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弟日报

No.128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当我打出“呵呵”的时候,你知道我想表达的是什么。

文/花轮 编辑/Erisu 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哦""嗯"和"呵呵"

        这个世界上如果说还有什么比爱情更难以丈量的,大概就是成长。也许你能够很精确地在厕所中通过目测得知你在同班女生中的受欢迎程度,但是你依然会因为每天都看,看到不厌其烦的同桌虎牙妹有一天忽然戴上了C 罩杯而始料未及。再迟钝的人,一旦对某个异性或同性产生了性冲动,大脑意识到这一点所需要的时间也不会超过十分钟,可是成长……即使你坚持每天对头发和身高进行精确到纳米的测量,也很难真的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

        时光之所以拥有如斯威力,正是因为任何东西的成长都是在无声无息中进行的,当你可以在喧闹的课堂里旁若无人地对女友上下其手时,你的心是否像从前在老师眼皮子底下成功将纸条传给邻座姑娘的时候一样怦怦直跳?当你在宿舍通宵练级时,可曾记得当初因为玩了一个小时电脑被抓到就要当着五十多个人的面读自己熬夜写的三千字检讨书?当你熟练地一边下副本一边看毛片一边用每分钟一百字以上的速度辗转于四五个妹子的聊天窗口之间同时还在歪歪公会频道里唱着《爱情买卖》的时候,还能忆起十年前用两根食指笨拙地在键盘上寻找ABCD时的感觉么?
        还有最最重要的,当年那个简单的一个“哦”字都让你心跳不已的人,现在是否还存在于你的好友列表里?

分享到:

悸动、傻笑和摄像头



        发现一个穷凶极恶的人原来也有可爱的一面比发现原本以为可爱的世界其实到处都是洪水猛兽要容易得多,后者往往要花上几十年,而前者,或许只不过是网吧里的惊鸿一瞥——偶然地,秉性纯良性格直率并因此而被同班优良和不良学生一起讨厌的你进了一家网吧,发现那张经常绷着找你茬或者坏笑着跟你借钱且从来不打算还的丑恶嘴脸,竟然正对着14寸小显示器发出天真无邪的笑容,你悄悄地走到他身后,鬼头鬼脑地朝那里望一眼,出乎意料,屏幕里的画面不是苍井空激情写真,而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聊天窗口。

        若干天或若干年后,你忽然心血来潮,不再一打开电脑就直奔单机游戏,而是打开OICQ,诚惶诚恐地申请了一串八位数账号,而在申请在线好友的页面,你所选中的第一个人在个人资料的性别那栏里写着的,百分之百与你的真实性别相反。

        第一次聊天就碰到个真正的美女且从此跟你渐渐发展成恋人的几率跟本人减肥成功的几率差不多,失败的理由倒是一抓一大把,譬如字体颜色太艳俗导致对方觉得你没品味,比如对方一边花几千块买除了款式之外跟默认服装差不多的时装一边对你花三十元买张点卡的行为嗤之以鼻,又比如女友玩了《劲舞团》。真正网恋而且失败过的人基本都有如下体会:能够在第一次开房时发现你尺寸不理想之后才分手,这是一个多么令人神往的境界。

        当然,在这一切不靠谱的林林总总发生之前,你的心里很难不先被憧憬填满。现实里的你或许长的还不如聊天工具上的默认头像——我是指动物那样,或许正用不吃早饭省下来的钱上网,或许一会儿下了机就要回到工地干活,或许为了出来跟她聊两句已经跟家里人闹翻,可无论现实对你的打击是多么的劈头盖脸,当好友列表中她的头像亮起时,你都会忘掉那些糟粕,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个猥琐与纯洁并重的微笑。一千个摄像头里或许有一千个张步威,但不管这些人的身份地位和条件有多么大的差异,这个微笑中蕴含的简单的憧憬,都是一样的。

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网络之所以创造了无数个传说,是因为网络是寂寞者聚集的场所。寂寞者之所以寂寞,是因为期望得到认同,而这个简简单单的愿望,在现实中却有着无比高大的门槛。每个人都希望自己与众不同,讽刺的是,这正是大多数人相同的地方。课堂上老师提出问题时,举起的手或许有五十多只,但被点中的却只有一个,然而即使你回答正确,能听到一句“你是个与众不同的同学”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因为常常当老师提出没几个人能答得出的问题时,你发现自己的手也举不起来了。平凡人或许并不具备成功者的某种天赋,但没有人不拥有渴望成功的心情,当你发现自己总是得不到希冀的认可时,寂寞就诞生了。
        但是在网络里,总会有认可你的人出现,不仅因为上网的人都是同类,更因为在这里表示认可的成本要低得多。然而,正如白雪公主和白马王子一天到底两次还是三次都有人拿来写论文一样,人类这种喜欢得寸进尺的动物总是有本事无时无刻地将任何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联想到那个亘古不变的主题——性。“认同”这种东西的意义,对大多数人而言很可能只是意味着“认同我的人里可能会出现今后的合体伙伴”。
        网络与现实也并非全无共同之处,比如说,自己在网上一个一个加到陌生人碰巧是个美女又对你有意思,这种事情发生的几率跟邻居家正好有个跟自己同龄长的水嫩还一个劲儿地往你身边挤的妹子的几率差不多,现实中最好找妹子的地方是学校,网络中自然也少不了同类场所。

        除了个把时候会被和谐和跨省之外,论坛和QQ群还是比较讨人喜欢的地方,草(哔——)之类的网站向来是撸管爱好者和纸巾生产商的最爱,QQ群则为推动中国避孕套销量的增长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如何在这些光怪陆离的地方生存,往往也能体现出一个人上网历史的长短。网络新手总会有种种特征,比如找爱情动作片时只会百度不会谷歌,关键字只会找“十八禁”和“色情”等等。经验丰富的老鸟们早就习惯了留邮箱的模式,加的QQ群大多也很有讲究:要么群共享里尽是XX合集的种子,要么群成员都有一些诸如萝莉、宅女之类的共同属性。每一个网络老鸟都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猎人,每一个纯洁或者风骚的ID都是他们的猎物,而支持着人们如此乐此不疲地玩着男女游戏的东西,正是血管中熊熊燃烧的荷尔蒙。

        虽然异性之间的纯洁友谊基本不存在,但同性之间大多还是纯粹的,特别是当你向一群爷们诉说自己挂着电脑下了整整十三个小时的松岛枫合集打开一看是《大头儿子与小头爸爸》+《葫芦兄弟全集》之后发现同样的悲剧每个人都经历过时,你就很难不对这些人产生亲切感。虽然很少有爷们能满足你合体的欲望,但正因为没有这份牵挂,男人之间的相处经常会比哄女朋友有趣得多。你的哥们可能是全国各地王老五的代表,这意味着你可以光明正大地向他们求种而不用被嘲笑,意味着从此你玩网游时不用担心前面没有MT顶着后面没有人给你加BUFF,这个蓝色的聊天窗口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无比宽敞——就像你大学士住的那间宿舍一样。

后来学会了隐身



        大部分QQ群总是存在着这样一个流程:几个人不知为何开始越聊越投机,从一开始的天天说早上好变成用神兽的名字打招呼,话题尺度也从小时候欺负过谁和被谁欺负过变成以前睡过谁又被谁睡过,仿佛是这辈子第一次,你期望听到别人分享他们的人生,更乐于与他们一起分享。每天一段固定的时间,仿佛一道准时端上的好菜,等着你去品尝。
        然后,就像老话里说的那样,这场宴席散了。
        总会有那么一天,忽然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曾经热衷的话题猛然变得无聊而生涩,以前你在口头上与他们母亲的关系无比密切,现在却忽然像分手了一般毫无感觉。你木然地盯着成员列表里每一个熟悉的ID,发现他们都暗了。你回过神来,望望自己的好友列表,发现那里没有一丝色彩。

        更悲剧的是,你发现自己无法去指责任何一个让你的世界变得如此昏暗的人,因为早在他们的头像变暗之前,你就选择了隐身。换言之,早在他们放弃了你之前,你已放弃了他们。

        加了一个群又退了一个群,加了一个人又拉黑一个人,每一个群都曾让你流连,每一个人都曾令你迷恋,然而他们终究一个接一个地逝去了。这时的你才发现,网络原来一点也不虚幻,恰恰相反,它用素未谋面的人的消失来向你昭示生命中种种难以承受的离别和无奈,同时告诉你,在你的世界变成这样之前,你还有机会抽身而退。它所展示的残酷,其实是一份莫大的慈悲。

        那么,还剩最后一个问题:你,是否能够面对?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