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弟日报

No.95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哥不寂寞,因为有寂寞陪着哥。

文/不快乐王子 编辑/Erisu 实习生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雨夜,
阑珊尽处百感生

        夜幕低垂,活动一下已经酸痛的肩膀,拉着长长的影子走出大门时,最强的台风偏偏不期而至,于是被一堆陌生人推着挤上了公交车,又随波逐流地流入茫茫人海之中。
        推开悄无声息的家门,甩掉一身湿漉漉的衣服,泡上一碗泡面。电脑上不时传来QQ的焦躁轰鸣声,随手打开一看,除了无聊的广告,就是汹涌不断的群消息,偏偏就没有一个私人信息。
        转身推开窗户,天很黑,入目尽是灯火阑珊,雨很大,敲得屋檐砰砰作响。点一根烟,听着唱机里不失时机地播出张学友的《他在哪里》:
        “天在下雨下着大雨,好像是代表我的心。我不哭泣我不伤心,只要给我拥抱就可以!站在这里想着过去,最爱的人都不在一起,我的孤寂说给谁听,只想找个人聊聊而已,他在那里?”
        我不禁想起很久都没有联系的兄弟,却又总提不起劲去发一条短信。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习惯了这种一个人过着遗世独立的生活,虽然美其名曰这是“品味孤独”,但这种辩解显然苍白无力。
        现实也许让人有些无奈,游戏世界说不定会带来什么惊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我打开另一台电脑,投入网络世界寻找片刻的欢愉。

分享到:

越长大越孤单



        灌一口汽水,就着汤胡吞海塞地将方便面送进口腔,甚至还没经过咀嚼就已经滑进了食道,一碗方便面下来,眼睛却始终没有从屏幕上移开过。这些情景,早已成为了网络玩家的必修课。也许大家并未察觉,但我们已经开始习惯了面对那冰冷的屏幕寻找一丝快慰。头像闪动,是胡文上线。我神经反射地和他聊起来。

“在吗?”
“在。”
“最近怎样?”
“还行,挺忙。”
“什么时候有空出来玩一下实况,很久没去切磋切磋了。”
“你还在玩那个?”
“是啊,上班之前玩上两把,活动一下手指和大脑……”
“有机会吧,事挺多。”
“现在还在忙吗?”
“嗯。”
“那行,你先忙吧,有空常联系。”
“嗯。”

        我迫不及待地关上对话框,结束这次不愉快的通话,冰冷的语句让我全然感受不到,这是我记忆中曾经的好兄弟。

        对于初中时代的回忆,最深刻的除了著名“填鸭式”的教育之外,就得数放学后到太阳下山的那段时光。一如少年冒险游戏《放学后少年》那般,虽然没有疯孩子一般掠过大街小巷,也没有街头巷尾地探索冒险,更没有建立“秘密基地”,但占据着我放学后所有记忆的,依然是游戏。

        每当放学铃响起,我总是将书本和让人满意的成绩单一股脑塞进书包,起来拍拍身边的胡文,“走,我们去‘实’验‘况’(同‘放’,粤语里两个字同音)射定律!”这是我们相约去玩耍的暗号,放学后,是我们的“欢乐时光”。 于是大街小巷里的各种游戏厅中,总是流连着两个穿着初中校服的身影。我和胡文的合作也可算是“薄有名气”,多少略有成绩的《星际》玩家眼睁睁地看着两队不同颜色的小狗在自己的地盘上肆意撒野,《帝国时代》里又有多少金汤般的城池在“蒙古骑射+轻骑+攻城冲车”的轮番冲击下轰然坍塌。

        不过我们最常浸淫的还是“实况足球”,作为有幸见证SFC时代“狗裁判”横空出世的游戏玩家,我和胡文对“实况”系列可谓情有独钟,那山呼海啸般的助威声,一次次精妙的配合,皮球一次次以不同的方式越过白线,一切都让我们沉醉不已。我们曾经相互狂轰打出让人瞠目结舌的比分,也曾为了争论胡文的桑巴式渗透能否攻破我意大利的混凝土防守而几近翻脸,当然更多的时候,我们总是合力赢下一座座奖杯。那时候“职业玩家”这个概念刚刚兴起,我们曾经有一段时间甚至有过共识:以后我们就靠踢实况成为我们的终身职业。

        当然,希望总是用来被打碎的,职业玩家的道路并非想象中美妙,而我们这个小小的奢望最终也被父母的一次次从游戏室里揪出,然后被一堆堆的复习资料彻底剿灭。一如《放学后少年》,一起游玩、一起构筑与朋友间的真挚美好回忆与友谊,最后迎来与过去的诀别,历史就此被翻过一页。

        我考进了重点高中,而胡文则回到区里读普通高中,课业的不同使得我们相约的机会越来越少,而各自的生活际遇也慢慢地将两人的距离拉远。长大了,小时候的兴趣就该被现实生活的忙碌所代替,连同一起玩耍的伙伴也要一并消去。最终,连彼此有着最深联系的东西,也被放弃。
        想起一句歌词“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越不安”。网络越来越发达,人们可以用以沟通的方式越来越多,而人们却越来越相信虚拟的接触,网友成千上万,而现实的朋友越来越少。许多以往让人珍惜的交流机会,现在变得越来越廉价,甚至不再重要。
        其实,我也不是真的需要胡文,也不过是因为寂寞想找个人发泄一下而已,我所说的“有空常联系”不也是一句谎话吗?
        一念及此,我没有再为此而纠结,只是打开实况对战平台,随便找一个对手狠狠地踢了起来。

丫的,大爷灭了你



        或许是因为心情极差想急于狠狠地发泄,也可能是对手太弱的缘故,对手一直被我压着狂轰滥炸,进了一球又一球,对手好不容易打出零星的反击,都被我用凶狠的铲截破坏,对方几个核心球员都被担架抬离场外。

        那哥们用QQ留言:“嘿,哥们,今天怎么这么狠啊!”

        “狠吗?好戏还在后头呢。”我毫不客气地回应着。

        “简直比德国疯小孩还要疯!”

        “你才是疯小孩,你全家都是疯小孩!丫的,看大爷灭了你。”我关上对话框,又进了一球。那哥们骂骂咧咧地下了线。我又找了几个人,都不在线上。于是也兴趣缺缺地下了线。

        找了一下“德国疯小孩”的视频重温一下,没想到ACFUN的大侠们,竟为那位急于玩“浴血战场”的德国少年配上如此“中国风”的字幕和西洋配乐,雷人之余却丝毫没有减少摔打键盘带给我的震撼。这样疯狂的行为显然有狂躁症的心理倾向,但现实中,这样的玩家并不在少数。有人曾经把这些“恋网”的玩家分为“网络职业玩家”和“网络狂人玩家”两大类,前者后文会再讨论。

        曾经我以为“疯狂玩家”只是存在于网络的新闻里,挪用公款狂买装备、甚至抢劫杀人这类事情毕竟少在身边发生,至于戒网中心的电击疗法和包着纱布仍在玩网游的“世上最疯狂玩家”则更多像炒作,直到我认识了那个曾经被我辅导过功课的小孩,他是个典型的“富二代×90后”(我这里没有贬低别人的意思,只是这两个群体的个别行为比较让人瞠目结舌而已),十二三岁的年纪,所有功课全部摆烂,将所有心思都放在了研究《火影》、《梦幻西游》、《MH2G》和一切QQ游戏之上。

        他可以一次次忘记最简单的平方差公式,却能对《怪物猎人》里的一切资料如数家珍;他每每在上课时因为不知道买什么装备更好而走神,却能在每一次QQ飞车中全神贯注,口中念念有词,咒骂之声不绝于耳。靠着RMB买来的极品装备偶尔赢几把,趾高气扬地贬低别人“垃圾”这倒还好,倘若输了,拍键盘摔鼠标算是小事,将键盘肢解,用点卡玩天女散花,甚至拿气枪对着窗外狂扫,这才不得了。至于他每个月用于持有装备的充值更是让我感到心寒。看着他仗着极品装备用不成熟的技术一个个地击倒对手,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作为免费网游玩家,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为人民币玩家服务的。

        可以说,这种对免费玩家予取予携、居高临下的优越感,促使着多少痴狂的玩家疯狂地以金钱的投入来换取快感,而这也正是免费网络游戏之所以能占据市场的半壁江山的动因。

        一个免费网游最大的成功,莫过于对RMB玩家的偏爱,无论我们免费玩家多努力MF,都赶不上那些长期开着多倍经验,穿着“+1x”的“高手们”,游戏里碰见他们就如小鬼见了城隍,远远地躲开,生怕别人看自己不顺眼,举手投足间就把自己给灭了。RMB玩家每天对着一大堆免费送上门的菜,自然兴致勃勃地杀个欢天喜地,优越感油然而生,自然投入更多的资金来维持这种难得的荣耀。

        作为一个玩家,我没兴趣道貌岸然地做狗屁的卫道士,“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在自己能力或者说是家庭能力允许的范围内,为自己争一把脸,豪奢一下又何妨,人活的是尊严,总比每天想着“我们先前比你阔多了”来得真切。但游戏经营者也在其中捞个盆满钵满时,请不要忘记游戏里最大的群体,就是一群明知被卖了还帮别人数钱的免费玩家。也许我们可以“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但是玩游戏,无非图个痛快,每每被虐杀的游戏,快乐从何谈起。

        不要以为免费玩家没有力量,赶明儿大家都不爽了,集体迁移到新游戏,待到游戏倒闭时,我们站在丛中笑:“丫的,这把到老子灭了你!”

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夜深了,许多明天还要上班上学的玩家们纷纷下了线,剩下的就是那些狂热分子、骨灰级玩家,当然还有代人练号升级的职业网游工作室。我与这三者搭不上边,于是也下了线。关电脑之前将新下载的游戏拉进小P,决定玩两把就睡觉。按键声夹杂着音乐取代了键盘敲击的声响在空洞的房间回响,我沉醉在游戏设计者为我准备的喜怒哀乐之中。

        就这样过了很久,忽然我的灵感泉涌而至,又硬撑开耷拉着的眼皮,爬起来打开笔记本,开了个文档写起来。
        在这个现实的沟通变得困难,玩个网游一不小心随时都有人格被贬低的危机的时代,也许有很多游戏玩家都有这样的一个愿望,如果游戏能变成自己的职业该有多好,化身做网游里的经常穿着极品装备在服务器里招摇的GM,或者是每天打游戏就能赚钱该有多好。当然有不少人也成为了吃螃蟹的那群人,随着网络竞技的兴起,经济利益就犹如伴生儿一般茁壮成长,以WOW为首的各种网游代练工作室如雨后春笋般充斥着各大游戏版块。在面包与爱好的共同驱使下,不少热爱游戏的年轻人纷纷投入到职业战队和网络游戏工作室的怀抱。当他们将在游戏中的努力换成红彤彤的RMB时,让许多当初不断鼓吹着“要多读书,玩游戏不能挣饭吃”的家长们一时接不上话来。诚然单纯的游戏能给我们带来身心的愉悦,但是将兴趣变成我们的职业就真的能完全享受到个中的快乐吗?
        虽然我终究没有踏上职业玩家的道路,然而,我的人生似乎与游戏是脱不了钩了。游戏是我的爱好,而文学则是我的兴趣和专长,当“游戏×文学”,自然催生了包括我在内的不少游戏写手。从最初在游戏杂志上发表同人小说到后来创作游戏剧情小说,再到现在为多玩写文章,我踏入这个门槛已经几年了,也许有人会觉得挺惬意。不就是打打游戏然后写写读后感而已么,看起来没有什么难度。

        可谁又曾想过每一篇的同人小说背后是多少次通关,找出最合理的发展趋势才能动笔;每一篇的游戏剧情小说要通过多少次的翻译,增删修补、字斟句酌,务求在有限的版面里原汁原味地呈献游戏精华。

        一两万字的文章里,细节描写上虽然比不上起点里面洋洋洒洒数十上百万的小说,然而所花的心血绝对不比他们少。

        而更为吊诡的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当我接触一款游戏时,最先想到的不再是如何将游戏通关并且玩得更好,而是看看游戏的剧情是否吸引,可否写成小说。

        游戏不再单纯地只为兴趣爱好、悠闲消遣,更多的是功利的色彩。

        曾经我在网上看过一篇帖子,主人公的经历与我颇有类似,据他说从小就痴迷电子游戏。从五毛钱一把的街霸,到挤在同学家打红白机上的魂斗罗,到以后有了PC,从最终幻想、三国无双一直打到联网的石器时代、CS、魔兽……他把游戏当做生命的一部分,虽然不至于痴迷得荒废学业,但提起情节、攻略、地图总是侃侃而谈,像是在描述某个不离不弃的老朋友。

        后来他进了一家专门制作游戏软件的日本公司,上班就是负责测试游戏的稳定性。每天操纵着最先进的手柄,玩着还没上市的新游戏。想打多久就多久,不但算加班费还有肯德基的全家桶伺候着,这大概就是所有游戏玩家梦寐以求的日子吧。的确开始的时候也是欣喜若狂,乐不思蜀,可渐渐新鲜感过去了,每天无限次重复着几个动作、步骤,主角在哪个地方会“华丽变身”都一清二楚,再到后来,连迷宫里有多少条岔路都记得丝毫不差。

        游戏里的意外变成了公式化的演示。他渐渐心生厌烦,游戏带给他度日如年的感觉,只盼着快到点好逃离这个虚拟的世界。到后来哪怕是在地铁里看到别人玩手机里的“贪食蛇”,那个游戏里蠕动着的小虫子都仿佛从手机屏幕沿着他的喉咙一点点进入身体,占领整个大脑。于是他经常借故去楼下买包烟,乘机溜到对面的街心花园,其实在那里也没什么可做,只是他觉得就那样坐在石头花坛上看着路边人来人往也是种幸福。

        当兴趣变成了职业,当爱好成为谋生的手段,你会发现人生唯一的乐趣都被剥离了,假如游戏只是工作的附庸,至少每天可憧憬着回家用喜欢的方式来消遣放松,当兴趣和职业混为一谈,生活的趣味只会被工作的压力消磨殆尽,剩下的除了厌倦,就是更深的厌倦。

        本想好好地玩游戏,没想到到最后被游戏缠身,却又欲罢不能,都不知道是我们在玩游戏,还是游戏在玩我们。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结语



        夜已深,一包香烟早已见底,从对友情缺失的遗憾,到由现实延伸至对虚拟世界不公平的不满,再到职业与爱好的纠缠不清的痛苦,该吐糟的已经说完了,而生活仍要继续。雨停了,洗洗睡吧,明天,或许是个晴天。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