年,几十年,甚至几个世纪,一声“活该”永远不会太迟。

        用善意包裹着的虚伪往往要比赤裸的谎言更具有危害性,赤裸的谎言也许能够让你在第一时间警惕,而当你相信并且崇拜那些虚假神话时,你自然而然希望能够向他们靠拢,甚至认为自己也能成为其中的一份子,这种自信或者自傲的结果有太多悲剧的前车可鉴,更可悲的是,也许至死,明明付出了许多,你也不会获得应有的对待。“傻子”,这个社会也许会这么评价你,不过这也许才是最正确的评价。

        从雷锋、黄继光等人的“英雄事迹”我们就可以知道炒作并非是这几年新生出来的事物。你想要出名供人膜拜么?你有没有随身的摄影师记录你的一举一动?你是否养着一套软文班子占着舆论的茅坑乱拉屎轰炸宣传你的伟大?你的周围有没有一堆群众演员来一步三叩首地对你膜拜?最重要的是,你死了么?你有一个壮烈的,足够拿去拍一两部电影的华丽死法么?如果以上几样你都没有,那么还是老老实实做个平民吧。这个世界并没有那么需要你,那些存在于口号中的人也只能存在于口号中。

精英误国与信仰缺失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在前一段时间,如果你去百度百科搜索“专家”一词,那么它会告诉你“所谓的专家,是指一群吃饱了没事干或正事一件都没干过却整天都在思考如何强奸民意,糟蹋民族文化,损害群众利益,与大众唱反调或者充当事后诸葛亮却又打着忧国忧民的旗帜以达到出名目或者在收取好处费之后帮助某人或事吹嘘,夸大其词的的脑残。”而后不久它又改成了如今你所见到的“对某一事物精通,或者说有独到的见解的人”。在双方不断地进行拉锯战你来我往地修改词条之后,百度百科终于忍无可忍含泪将其设置为无法编辑的锁定词条。

        如今你再去看这个词条,你也只能从页面右上角那个“锁定词条”上面隐约窥得当年定义专家之战的激烈程度。那曾经是一个足够让被冠上以后挺得起腰板鸡巴都能长几厘米的头衔,曾几何时竟然成了时代笑料?

        这是一个信仰缺失的年代,讽刺的是,在这个时代开启之前,我们所经历的正是人类信仰史上的最疯狂时期。这其实很容易理解,当我们再一次回首过去,发现过去笃信的偶像是被一个个完全经不起推敲甚至藐视智商的谎言所覆盖,那么绝对迷信很容易走向绝对怀疑。

        浮躁如同是一辆高速运转的战车,即使在一个时代落幕之后,也依着惯性向前猛冲。所以当一群生物机器人突然被赋予了允许思考的权利,他们难免会在追悔过去那个被集体催眠的时代同时,对现在的时代提出种种质疑——偏偏这个世界总是如他们所愿地证明他们质疑的正确性,偶像的轰塌是一回事,在另外一方面,新的偶像却来不及竖起就被击倒。再加上这个社会总会爆出点什么“老子不用去现场勘察,因为老子是砖家”、“六月飞雪子虚乌有,只是大家看错”、“农村孩子上大学傻逼了吧”之类的笑话提供给人智商上的优越感,所以如今如果再看到类似“砖家说”、“叫兽云”的“权威言论”,人们的第一反应总是去问:他们是拿了谁的钱,为谁说话的?这种质疑最终演变成了“砖家一解释,群众就笑了”。甚至一些颇有远见的正确论点也被掩盖于一片嘲笑声中。这是否是一种危险的矫枉过正?也许时间会给我们答案。

对不起,你是一个好人



        让我们再次把话题回到雷锋身上。首先我们必须承认,他是一个好人,一个被炒作成神的好人。不管在他的身前身后跟了多少的摄影师,也不管在他的光辉事迹中有多少水分,更不管他自己在日记中写下了多少呓语,我们都不能否定他的存在以及他的存在为这个社会所赋予的正面意义。
        但也仅此而已。

        比起一个神,我们也许更需要一个真实的雷锋:他可以有一点瑕疵,有一点动摇,他所做的绝大多数事情都没那么轰轰烈烈,更不会随时随地准备高呼口号,仿佛只要在外面罩上一条内裤披个斗篷就能拯救世界。而这样的人,就在我们身边随处可寻。你可以仔细回想一下,他们曾经在不经意间给你的感动,是否比那些叫“雷锋”、叫“黄继光”、叫“邱少云”,只能在教科书中永生的人们更让你印象深刻?

        我想,你的答案应该是“是”。

        “雷锋”,那是或影响或激励或荼毒了中国几代人的名字,推倒他并非是推倒和否定“助人为乐”这种精神,而是不平于弄虚作假愚弄人民的行为。既然大家都在说“公平与正义比太阳更有光辉”,那么建立在虚伪之上的“公平”、“正义”还能被称为“公平”、“正义”么?所以只有先推倒他们,并且把未来的可能出现的神话偶像们一脚踩死在摇篮之中,我们才有可能获得一个真实的世界——那也许不是我们理想中的世界,但却是一切理想世界的基本。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