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弟日报

No.74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收烂铁。

文/纯情的凹凸鳗  编辑/Erisu 实习生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徐志摩曾经在致恩师梁启超的信中关于他林徽因的感情作了如下描述:“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然而命运总是擅长开各种恶劣残酷的玩笑:六年后林徽因下嫁梁启超的儿子梁思成,而徐志摩也最终选择了陆小曼成为他的人生伴侣。

        如今,徐志摩的爱情已经随着历史的洪流逐渐淡去,网络的蓬勃发展让那个“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的慢热时代再也无法复制,它带来的快餐爱情已经颠覆了过去的恋爱模式,得之,固然是我幸,不得,也无非就是换一个QQ聊天对象继续重复之前所做的事情而已。我们看到了无数人炫耀着自己在网络中找到了真爱,也看到了他们背后无数失败者的墓志铭。

分享到:

虚幻的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一个故事和网恋无关,只能算是年少轻狂的荒唐。
        许多人的第一次网友见面真不是什么美好回忆。就我自己而言,当那个在网上昵称为“烟雨剑心”的某男子从2D变成3D之后就突变成了猥琐大叔,甚至还拎着两只张牙舞爪的螃蟹一定要邀请我去他租的小套房里吃香辣蟹时,当年天真有余智商不足的我就仿佛看到未来几天报纸社会版的头条都要被自己的浮尸给占据。结果在好容易摆脱了他的纠缠之后,EQ回归正常人水平的我做了一个英明决定:冲去就近网吧拖黑了他的QQ屏蔽了邮箱。

        这种恐怖的亲身体验就教育了我,并在日后被从来不怕自曝的我拿来教育后来者:一是千万不要相信人有自知之明这种事情,网名再美轮美奂都和他本人无关,尤其是怪叔叔级别的雄性动物;二是有事没事都少去相信网络这种东西。

        就好像很多人明明知道电视电影都是假的,但总会忍不住把演员的角色代入到他的现实生活中去一样,当你进入网游世界的时候,你总会不由自主地去如同相信自己是那一个快意恩仇的侠客一样去相信在网线那头的她就如同这个游戏角色一般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让你恨不能用世界上所有形容美丽的词汇去装饰她。更有甚者,还愿意去相信,那个叫“兰心”的ID背后的主人真有一颗蕙质兰心,那个叫“摩天轮”的女孩,真的曾在摩天轮下45度仰望幸福。

        即使你偶尔想到她更可能是一个习惯垃圾食品的超重宅女,长着一张因为长期受到电脑辐射如同月球表面一般的脸,桌子上堆着一两碗还没来得及丢的方便面,指甲里残留着刮点卡覆盖膜时留下的灰色粉末,甚至“她”其实是一个开着变声软件或者捏着自己喉咙的“他”也未必……你都会自动忽略这个可怕的场景。

到不了



         进了大学以后,周围的同学们都谈起了恋爱。鉴于我所在班级一百二十号人里有一百多号都是女生,剩下的二十多个又大多是那种喜欢站在一起比谁吐痰比较远的歪瓜裂枣,很多女同学就宁愿把大学的美好爱情生活托付于网络中去。结果后知后觉的我在某一天醒来,突然就收到了同寝室同学的消息:“我去火车站接××,回来他请你们吃饭,大家认识一下。”一问××是谁,才知道是她打某休闲网游时认识的网恋对象,当时我就蒙了半天,用来去消化理解这种三分钟就结束一轮的休闲游戏怎么个网恋法,顿时有一种“你已经落伍于时代”的错觉。

        接下来的几年,那位同学的爱情故事就仿佛是一幕幕言情剧大片,几乎电视上你能看到的各种理由(除了“我有了”之外)都能成为他们的下一次分手借口。比如“家长不支持”、“异地好辛苦”、“我们不合适”、“感觉变了”之类,两个人分分合合了若干次。而每次她下定决定要说个明白时,他就会一火车跑来咱们宿舍楼下用《有话好好说》里赵小帅的口吻大叫:“安红,额想你~”,同学也巴甫洛夫反应地以《第一百零一次求婚》中女主角穿着婚纱飞奔向男主怀抱的经典镜头扑到楼下。以至于每次我都恨不能给他们准备一个螺帽充当戒指……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一辈子都要这么纠结下去的时候,同学成了交换生跑去了尼泊尔,两人就此才算是断了个干净。

        其实即使没有交换生这件事情,同学也绝不会和他最后在一起。我想恐怕没有几个女孩子会去喜欢一个吵架之后就把自己银行卡EMS给你说这是自己的遗产,请不要再想他的明媚忧伤男吧?有太多的网恋就像范玮琪的那首“到不了”一样,充斥着让人会心一笑的美好回忆和唏嘘遗憾的擦肩而过。

        她与他在绝大多数时间里只能凭借着一条网线维系彼此的感情,这就意味从一开始,不安全感就成为了最沉重的一根枷锁,有太多东西你们无法共同面对经历。这种如同空中楼阁一般的感情,不需要用烈火去考验,有时候只需要一阵阵看似无害的微风,就会让它轰然倒塌。

皇上,你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么?



        《庄子•大宗师》里曾经写道:“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意思就是有一眼泉水干涸了,有两条小鱼没来得及撤走,为了生存下去,他们就依靠嘴中吐出的泡泡互相湿润对方的身体,然而与其在困境互相扶持,不如大家一起寻找一条生路,回到江河湖海之中,彼此相忘。庄子没有想到的是,经过历时几千年的传声筒游戏之后,这个哲理故事早就变成了广大明媚忧伤男女用来感慨一段段有缘无分感情的疗伤圣品。
        也许是我在网游中所选择的职业都比较女性化,MM比较多,这几年看多了自己的姐妹们如何被一个个帅哥拐走最后又哭哭啼啼回来的故事。记得几年前门派里有个大姐级的人物,和另外一个服务器里大哥级的人物一直是一对,两人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结果突然有一天男人就背着她相亲去了,几个月后就传来了他的婚讯,与此同时他还让她把他送的东西全部还来。

        记得那天大姐在QQ上求我帮忙开号,然后列出一个清单告诉我号上什么是他的,什么我可以拿走,然后我就把清单上的东西一个个还给男人,眼睁睁地看着贱男把曾经有他们美好回忆的东西全部摆摊以超低价卖出,而她说可以留给我的东西我一件都没拿走。
        据说那时候大姐就开着小号站在贱男的摊位旁边哭得很厉害,在我下号不久就删了自己号,我不知道这个传闻的真假,只知道在那之后,系统再也没有显示过她上线。
        迷恋网络的人,多多少少是孤独寂寞的,你们彼此在网络中相逢,彼此拥抱,彼此依赖,就像那两条小鱼一般哭求着彼此。然而一旦有一方的现实出现任何转机或变故,这种依赖关系就很容易会被单方面解除,你游向江海,我在这汪即将干涸的泉眼中寻找下一个对象拥抱取暖。
        所以不必问我:“皇上,你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么?”,因为离开你的我已拥有粉黛三千,再也不能给你留下一个位置。

那些修成正果的幸运儿们



        尽管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网恋就是那一剂剂不够分量的砒霜,痛得你心如刀绞七窍流血,却偏偏没办法让你心如死灰,但总有那么一两个幸运儿,通过网络成就了彼此的姻缘。对于他们而言,也许网络就是那一杯怎么也稀释不掉的蜜糖。

        当听到表哥要结婚的消息,我是愣了好久的。童年印象中的那个表哥是一个见了人半天都说不出话的娘炮,长我五岁个子也比我高不少却从来没有在除了《街霸》这种格斗游戏之外的任何场合打赢过我……想不到几年之后他却成为了亲戚中八卦的主角,以至于在此之后有相当一段长的时间父母用他的案例教育我:“敢去上网就打断你的腿。”

        其实在我眼里,表哥是强力的,能把一个软妹子从黑龙江哄到上海最后还一声不响地扯了证,这事在许多对腼腆的他印象深刻的人眼里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表哥也是勇敢的,要是这事放我身上估计早就被老爸一拳打得原地360°后空翻了,但他却顶住了家里那个比我爸要强壮至少两倍的姑父施加的压力办了下来。

        在这件事情之后不久,我抽了个空去看了表哥一次,他坐在沙发上和我侃侃而谈,而他的老婆就在旁边一边微笑一边为他剥桔子,她不漂亮,但是看起来很舒服。几年过去了,因为家庭的压力,他们至今没有办婚宴,但他老婆当时幸福又无怨的神情却让我至今印象深刻。

        如果你愿意好好听一听成功者们的爱情故事,你总会发现一些端倪。或许他们足够单纯,相信纯粹的脱离了物质、外貌等外界因素的感情;或许他们足够理智,把网络当成并仅仅当成了一个认识彼此的渠道,早早地将虚拟世界中的爱情转化到了现实中去;或许他们只是足够迁就,愿意为了对方妥协让步,不求回报……

        虽然说幸福的家庭总是那么相似,但是幸福的理由却也是不尽相同。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才会鼓励着其他人朝着他们的背影用力奔跑。

你愿意把你的余生托付给一个你可能暂时不知道面容的人么?

你能够为了那个他/她顶住社会和现实的压力,一直走到最后么?

你确认你的感情并非来源于一时的冲动或寂寞么?

你相信有一天幸福会通过那闪烁的QQ头像或者某封游戏信件向你递来橄榄枝么?

        先别急着回答是或者不是,因为只有当这些问题真正袭来的时候,你才能够知道真正的答案。网恋之于很多人,就好像是薛定谔的猫,不打开那密封的盒子,一切皆有可能。而不管你做出了任何选择,即使最终受到伤害或者让别人受到伤害,只要你想到那一段过去,切切实实地感受到曾经的悸动在你心中留下的微末痕迹,即使那是砒霜,对于你而言,又何尝不掺了一点蜜糖,让你一边穿肠,一边心甘情愿地一再饮下?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