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弟日报

No.85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传奇?哥吃地沟油喝毒奶粉健康活到现在就是传奇。

文/惊鸿馒头 编辑/Erisu 实习生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江湖最后一把屠龙

        2001年,周星驰拍了被认为是走下坡路的第一部电影;2001年,我们刚刚才解决千年虫的问题;2001年,周董还是一个刚出道的新人,虽来势很猛,但却没有一手遮天;2001年,我背起行囊,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涯……
         在2001年,我们有着许多无法忘记的事情。而我接下来想要说的,就是从2001年开始,在我周围发生的一些普通事情。这些事情,在每次面对电脑的时候总是不停地提醒我,当年那直白而简单的快乐,再也无处寻找了。所有事情的起因,不过是因为一款叫做《热血传奇》的游戏。这款游戏来得相当神奇,横空出世大概算不上夸张。就好像我在赶路,一路上寂寞难耐,寻找不到好的伴侣,突然间一个陌生人搭讪之后,我们就结伴而行。时间一长,虽然我对这个从前的陌生人,如今的好朋友熟悉得不得了,但是你要让我回忆起我们是如何第一次相遇,如何第一次说话,友情如何发展的,却是难上加难。这倒不是我夸张,只是觉得现在让我回忆一些事情,难免产生的一种情愫。特别是这些事情,还偶尔伴随着心悸,让我心头像十多年前的小孩子一样小鹿乱撞。

分享到:

祸起“传奇”



        烟雾缭绕的网吧,还有那数都数不清楚烟头和盒饭,这就是我们的故事开始的地方。网络在那个时候还是一个很贵的玩意儿,看着大量的所谓网虫在各种媒体上铺天盖地的宣传,我只是透露出的一种淡漠。因为那个时候大部分的玩家,还必须要去不知道合法不合法的网吧,才能体验到什么叫做网络。我印象中的网虫,总是和消瘦、脸色蜡黄、而且还有诸多不良嗜好的混混联系到一起。因为他们才是网络的主力,才是那个时代所谓的网络青年。

        我和《热血传奇》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就是开始于这里。没有人指引,也没有人说玩一下,看到网吧电脑桌面上大家下载的混乱不堪的诸多图标,热血传奇仅仅是其中一个。我甚至连第一个帐号建立的角色叫什么名字都已经忘记,但是却深深地记得在第一次登录游戏之后,还没有到7级就被从天而降的闪电杀掉的黑白画面。那个时候我选择的是退出游戏,并没有做那些传说中很有毅力的人才喜欢去做的事情:爬起来继续前进。随着那一声惊雷,我不知道,我身边的世界已经开始慢慢改变,所有的一切将慢慢地变得没有意义。我也会开始追求很多我不甚明白的东西。而这些东西,直到今天,我也还还没弄明白。不过别担心,这只是一个开头,很多事情,很多故事,也正才刚刚开始。

平平淡淡才是真



        其实谈屠龙只不过是个噱头,在《热血传奇》中,从开始不花钱的7级,到后面祖玛跟逛街一样,我都没有拿到过这个叫做屠龙的东西。是我不够优秀,可能吧,当年我们班上有三个人轮流玩一个账号的,三班倒保证账号永不下线。当时他们的执着,让只有一个人拼命的我感动得热血不已。不过就算辛勤如他们,换来的结果也不过是其中两人退学,一人留级而已。
        在游戏中,他们依然拿着一把炼狱,不过是他们服务器最大沙城主的一条走狗。虽然很多人都认识他们的那个账号,但是讨厌的比喜欢得多了去了。甚至连他们扛着锄头挖矿,都要提心吊胆,生怕自己的小命就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煤窑里面。他、或者说他们活得很累。升级时候要盯着,挖矿时候要盯着,更别说人和人对着干的时候了。就是因为他们喜欢盯着,所以三个人经常在寝室里大眼瞪小眼,对各种事物、事情、事件品头论足。

        开始的时候还有人对他们的话题抱有兴趣,听他们一起胡诌游戏中的是是非非。久而久之,大家也开始习惯他们三人这样的生活。见他们三个聚在一起,就自动的避开,像是绕开一块大石头或者别的什么东西。而他们三人则像是老僧讲经一般,对他们那个混得并不怎样的虚拟世界,念叨着、反复地探讨着,然后深刻地评析着。

         这一习惯,直到其中两个人退学之后依然保留着。因为即便退学了,他们依然无处可去。有家不敢回,因为家里有父亲的责骂和母亲的唠叨;去社会上则胆量不够,他们甚至连虚拟世界的问题都没有解决,你能相信他们能适合现实社会的残酷。所以他们选择了留在寝室,三个人依然住在了一起,相互之间为自己在虚拟世界中的奋斗寻找一个出口。但是随着第三个人的退学,他们都在我的面前消失了。我现在甚至很难想起他们三个人的名字,需要拼命才能回忆起他们的一点音容笑貌,倒是依稀记得当他们第一次挥舞炼狱杀人的光景。这种遗憾,不得不让我在这里回忆的时候,连他们的名字都没有舍得给予。

道士的龙纹



        刘睿绝对是男人,就像是唐俊是个女人一样。虽然从名字上看得出他们的父母没怎么下功夫考虑孩子的性别问题,但是相信分辨和自己天天睡在一个房间人士的性别,是每个成年人的必修课。所以我敢确定,刘睿绝对是个站着撒尿的男人。所以不得已的就是,身为他女朋友的唐俊,天生就注定是个妹子。

        但是在《热血传奇》中,他则是一个标准女人,一个救死扶伤的女道士。选择这个职业,再加上这个性别,外带上平时说话行事注意一点,刘睿就成为了他们服务器的红人,或者用另外一个词更为恰当:头牌。追求他的人不说20个,也起码有10。可不要嫌少,这些人可都是通过相互之间的较量、PK的幸存品,他们基本上代表了刘睿那个服务器的精英阶层。

        随着这群精英阶层的介入,刘睿在服务器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过得好不快乐。不过这种快乐也没有存在多少时间,因为马上有个问题就摆在他面前了:那就是那群精英要求通电话了。这种要求不算过分吧,在一个虚拟世界里面,你要啥有啥,想要啥东西就有立刻送到面前;想出啥气立刻就有人帮你出了;更别说点卡这种小钱了。而你就连电话也不让打一个,这实在说不过去,所以刘睿就把唐俊的电话留给了对方。虽然之前沟通过,但是这样的事情一作,还是让我们大家都相当吃惊。这样为了游戏把女朋友都拱手相让的做法(虽然只是联系方式),绝对够当时连女孩子手都没牵过的我们看得是热血澎湃,明白了原来依靠虚拟的世界,一样的可以骗到足够的妹子。

        接下来也很愉快,在通了几通电话之后,刘睿拿到了一把他梦寐以求的龙纹。有了龙纹的刘睿,开始了更深层次的勾引活动,因为之前那位赠送龙纹的男性玩家证言,服务器上所有的人都相信了所谓刘睿的女道士,是在现实生活中活生生存在的一个说话可爱,谈吐不俗,且温柔体贴的女人。这样一个服务器的宝贝,怎么能不吸引玩家的目光,怎么能让所谓的玩家自拔?于是刘睿在游戏中来勾搭他的人可谓门庭若市,络绎不绝。他当然也沉浸于如此安逸舒适的环境中无法自拔,直到有一天。

        这一天发生了什么,我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当年的我单纯得什么都不知道,当我明白那个时候哭泣的唐俊与刘睿那孤独的背影再次让我想起的时候,已经时过境迁,而一个叫做铜须门的玩意儿充斥着我的眼球了。不过当时还真没那么大动静,只是唐俊留给刘睿那最后的礼物,便是那永远伴随着他那个道士账号的龙纹了。

我的恶魔铃铛



        之前就说过,其实我是一个法师,很职业的那种。绝对能及时释放火墙、极光电影等多种范围法术提高升级效率。很多人都喜欢找我组队升级,因为我自己背药,从来不用战士帮忙,而且也不会缠着队友要这要那,有没有装备可拿完全靠运气。应该说这样的人还是很受欢迎的,当然这一切都除了PK之外。PK的话,我基本上就是一个人反复被虐杀,一直以来都经常成为行会战或者地盘战等团体战队的刀下鬼,我一直都以为我只是更适合帮人升级。这一切很平和,直到有天有个叫做胡小光的亲密战友来到我的身后。

        “你这全怪装备不行啊!”一口烟圈潇洒地喷在我的脑后,虽然我很厌恶这种二流子做派的男人,但是觉得他的确指出了我的薄弱之处。虽然我将我的所有注意力全部放到了提高自己的装备中去。这是一个相当艰苦的时期,我竭尽所能地发挥我所有的在线时间,渴望获得一件能提高自己攻击力的装备,但是所有的BOSS都和我无缘。即便偶尔一次打到,也根本没有看到那些所谓极品或者稀罕物件的东西,能有几本书让我捡,都觉得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这么折腾了几个月,胡小光再次来到了我的背后。这次在他黑暗的指引下,我花费了两个月的生活费,换回了一个恶魔铃铛。

        这是个稀罕物件,起码我是没见过,几千大洋花出去,却换回了一个在虚拟世界中死亡就会掉落的家伙,实在让我心有不甘。现在回想起来,大概那几个月的折腾,已经彻底拖垮了我的神经,使得我不得不彻底选择向装备投降,倾倒在RMB法师的怀抱之中。别以为这很愉快,对我来说,这一点都不愉快。提着一个这么几千块钱的家伙,完全没有所谓的成就感,反而在所有行动中都不得不保持小心翼翼。带着这个家伙,以前那个运用自如的法师不见了,大家更多的时候是见到我带上一大堆随机、红药和太阳水预防无必要的PK死亡,我变得越来越离群索居。
         于是在买到这个铃铛一周后,我决定将铃铛放在仓库里面,只有必要的时候才戴。谁知道,从那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机会佩戴过这个铃铛。原因很简单,我的账号被盗了。已经完全想不起做过什么事情让自己的账号被盗,因为那个时候睡觉、游戏的时间完全不确定。想要回忆什么事情激活了木马或者病毒,还真的比较考验自己的脑壳。于是,我这个专业的法师,在购买了一个几千块钱的恶魔铃铛之后,只享受了一个星期,就永远地和它说了再见。

江湖最后一把屠龙



        说了那么久的“屠龙”,其实我个人除了在私服外,根本就没有近距离观察过这个东西。所谓最后一把屠龙,不过是我凭空锻造出来的一个故事而已,我本来想把这个故事想象得很美丽,而且充满了感性色彩。但是当我回忆起当年那些征战的岁月时,却发现没有任何有意义的东西留下。我好像花费了很长一段时间,用来回忆一些与现实无关紧要的事情。这些事情都像是打开了龙头的自来水一般,倾泻而出,止都止不住。一点一滴的,无法抑制般的,冲垮了我意志的防线,让我成为了一片汪洋中的孤舟。

        也许这就是青春吧,并不精彩,却在期待中充满了悬念,在回忆中充满了泪水。

结尾



        2010年,周杰伦已经成为教主;2010年,周星驰已经悄然无声;2010年,我的孩子满一岁;2010年……我们还有很多期待,因为我们曾经有所追求,并为之努力。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