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弟日报

No.69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我们一辈子都是好碰友了。

文/Enki 编辑/Erisu 实习生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夏日嬷嬷茶

时光匆匆匆匆流走
也也也不会回
美女变成老太婆
哎呀那那那个时候
我我我我也也
已经是个糟老头

        这个扑面而过的暑假,你也许献给了汗流浃背的PS3,也许没日没夜的WOW,也许敲烂了第N个键盘,也许被抢了装备,也许挨了父母的骂,又也许还错过了过了一场恋爱。

        你身上满是一起搓手柄的男生们的汗臭味,脑子里塞满一幕又一幕的激昂场景,你感叹好游戏太多时间永远不够。你却不知道,风扇、汽水和厚厚的镜片都已替你记录下飞驰的青春和多少年后的蓦然回首。

分享到:

嘿,大叔你好帅



        炎炎夏日,三个西装笔挺的男性扯着领带,鱼贯走进一家门庭冷冽的日本料理。三人看上去都有三十出头,两个瘦一点,另一个圆脸的已经挂上了啤酒肚。戴眼镜的男子翻开一盘豆腐标价五十块的菜单,熟练的点了一串酒菜。胖子则在服务生跪着上完茶后,迫不及待的扯下西装,露出里面吉翁军大汗衫。瘦高个儿稍微有点发怔,对面的两个老友已经太久太久没见了,从大学各奔东西后只在网上有只言片语的交流。他本来还有些担心今天会面会尴尬,然而在房间里只剩下三人后,一切熟悉的、属于那年夏天的味道都扑面而来。

         在眼镜男默默掏出一盘四十八合一的卡带和一台已经快认不出颜色的GBA后,房里的三人会心的笑了。没有语言,回忆已如青春电影中干净的画面一幕幕穿插而过。青胡渣在他们下巴上扎入了岁月的痕迹,大叔们咧开嘴,笑容还一如往昔。

游戏吧,吾之友



        王小磊从小就瘦,镜片又厚,小学五年级已经是600多度的玻璃瓶底,在树脂片出来前他一直默默忍受的生命的种种耻辱。直到初中毕业的那天,下岗多年的父母开的皮包公司终于有了起色,从九十年代泔水锅底般的市场经济中捞出第一桶金为止。那天,王小磊得到了他生平第一台游戏机,一台PS。然而父母并不知道,他们送给儿子的不仅是一台会连电视打小人的盒子,还有他之后的人生。

         王小磊在迷上游戏前是一张白纸,除了看电视外没什么业余爱好,班里的男生都懒的找他出去玩,女生就更别提了。他是一个到十四岁前连游戏厅都没去过的家里蹲,用坏孩子的话说,是个呆逼。所以当他悄悄的告诉同桌他有台PS后,对方异样的眼光对他造成的伤害和成就感同样巨大。不过这些都不要紧,因为同桌第一次到他家做客时,他《刀魂》的招数已经搓到手心起茧,十几期《电子游戏软件》更是背得滚瓜烂熟。同桌丁鹏在被平四郎的武士刀操的满脸是血,一脸敬佩的匍匐在FF8的片头动画前之后,彻底和王小磊结下了死党之缘。

         王小磊多少年后还能清楚记得丁鹏跟他说“以后一起打游戏吧”时,自己鼻子酸的差点要哭出来的脓包样。比起耗费在校园生活中的数以千计的日子,是游戏让他第一次尝到了友情的滋味。

同桌你好



        同桌丁鹏是个大胖子,据他说是基因遗传的毛病,但见识过他饭量的人都不免衍生自己的推论。丁鹏长相是白胖的少爷类型,而他的家庭也的确吻合了长相。丁鹏爸妈是在电脑城做批发配件的,在1990那个电脑昂贵到飞起的年代,一个家里有两台486的孩子从来不会为钱的问题发愁。在王小磊还是个傻X原始人的初中时代,丁鹏就已经在486上跑起了《仙剑奇侠传》、《文明》、《命令与征服》、《暗黑破坏神》等后工业文明的产物,他能够把联想电脑自带的一款战略游戏《赤壁》的所有关卡地图从矿口画到森林小数点都一清二楚。

        在他眼里,鼠标都没摸过的同桌王小磊简直是怪物般的存在。他也绝不会想到两年之后的自己会和这个四眼呆瓜友情升级到为对方两肋插刀的程度。

        丁鹏只喜欢握起手柄时的爽快感,而王小磊却总能告诉他那些打打杀杀背后的剧情。比如《生化危机》的里昂为何非要孤身闯入下水道、他面对克莱尔妹妹和对艾达姐姐的时语气的微妙变化,又比如《FF7》的克劳德为何永远板着一张扑克脸,却又在见到银发帅哥时泪涕满面。有时甚至一个看似地摊的游戏也能让王小磊讲出一个轰轰烈烈的幕后故事来。

        总而言之,丁鹏在游戏领域不断资深晋级过程中,渐渐开始分不清自己喜爱的到底是游戏本身,还是王小磊口中描绘的世界。

        高中的时候,两人孽债的进了同一间垃圾学校的同一个放牛班,为此双方的家长多次在家长会上擦肩而过,却始终没能成功围剿两人的地下活动。而真正的主线剧情,是从高二那年的暑假展开的。

冰棍与格斗之王



        路易舔了舔盐水棒冰吃剩的棍子,满嘴的木屑味让他不得不放弃继续吸允的打算,他依依不舍的让木棍沿着手心划进路边的阴沟里。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根了,再吃就要被妈妈骂了。90年代的下岗再就业潮造就了一批最早的万元户,可惜路易的父母没能成为其中一员。手表厂老员工的父亲下岗后瘫了下去,每日烟酒浇愁,而路易只能跟着妈妈出来白手起家,摆起了冰棍儿摊。所谓的冰棍摊不过是个泡沫塑料的箱子,包着棉布,里面放着五毛钱一根的盐水棒冰和一块二的紫雪糕。路易觉得自己就快融化了,皮肤早就感觉不到温度,只有皮肤上的汗不停汽化发出的滋滋声证明他体内仍有可供榨取的部分。

         路易摆摊的地方是一个夜总会,那些所谓的夜总会白天不过是台球室、游戏厅、KTV混杂的活动中心,还没普及空调的日子里,进出买冷饮的生意很不少。不过路易专程挑这里摆摊还有另外的原因,那就是角落上现在正被人霸占的那台“KOF 97”。路易卖一根盐水棒冰能赚两毛钱,紫雪糕四毛,而这个游戏厅的币是三毛钱一个。这也意味着他至少要卖两根盐水棒冰或一根紫雪糕才能玩上一盘,他规定自己一礼拜只能玩三盘,而此刻他手里正攥着这周的最后一个币,上面的南梦宫花纹被手指擦的发热。

        在KOF上搓草稚京的丁鹏此刻很火大,自己都快要穿版了,对面却好死不死的来了个挑战者。对方操着他最头疼的雅典娜,连续凌辱了他六、七盘。周围渐渐有人围了上来,丁鹏感到面子有些挂不住了,手中的币只剩下最后一个,风扇也无法阻止汗从他壮实的下巴滚落。
         草稚京帅气的点燃额头布条,橘色火焰在空中画出升向天际的火龙,那一击的威力足以将一个毫发无伤的斗士打至晕厥,那时橘炎将再次击出一串重拳,将对方至于死地——即使那是一个绑着紫色发带的可爱小姑娘。然而,在学服少年击出火焰后,本该一声惨叫落地的对手却凭空消失了,然后少年的背骨迎上了一个炙热的火球。丁鹏颓然松开手中汗津津的摇杆,再也发不出一个音节。

         大部分人的一生都是平淡的,但这并不阻碍他们偶尔做出某些壮烈的决定,轰轰烈烈的踢开命运的的钢丝弦。路易就做了一个对那时的他来说颇为壮烈的决定。他走到那个连输了八盘胖子身前,放下冰棍箱子,把那个发烫的币投了下去。

         “打吧,我教你。”那一秒路易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怎样的,只知道周围安静的可怕,好像全世界人都在凝视他。他微微翘起嘴角,眼中已经排下了所有的出招表。丁鹏每次调侃这段回忆的时候,都会面带淫色的夸奖路易那坚毅的颚线和性感的小胡渣,而至于那盘游戏到底是怎么赢、用什么方法赢的,两人都已经想不起来了。

只属于我们的暑假



        高二那年的夏天,王小磊和丁鹏家吃了数不清的棒冰,盐水棒冰,而路易则发现一个接在电视机上的盒子也能玩KOF,并且他还认识了一个和自己同名、却有名的多的绿帽子水管工。由于丁鹏和路易太喜欢双打马里奥,王小磊经常感叹屏幕前那一胖一瘦的身影像极了现实版的马里奥与路易。何止像啊,简直惟妙惟肖——丁鹏对此毫不介意,甚至还有些得意。他心底里已经彻底把路易当作格斗界的王者在崇拜了,名副其实的KING OF FIGHTERS。

         他们像所有后来次世代游戏的少年主角那样,把神圣的暑假用在泡漫画、打游戏、掰手腕、比谁能在一小时内收集更多的女生电话上——当然最终全数失败告终,当然他们也一起游历了索尼、任天堂和那是尚未沉没的世嘉大陆上所有的冒险故事。在那个日式游戏巅峰的年代,三个高中生用他们半吊子的日语解开了数不清的宝箱谜题,收集了华丽到无法直视的同伴,研究了鬼畜级的技能组合,经历了那些时而催人泪下时而幽异难辨的殿堂剧情。没有人怀疑过,那个时如果三个人披上披风、找上几把圣剑的话,绝对可以比红发王子们拯救更多的公主。即使不久的一年后就将各奔东西,即使很久之后大家可能都不再玩游戏,这个暑假依旧美好得难以磨灭。

         高三还是来了。大约是半年后的某天,王小磊和丁鹏啃着冰棍,路易蹲在他们旁边,泡沫塑料桶被他垫在屁股底下。王小磊的游戏机已经被没收了,丁鹏妈妈也不再让他碰电脑。高三分班的时候,两人分开了。路易不说话,像往常一样默默听着好友的苦水和志向,安静的收起冰棍纸。即使所有人都没有说那句话,但大家都在心里许下了愿望。

         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



        全市最好的日本料理店中某扇木门外,服务生小姐有些跼促的在门外来回踱步。房内传出的笑声让他有些不知是否该进去叨扰。
         “再来一盘,刚才那个不算!”王小磊敲着他的限定版NDS,镜片下眼角折出和年龄不符兴奋的弧度。只有这种时候,人们才能把他和十几年前抢游戏币到红眼的男孩联系起来。他机器里插的是MARIO CART的正版卡碟,无名指上的婚戒银得发亮。他大学去了日本留学后就在那里定居了下来,如愿以偿的成为了那些红发小人的游戏制作员。
         “臭小子,日本住久了跟哥哥拽了哈!?看我用魔龙机车压平你!”丁鹏挤在路易脚上,完全没有榻榻米意识。丁鹏从澳大利亚回来之后更胖了,脚趾还长出了硬毛,唯一的成长似乎是能够完美打穿鬼畜级的《太鼓组曲》。

        路易还是不爱说话。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运营着国内著名的乳业品牌。他还是个卖冰棍的,想到这里,不禁笑了。按下连线按钮进入角色选单选中绿帽子的水管工,水管工路易一声欢快的口哨踏上了摩托车。空调吹的他有点冷,心里却暖暖的,还有一点点小酸。这个场景在他梦里出现过不知多少次了,真实现的时候大家都已而立,记忆中的辛酸只剩下淡淡烟草的味道,唯有夏天里汗流浃背的少年身影依旧清晰如昨。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