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弟日报

No.49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亚瑟王真名其实叫阿尔托莉雅,是个萌妹子!

文/FEI 编辑/Erisu 实习生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又是你这个疯子!”两个穿着华丽铠甲的战士悲愤地吼道,“你每天这样多管闲事累不累?”
        “有一点。”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个一袭黑衣的骑士,脸部笼罩在阴影当中,但是能从言语中感觉到他轻松的心情——即使面对的是六个平均在装备上砸了五百块的人民币大爷。 骑士走上前一步。对面的六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后退。
        “我也觉得很烦,但是你们公会太没羞没臊了,连续一个星期守着打刚脱离新手保护的玩家,这样升公会排名很有成就感吗?”
        “要你管,游戏规则又没禁止,GM也没管,就你多事!”一个法师怒道,“每次我的连胜统计都坏在你手里!你以为有人会感谢你啊?你这个……”
        接下来是一大段熟练的污言秽语,层出不穷的火星文成功绕过了系统关键词屏蔽,呈现出壮观的泼妇骂街景观。骑士叹了口气:“别废话了,今天你们不收拾掉我,别想再对任何人动手。” 对方冷笑一声:“没关系,这几天我们都摸熟了,你到12点必定会下线,我们等几分钟就行了。”
         骑士耸耸肩:“哦,你们是不是忘了……今天是周末?”
         几个人愣了一下,接着慢慢走上来将他围住:“既然这样,那就只能拼了,这次我不信六打一还能输!”

分享到:

斗结束得很快,只过了不到一分钟,结果便已经揭晓。六个光团带着强烈的不甘和怨念消失在回城的界面中,骑士也只剩下五分之一左右的血。他摸摸背包,发现血瓶已经用完了。 “早知道学个低级回复……算了,马上也到时间了。”他耸耸肩,“即使是周末,我十二点也要下线的哎……”

        骑士离开了。新手村的菜鸟玩家们依旧如常进进出出,只有少数人看到了刚才的战斗,但是没有人关心为什么几个高等级玩家会在这地方打起来。在他们看来,高手做什么都是正常的——因为高手做事不需要理由。

晓峰意犹未尽地关上电脑,站起身来。 “外面下雨呢,再玩会儿?”结账的时候网吧老板很殷切地建议道,但他只能苦笑着摇摇头,把衣服往头上一搭,蹿出门去。

         他湿漉漉的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合租的老乡室友李大嘴正在隔壁房间里傻笑着说些奇怪的话:“就是……嘿嘿嘿我也好想你……”

         曹晓峰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他可从来没听说过这位室友有女朋友——说实在话,以这位老兄的凶悍长相,给钱都未必有女性——哪怕是职业女性——肯上门来,怕被打劫……今天这种在自己房间里和什么人说甜言蜜语的情况,绝对比太阳从西边出来还罕见。

         带着好奇的心情,曹晓峰一边脱下湿漉漉的上衣一边走进李大嘴的房间,看到他的电脑屏幕上有个视频窗口,对方是个眼睛大大的皮肤白白的小姑娘,而长着绑匪尊容的李大嘴同学正在不停地向对方献上各种谀辞,就差下结论说除了你之外全世界的女人都和凤姐是一个水平级了。

         就在曹晓峰打算再走近点的时候,李大嘴的赞歌突然停止,脸色很臭地摘下耳麦扭过头来:“你站这儿干什么,小丽看见你啦,快走快走,不然我不好解释!”
        “你要解释什么?”
        “解释本少爷的房间里为什么出现一个不穿衣服的男人!……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晓峰耸耸肩,转身走出去了。身后继续传来李大嘴的声音:“他是这两天住在这儿的一个朋友,唉,这小子挺惨的,高考落榜后到处打工,家里父母身体也不好,上个月他的妹妹好像还被人拐卖了……对,听说就是拐到我这边的城市,他是来找人的,你说这种忙我不能不帮吧?”
         我家人招你惹你了?曹晓峰在心里为自己那个不存在的妹妹默哀了几秒,走进卫生间拧开水龙头冲凉。

         今天又是三个小时。冰冷的自来水从他头上冲刷下来,他有点懊恼地反省着,最近是不是玩网游的时间太多了一点?时间和钱应该有更好的用途才对,在游戏里和那群砸钱的大爷对抗可是个无底洞,天晓得他们到底有多少银子能砸进来,而自己这个账号到现在为止在装备和技能上花的钱还不到一百……幸好这个游戏是偏重操作技巧的,如果在别的一些“砸钱=牛逼”的游戏里,自己肯定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
        不过不管怎样,最近应该收敛一点才对,再这样下去连方便面都没得吃了。曹晓峰暗自下了决心,自己已经跟那个靠杀新手攒连胜数的公会单挑了整整一周,大概……算是仁至义尽了吧?

“晓峰啊,我要和你谈谈。”走出卫生间,曹晓峰一眼就看到李大嘴严肃地坐在客厅里,说实在的,他不笑的时候着实就是个打算撕票的绑匪——笑起来的话是已经拿到赎金并且撕票的绑匪。
        “干啥?”曹晓峰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李大嘴依然深沉地盯着他:“小丽要来了。”
        “小丽?哦刚才你那个女网友……然后呢?”曹晓峰总觉得对方会说出“等她来了我们就下手绑架”之类的台词——还好李大嘴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双手放到他肩膀上,用前所未有的严肃语气道:“我需要你帮个忙。”
         “我能帮你什么?”曹晓峰有不好的预感。
        “我跟她说,这房子是我自己的……”李大嘴苦着脸说,“你是在我这儿暂住……”

         “你吹这么大牛干嘛?你觉着我们俩像本地人吗?”曹晓峰吃了一惊,“就算我陪你演戏,不出五分钟也能拆穿吧?”
         “那是我的事了。”李大嘴成竹在胸,“所以我只是跟你提个醒……那几天你能不能出去住两天?”
         “然后放你在屋里花天酒地?你咋不去死呢……”
         “能不能花天酒地不知道,但我知道少一个人就少一分暴露的可能。”
         曹晓峰觉得这事儿总有点不对:“你这么骗她好吗,她迟早会知道真相……”
        “你咋这么死板呢?兄弟我泡个妞容易嘛,再说这种冲着房子和当地户口来的姑娘能是什么好人,你在那儿当什么好人啊!”李大嘴不耐烦了,“迟早迟早,迟和早的区别可大得很呢!你还是不是我朋友,是就别废话!”
         曹晓峰没吭声,回自己房间去了。 接下来几天,他的工作都很忙,很快就忘记了这个叫小丽的姑娘。

晓峰是一家快递公司的送货员,每天至少要在路上奔波十二个小时,所有收入加起来两千出头,在这个大城市只能算勉强立足,是个标准的“白领”——一个月工资除去房租水电手机生活费,基本上就算白领了。
        但是他依然对自己的生活充满信心。他来自内地一个小县城,那里大部分人一辈子连省城都没去过依然过得轻松自在,而现在他身处全中国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又有什么理由沮丧低头?而且现在已经比部分同学过得好了,听说还有好几个家伙在家里吃父母的退休金呢。
         曹晓峰甚至在刚刚得到这份工作时已经盘算好了,等攒够了钱就去再报个什么培训班,至于大学四年学的那个专业……还是算了吧,天晓得什么时候才能派上用场。 不过目前现实和他的计划似乎有一些出入。

         当快递员的第四天,曹晓峰在路上遇到一个倒在地上的老太太,周围起码围了一百个人,大家指指点点就是没上去扶一把的,曹晓峰直愣愣地上去搀,没想到老太太力气还挺大,一把拽住他就不松手了。之后发生的事就像烂透大街的段子:一个小时后老太太的家属赶来,是个肩膀上有纹身的壮汉,这老兄也很直率:“你撞了人肯定要负责,不过我看你也没什么钱,体谅一下,赔个一千块就是了!”在围观群众懒洋洋的抗议声中,         最后这个赔偿金额降到了三百,老太太拿着钱不甘心地爬起来走了,看她健步如飞的样子肯定能长命百岁。
         因为耽误了送货时间,曹晓峰还被扣了一百元。

快递员的第十三天,曹晓峰在街上遇到一个中年妇女在追小偷,眼看小偷熟练地以刘翔式跨栏动作翻过人行道栏杆要冲过马路,曹晓峰终于忍不住把电瓶车挡在了小偷面前。这次截杀非常成功,甚至可以说破坏力巨大:电瓶车的踏板碎了,连电瓶都飞了,曹晓峰自己一条腿也摔了个口子,鲜血直流,而半天没爬起来的小偷被警察带走,偷走的钱包也物归原主,看上去非常完美,只不过失主好像没看到在擦腿上鲜血的曹晓峰,拿着包自己离开了,剩下他看着车上几个还没送的包裹犯愁:不会有什么易碎的东西吧?
         还好货物都安全,不过为了修车,曹晓峰花了两百多块。

         当快递员的第二十六天,曹晓峰送货到一个小区,在楼梯口看到一个小男孩蹲那儿哭,一问是刚搬来不久迷路了,小男孩只记得自己不是这幢楼的,别的啥都不知道,于是曹晓峰陪着他逛了四个小区,终于在第四个小区正好撞上了小孩的家人。这次会面是积极、热烈而富有成效的:小孩的老爹冲上来朝曹晓峰脸上就是一拳……后来按这位大叔的说法是:“我当时正在着急上火的满院子乱转,抬头看到儿子的时候,正好有个黑瘦黑瘦的年轻人——就是你啦……朝我儿子走过去,笑眯眯地递给他一个冰激凌,跟他聊了两句什么,于是儿子就乐颠颠地跟着走了……嗨,你说这……我当时也不知道我儿子说的是‘我家不在这儿’啊!”
        虽然说得很诚恳,但是对曹晓峰眼眶上那坨乌青,这家人似乎不打算表示更多的歉意,于是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曹晓峰不得不戴着一副墨镜送货,那副墨镜是在路边买的,十块钱,让他心痛了半天。

快递员的第四十天,曹晓峰路过河边时正好看到一个中年人念叨着“什么都没了”跳了下去,于是他毫不犹豫地也跳了下去。这次做好事是他做得最麻烦的一次,中年大叔不停地挣扎着,大喊“不要管我”,相信诸位会游泳的读者都知道要救这种人有多麻烦,曹晓峰也差点被拖下水去,好在最后他终于把大叔拽到了岸边,可惜大叔并不领情,小曹还在躺着喘气的时候,他倒精神百倍地跳起来,朝小曹吼道:“多管闲事!”然后扬长而去。获救者这个反应给了曹晓峰很大打击,他躺在那儿,好半天都不想动一下。

         比起大叔的反应,随后他发现自己放在岸上的衣服里少了两百块钱和一部手机这种事已经不算什么了。至少对方还很道德的没有拿走几个快递包裹。

快递员的第四十三天……

当快递员的第五十七天,曹晓峰终于很不好意思地找李大嘴借钱了,李大嘴一边掏钱包一边摇头叹气:“兄弟啊不是我说你,你学什么不好啊你学雷锋,看,学得自己穷光蛋了吧!”

         曹晓峰不好意思地咧嘴笑笑。

         这不是雷锋。曹晓峰告诉自己。在他的心目中,有一个词更适合自己的理想:骑士。

         不是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那些骑士,而是只存在于虚构作品中的,理想化的骑士。

         谦卑、荣誉、英勇、牺牲、怜悯、精神、诚实、公正,众所周知的骑士八大美德,在现实中那些古代骑士身上从未全部出现过——或许曾经出现过堂吉诃德式的人物,但他们都迅速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甚至连虚构作品中,可以安心与恶龙作战的神之骑士们也常常有这样或那样的毛病,总之,这八大美德要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其难度绝不亚于收集齐七颗龙珠。

         曹晓峰知道自己也可能做不到。但他居然想试试。

         “至少尽可能做到吧……反正也不是坏事。”在小县城时被邻居家老哥收集的各种奇幻题材小说毒害甚深的曹晓峰这么想着。

         当然这个想法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一个一无所有的快递公司员工,在大城市苟延残喘,生活在温饱线边缘的普通年轻人,说什么要学骑士之类的话,想也知道会招来什么眼光,“这小子脑子进水”大概是最轻的评价吧?

         但他还在努力着。

近吸引他注意力的是一款网络游戏。之前是李大嘴在玩这个游戏,但是很快就嫌“操作太麻烦”放弃了,顺手把充过值的账号送给了曹晓峰:“晚上别在网吧里看百家讲坛了,找点乐趣要死啊你?”

         曹晓峰确实找到了新的乐趣。他发现在游戏里自己可以成为一个梦想中的真正骑士,这不是NPC在他完成任务后嘉奖的口头话,更重要的是,在游戏里他可以靠自己的能力达到某些目标。
        他加入新手队伍帮他们刷任务;他遵守每一次相约刷副本的时间;他会在敌人没有准备好时放弃进攻;他不偏袒任何一个人……而现在,他的乐趣是阻止那个公会屠杀新手玩家,每当阻止一次,他都会觉得自己好像完成了什么壮举似的。
        游戏世界真好,在这里不会有人讹诈,不会因为做好事而无法脱身,他的能力足以摆平一切麻烦。“要克制。”曹晓峰暗暗提醒自己,“我可不是什么有钱有闲的大爷,这个世界是虚拟的,我不能把所有时间和精力都耗在这上面。”

几天确实太忙了,有个同事在路上又出了车祸,曹晓峰在医院里照顾了两天直到同事的家人赶来,而这一天他回家时,发现门口有一双女式皮鞋。

         小丽真的来了。和视频里相比,她的黑眼圈稍微深了一点,脸上也有一些雀斑,不过李大嘴一点都不在意,他乐哈哈地朝曹晓峰介绍自己的新女朋友,而曹晓峰的身份依然是“高考落榜,来这里找妹妹的打工仔”,曹晓峰心不在焉地答应着,心里却纠结起来。

         要不要告诉这个女孩子,她所认知的那个李大嘴是个假象?对方和她一样,是不属于这个城市的存在,随时可能离开?好像应该这样做,可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到底值不值得?而且真的说出口的话,李大嘴恐怕会当场和自己翻脸吧?

         当一个骑士知道自己的朋友正用不名誉的办法勾引一个姑娘,他该怎么做?

晓峰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虚拟世界的准则拿到现实中来。他犹豫了两天,这两天里他一直泡在游戏里跟那个公会作对,这个公会发动了不少人来专门捕杀这个“多管闲事”的ID,终于引起了其他玩家的关注。

         曹晓峰注意到论坛里出现了一个帖子,名字叫“最后的骑士”。他点进去,惊讶地发现这个帖子在说自己。

         “……只有这个玩家,一直坚持站在新手村门口,阻止高级玩家对新人的屠戮行为,就像传说中的守护神……值得注意的是,我在旁边看了整整一天,从头到尾没有人过来帮过他或感谢过他,但他依然坚守在此……这不是系统任务,他做这种事不会获得任何奖励,倒是招惹了整整一个公会……”

         下面是近百个回复,大家都对这个吃饱了没事干的家伙表示关注,甚至有人开始刨他的老底:“我靠,这家伙完成的任务全是光明系的,光明神的狂信者啊!”

         曹晓峰有点汗。不过他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

         我想要的,不就是这种认同的感觉吗?我坚持的,不是一直都很直接吗?以前我不是也失去了很多,可还一直照着准则做事吗?

         他决定马上回去跟小丽说清楚。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小丽只是露出了苦笑:“我……其实已经知道了。”
“那……”
         “已经晚了。”小丽站起来,走进大嘴的房间,“我想,如果他不抛弃我,我会一直跟他在一起吧……”
         曹晓峰不想继续问为什么,因为问这种问题是没有意义的,但他还有事要做。

上李大嘴回来,曹晓峰找到他,很直接地说了白天发生的事,李大嘴像看外星人一样看了他半天,最后终于翻起了白眼:“晓峰,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可……我该说你啥好啊?!”

         “你想说什么?”

         李大嘴指着他,一字一句地道:“你——好得令人心头发毛!你知道么,我没法和你一起住下去了!”

         曹晓峰沉默了很久,轻轻地说:“我知道。”

         一周后,曹晓峰搬出了这套房子,和两个公司同事另外租了个住处。他和李大嘴还是保持着QQ和短信的联系,一切好像都没有变化,而他开始了新的忙碌工作,忙到连游戏都没时间登录。

个月后,他听说李大嘴带着小丽回老家见了家长。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居然觉得很欣慰,于是下班后,他心情很好地走进阔别两个月的网吧,输入游戏地址,想去看看游戏现在什么样子了。
         游戏的登录界面写着这么一行字:“因公司经营原因,本服务器将于X月X日0时停止运营,在此向广大玩家表示歉意。”
         还有三个小时。曹晓峰呆呆的看着这行字,过了半天才点下了登录键。
         他依然身处新手村门口,但是这里已经没有人了。聊天频道几乎全是“即将停机”的系统公告,偶尔有两个玩家无意义的语句飘过。 天地间一片静寂,曹晓峰站在游戏里视野最开阔的一块巨石上,把视角转了360°,找不到一个人,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他自己。曹晓峰没有再进行操作,只是让黑色的骑士静静地站在这里,直到画面停止,自动弹出窗口。

         他想自己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骑士。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