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弟日报

No.64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其实我最早开始接触的无双是神cat

文/花轮 编辑/Erisu 实习生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敌羞,吾去脱他衣!

        那大概是2006年左右,从学校门口出来向前直走,第一个路口左拐,空气中飘来前面街上树底下那几十家大排档的各种味道,那个地方就在路口第一所房子里面,门口甚至没有一棵树,嚣张得让无证经营却只能老老实实做生意的饭店老板们羞愤得想自杀。
        走进挂着“杨氏盲人按摩”牌子的门,首先看见的是两张餐桌,一般会有几个一看就混的很失败的大叔级人物坐在那儿聊天打屁。无视这些人,继续往里走,右拐,小孩子的喧哗声会挟着烟味穿过一条大约五米长的黑暗甬道在一秒内钻进大脑,二十平米的屋子里,没有灯光,八台三十二寸球面彩电足以让整个屋子透亮。每台电视旁边都摆着一台PS2,其中只有两三台在玩2K6之类的体育游戏,剩下的每台电视前面都有至少两三个不满十岁的小孩坐着吼叫,他们的手里拿着某国产PS2手柄,画面中的男子手提单刀或双鞭在人群中横冲直撞,三下两下干掉了一个头顶有红字的敌人,然后那个声音响起,然后所有小孩都开始兴奋地呼喊。
他们喊着:“敌羞,吾去脱他衣!”
那年的那个地方,属于《真•三国无双》。

分享到:

3D的梦想



        不知是从哪年开始,小霸王以气死任天堂的嚣张姿态进入了我们的视野,打着学习机的名义,红白机的普及效果立竿见影,市面上随即出现了多种FC合卡。然而对我来说,比游戏本身更津津乐道的,是那些盗版合卡封面贴着的3D游戏贴纸。那时玩PS要五元一小时,电脑更是传说中的存在,3D动画绝对是当时最诱人的东西,光是看到电视上3D动画模拟车祸都能让我热血沸腾。那时我常常望着贴纸中角色背后的天空,幻想那个世界是多么精彩——尽管现在知道大多数时候那只不过是一张贴图,但回忆起那种近乎无限的感觉,仍然让人神往。

        3D的梦一做便一发不可收拾,每当用索尼克踩着高飞跳台在深夜的星海中穿梭时,我都会幻想,假如空中的索尼克转过身来,在地心引力最大的容忍范围之内俯瞰那座空无一人的城市,究竟会是什么感觉?

        我知道所有的动作游戏爱好者都有过这种幻想,否则《GTA》就不会拥有现在的人气了。像所有人一样,我很希望这个梦可以做长一些,但它被成长中的种种琐事自然而然地淹没:学习,考校,社团,初恋。

        当我回过神来时,时代已经用它无可抗拒的力量将本应自然而然地出现在生活中的MD和PS莫名其妙地揪出了任务栏,一转眼,网吧以比艳照传播更快的速度满世界开花,再一转眼,《CS》和《魔兽》就来了。

        如同盗版VCD中被剪掉的片段一样自然,我顺理成章地接受了这些前所未见的新型游戏,没费什么力气就习惯了键盘和鼠标的感觉,忘掉了还有一种叫做手柄的东西。枪战和策略的世界同样很精彩,躲避、爆头,微操,骚扰,还有网吧里哥们间此起彼伏的呼喊声,幼时的我永远也想不到不是动作游戏的游戏也能这么精彩,但长大的我也一直没有意识到,无论它们多精彩,却都不是儿时的梦了。

        就在这些东西快要被永久遗忘的时候,我在那间逼仄的屋子里发现了《真•三国无双》。

        砍人,过关,打BOSS,放必杀,最最简单的套路却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仔细算算,当年的3D动作游戏中真正使用这种经典套路的游戏并不很多:《鬼泣》系列中只有2代走这套路,却并不很成功;《鬼武者》虽然接近,却连跳跃都做不到;《S忍》算是比较典型,却又太过简单生硬……然而比这些都要麻烦的问题是——我没有PS2。

        我错过了PS2最辉煌的年代,那些时至今日依然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佳作在当时的我所看不到的次元闪耀着,一个月一次去小黑屋尝尝鲜并不能对这种情况有任何改善,所以真正的转折点,是《真•三国无双3》出了PC版。

网吧里的家用机游戏梦



        其实我与网吧的缘分也相当莫名其妙,在《传奇》和《CS》促使无数老板进入这一新兴行业的时代,我还是个老老实实上学放学习惯上课的时候望着喜欢的姑娘的侧脸发呆的初中生,有着盛气凌人的成绩单和与之完全不搭调的老实脸孔。然而升入高中之后,世界不知为何忽然全变了,篮球场再不如从前那么吸引人,语文课上朗读自己作文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整个班里也实在找不出个耐看到能让人喜欢上的姑娘,曾经在意的那些东西毫无征兆地消失了,原本不喜欢上网吧的我,听到班主任说“我家就住在网吧后面的小区里,你们这些住校生招子放亮点儿”之后,竟然也莫名其妙地开始铤而走险,一次又一次擦着出门买菜的老师的肩膀走进网吧,被抓过也被骂过,却无论如何也无法阻止踏入禁地的欲望。

        最令人发指的是,其实网吧里的那些游戏并不都真正让我感兴趣。
        那种感觉其实挺奇怪的,虽然现在大家都喜欢将“玩游戏呢?”挂在嘴边,但“游戏”这两个字对我们来说所意味着的东西还跟以前一样么?跳舞,网游,YY,联机,事实上你在跟很多很多人一起玩,可你的世界里再也没有身旁跟你一起拿着手柄一边搓一边嬉笑怒骂的人了,世界被局限在眼睛前方一尺处的方寸间,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像素俘虏的不仅仅是你的眼睛。
        其实没过多久我就腻了。 还好,没过多久,《无双3》就出了PC版。

        虽然时间上不是这么回事儿,但无双的确是相当多的人从电脑游戏领域跨入家用机游戏的第一块踏脚石。在当时来说,很少有什么PC动作游戏的画面和手感能超过《无双3》,而你也不能要求那个时代的PC玩家去讲究什么打击感,爽快才是最重要的。游戏中美妙的不仅仅是一骑当千的感觉,还有各种恶搞,比如我就经常用独眼龙叔叔在徐州的郊外脱了裤子拍屁股激怒小强,等丫骑着赤兔马出来时再一个无双把人砍飞,然后自己骑着赤兔逃之夭夭……

        相信干过这种缺德事儿的人肯定不止我一个,但这事儿真不能怪咱,谁让吕小强一开始对谁都那么无情呢?还记得第一次玩到徐州之战,好不容易绕开吕布找到貂蝉,刚强推了三国第一美人,系统提示“貂蝉死亡,吕布愤怒,吕布全军士气升至顶点”,然后就是布哥无休无止地追杀……一周目面对吕布真的是一件很需要勇气的事,但是当二周目将自己的人物练至够强的时候就不同了,你甚至不需要自己动手,手下八个高AI卫兵很可能在你猝不及防之时就干掉了战神——然而玩到这时候,游戏的乐趣基本也就丧失殆尽了。

        以现在的眼光来看,《无双》系列与其说是动作游戏,倒不如说是养成类。真正看起来,游戏中的动作要素少的可怜,乐趣全在培养武将,根本不适合我这连存档都不会的网吧族玩,对于那些只是追求一时刺激的小孩子来说倒是没什么——顺带一提,《无双3》PC版的出现直接导致了很可能是这个小城本世纪最后一所机房经营不善而被迫关闭,然后这部分祖国的花朵就开始了转战网吧的生涯……

        似乎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大批优秀的家用机游戏跟随无双一同进入了PC平台,《混沌军团》《鬼泣3》《鬼武者3》(CAPCOM的PC移植不遗余力啊)《光晕》《合金装备2》等等,这些素质卓然的游戏陡然间让硬盘中名为“单机游戏”的目录下不再空空荡荡,但随着网游行业的兴起,它们中的大多数最终都成了摆设,静静地在硬盘里沉眠。

        在《无双》被扔进角落之前,其实我也曾满怀希望地玩过《真•三国无双4》,但没过多久就发现那跟《无双3》几乎没什么区别。一个热衷于动作游戏的玩家期待真正的创新和进步,我想要的是操作的快感,是多变的打法,是令人为之窒息的BOSS,而不是无脑地一遍又一遍重复流程和按键,只为看着那一个个人物缓慢增长的经验值。很遗憾的是,从这时开始,我发现了《无双》给不了我想要的东西,但多亏它,我再次发现了那个小时候曾无比向往的世界——家用机游戏的世界。

        令人无奈而又欣慰的是,虽然我与《无双》渐行渐远,但这个系列的影响力却越来越大,大到可以用一个很多有神作之称的游戏都没能实现的字眼来形容——辉煌。

光荣之梦



        夏侯惇一直是我在《无双》中最喜欢使用的角色,不仅仅因为他攻击速度较快,范围较广,威力较大,更重要的是惇爷的独眼和那种纯爷们的气息深深地将我震撼了,那句“敌羞,吾去脱他衣”唯独从他嘴里喊出来才丝毫不觉猥琐之意,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比吕布更爷们。

        当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我的这种念头正意味着无双的卖点不会因游戏性的匮乏而有丝毫减弱,事实证明光荣(KOEI)对于玩家心理的把握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看到如今各色《无双》文化的兴起,我才真正明白了无双的魅力所在——人物。

        是的,对于无双来说,动作系统严谨华丽与否其实并不重要,最简单的一点要素就足以满足玩家的胃口,与此相比,大家的注意力更多地放在对于人物的关注上。仅仅是人物的造型就足以引起巨大的眼球效应,所以《三国无双》之后又出现了《战国无双》,然后是《无双大蛇》和《高达无双》,今年出的《北斗无双》销量据说也不错。单单是三国人物或日本战国的名将已经满足不了胃口,妲己、女娲、源义经、卑弥呼,甚至连唐僧和孙悟空这样的神话角色也粉墨登场。然而光出场还是不够的,光荣还将这些人们耳熟能详的人物进行了最大程度的颠覆——连唐僧都可以变成女人,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卖噱头的方式也不仅仅是增加人物一种,在原有人物的基础上做出改动也是光荣最喜欢用的手段之一。且不说相同人物在不同作品中出场时造型上的不同了,即使是同一作里,光荣也玩出了超越变装的新花样——无双觉醒。那一套套数码暴龙进化式的造型最初引起了无数的口水仗,然而我还没有从那些土鳖到一定境界的觉醒造型中回过神来,女版无双人物就再次刺瞎了我的狗眼。

        光荣的做法无疑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各色同人动漫作品就不用说了,哪次COS活动少得了《无双》的身影?别的不说,单单是现在看着这篇文章的你,只怕也曾对着女版关羽COSER流过口水吧?

        日子一天天过去,《无双》的热度始终有增无减,甚至连国内的报纸、电视上都时不时会出现与《无双》有关的新闻,原因是游戏的人气再次引起了人们对历史的兴趣。《无双》的生命力是如此之顽强,即使我们已经多年不碰《无双》,即使所有人提起《无双》时总是一脸不屑地蹦出句“割草”,这个走过了很多年的系列依然在风风雨雨中抬头挺胸地前进。我们依然不痛不痒地玩着自己的游戏,又不痛不痒地聊着那些与《无双》有关的话题,光荣依然不痛不痒地继续将一部游戏拆成两部卖的无耻作风,就在这些不痛不痒的时光中,《无双》已经走过了十个寒暑。

        无论你有没有玩过,无论你喜欢还是讨厌,《无双》已经无可阻挡地在每个人心里留下了烙印。对我而言,是它带着我回到了那个梦中,而且终将继续做下去,无论那个领梦人是不是《无双》,无论《无双》今后会走向堕落还是升华,我知道,这都将是一个光荣的梦想。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