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弟日报

No.142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不孤独的人是可恨的。

文/周行文 编辑/Erisu 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嗨,孤独的人们

        这可能是千年以来最寒冷的冬天——已经有专家辟谣估计就是真的了——你无所事事,窝在家里,啃着泡面吃着袋装泡椒凤爪还在泡面里中了个卤蛋,电脑的下载软件里有一百五十个等待中的进程,硬盘灯不时闪烁,证明有足够多的数据流量正在那些钢片上刻出各种动画、游戏、电影和音乐来。

        对于此刻的一切你都还算满意,喝了一口被视为有害健康的可乐正打算去玩会POPCAP新出的桌面小游戏,电话响起《合金装备》高亢嘹亮的主题旋律,你只好放下鼠标去看一眼来电显示:是大BOSS母上大人的催命符。

分享到:

        接下来的十五分钟里你一直没办法集中精神操作鼠标,电话被从右手换到了左手,又从左手换到了右手。其实不用接电话你也知道这隔几天一次的谈话主要内容,大意就是你不能再这么窝在家里你得出去找个工作,你坐在电脑前时间太长要注意保护眼睛,你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该考虑去相几次亲,你不要那么不合群跟朋友出去玩玩嘛……还有隔壁跟你从小玩到大的小宝最近开始倒卖手机了,说是最近三个月就要换一台日本车什么的。你耐着性子听完这通电话,刚想要点下START图标,电话又一次响起。这次是好哥们儿问你圣诞的活动安排,如果没有其他安排就要跟大部队去钱柜K歌。你想要拒绝,那边却又一百种方法反驳你的理由,于是你只能默默再次放下电话,手指却怎么也不想去点那个鼠标左键。

        你沉默了半晌,打开foobar2000,随便点了一首《ICO》的主题歌。大学时代的你很喜欢这个游戏,漆黑的城堡里,少年牵着白衣女孩的手共同抵御邪恶力量的侵蚀,对抗黑暗。后来走出古堡后少年才知道现实有多残酷,就像此刻独自一人坐在这里的你一样。面对无可抗拒的压力,许多渺小的快乐就不堪一击。

我曾在这里



        《ICO》的主题歌叫《You were there》,直译过来就是《你曾在那里》,朗朗上口的歌词和清脆空灵的女声都是你曾经最喜欢的。听着这些旋律,你想起自己似乎也在很久之前也尝试过要融入眼前这个世界,只是时光匆匆,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你总是想要跟母亲讨论《自由宣言》,说不伤害别人的自由就是好自由。母上大人会用更大分贝的声音告诉你,你这样做已经伤害了她。你知道自己不是独自一人在这世上,有些事你需要默默忍受,哪怕你只是想当一个普通的学生宅而已。女生在学校里无非是减肥、恋爱和过科(以上排名分先后)三件事,你的世界则是游戏,游戏和游戏。寝室的笔记本和台式机组成的小局域网里,你们深入暴雪战网杀得昏天黑地,硬盘上还搁着一个分区专门放下载来的免费网游客户端。那些时光每半年轮回一次,只有一个叫学期末的东西会将它强行终止。你和寝室的哥们儿们用力宣泄,仿佛要把高考之前所有的郁闷年月一起碾碎撒远一样。

        那时候时光慢慢,每天除了停课打望美女剩下的时间都由你自己来安排,你觉得岁月凄长,容得你那些小小欢愉。你在梦中醒来,看见寝室的天花板,想着昨天看完的动画那个悬而未决的结局,想着游戏里男主角最终的抉择,想着每个旅途中能让你回首想念的美丽容颜,想着宇宙中游荡的巨大飞船,想着天空中飞翔的魔法,然后再慢慢睡去。这样的日复一日,你期待着奇迹的发生,想着生活也许可能的翻天覆地。然后你去考试,过科挂科,有时候也跟同窗在大排档坐到深夜,没有人介意你喝不喝酒,月底拮据又四处借钱。你觉得人生只要简简单单,没有什么不好。也有时候深夜睡不着,你用便宜的MP3放着《You were there》,内心种种思绪只属于自己,也只有自己明白。为了某种心动曾经战栗,你在心中对自己说,我曾在这里。你希望自己深深记得,并希望自己永远不会忘记。

        很多年之后,你依然希望是这样。

我曾在那里



        毕业后你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房地产公司做文案,这和你的专业不太一样,但是你知道,大多数人最后的职业和他们的专业并不一样。就算是在游戏中,面对命运抉择的关头也只有几个选项而已。你穿上正装去公司上班,到公司的第一天同事就问你要QQ号,你想了想,给出一个不常用的QQ号,在这之前那里的好友只有你自己。然后你在当天晚上捡起了曾经荒废很久的博客,在上面转帖了许多朝气蓬勃的帖子,工作QQ的签名也改得热血又激情。你觉得这一切挺恶心,不过经常去玩的论坛里一个大哥说这样做有益无害,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愿意表现出虚伪的一面,也愿意看到别人更虚伪的一面。你沉默着对着大哥的教导点头,就算是在学校里,这些事你也略有耳闻。

        工作不算沉重,只不过好多事你并不习惯。比如前辈们杯子里的茶到底该谁来沏,打扫究竟是怎么个排法。你觉得遭遇的一切就像是《第二十二条军规》,不管怎没说都是别人更有道理。你想要争辩,却觉得这毫无疑义。于是你沉默着应下许多工作。同事的玩笑你大多都听过,都是些网上十几年前的老段子,你却要跟着一起笑。当有的同事发现你懂的电脑知识比机房的几个技术还专业后,他们家里电脑和公司电脑有了问题就都来找你。你不收费,也没有机房那几个技术那样盛气凌人。可是就算全公司都知道你了电脑水平一流,机房的工作依然不会是你的,那几个技术反倒更清闲。

        你觉得这些其实都无所谓,毕业之后终于有闲钱玩《魔兽世界》,你飞快地成为其中一员,在那个世界里你很开心。跟随部落征战,练级加组团副本,看论坛,听人评论时事,研究每一次更新后的平衡变化。你也跟人切《DOTA》,技术一般但意识很好,有人被打败了骂你也不生气。许多年前你刚开始上网就有人告诉你,网络上的东西只是浮云,不要在意。白天的漫长和夜晚的短暂成为一种仿佛要永久持续的相对,你行走在人群中,偶尔想起自己深夜坐在寝室里,唯一发光的只有电脑屏幕。就像风吹散了秋天灿烂的红,你知道即使自己曾经在那里,现在也已经是过去式。所有的碾压将在未来一一袭来,你还不知道对策。你心中茫然,试图回忆着自己曾经有过的许多想象。现在那些想象已经不再,但所幸你还有游戏,有音乐,有电影。有互联网的共享精神和欢乐,你的生活还有明亮的色彩。

        你在这家公司工作了两年多,许多同事来来走走,你依然在做文案策划,老总说不上讨厌你也并不喜欢你,因为你从来都不合群,大家喜欢的K歌喝酒你都不擅长,也不善于制造欢乐气氛。在这两年中,BT下载几乎被彻底封杀,你想下个新游戏像做地下工作。《魔兽世界》的新资料片迟迟不开,最后甚至连老服务器都被叫停。你曾经想要的那些短暂快乐也在黑暗中被慢慢隐去,只剩下无尽的黑暗。

        你也试着去尝试更多的新网游,它们几乎全部免费,但在游戏超过五小时后会若有若无地暗示你,如果你肯掏钱买一套价值人民币两百元的套装,你的能力值能向上飙至少几十点;还有你那个可怜的背包,如果用七十元给它升级的话,它可以向下翻三页;如果逢年过节,可能还会以三十元一个出售某种纪念意义的宝箱,其中有万分之一的概率可以翻出极品神器。于是你目瞪口呆地看着可能上高中用的孩子穿着几千元的套装在游戏里走来走去,你发现这里的世界也不属于你,你只有默默退出,寻找电脑里程序/删除的选项。

你想在哪里



        你辞职了,在很久之后你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也许只是想在家里继续睡上几个不用想着打卡的懒觉,也许只是不想继续当一个什么都干的电脑维护,也许是听厌倦了同事的老笑话,也许是你每次公司聚会喝酒你都会吐得忘了自己还有个胃。总之当老总看到你的辞呈时表情很精彩,似乎终于记得你是个看上去很执着坚定的人,而且事实也正是如此。

        你选择呆在家里,做一些赏金网站的小工作来养活自己。网络上的东西真真假假,你懂得怎样分辨,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你尽量保护自己,但失误必然所难免。得失之间你学得更平和,出没在网络游戏里的一些帐号也慢慢卖出去,你每天窝在家里,只有新电影上映的时候才会找出外套走出家门。你有几个知心的网上朋友,有的是讨论漫画的论坛里认识的,有的是游戏论坛结识的,也有网游里相识的。有时候你想要在QQ上说点什么表达自己的情绪,却又觉得无话可说。你想每天都谈愉快的事,比如电影、动漫、游戏或是随便哪本小说,不论他人是非。只要涉及了现实,许多烦恼就纷至沓来。

        比如家里知道自己辞职之后的激烈反对,你最开始疲于应付,最后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家里看你不伸手要钱也就作罢,只是老妈总念叨着你要有个稳定工作,不然会被人看不起。你知道她说的有道理,可你不想改变,你觉得现在这种时候,自由才会被无限放大。看动画被说成是小孩子在你来说已经不是烦恼,因为实在太多次。手里拿着个掌机去公司也会被人注目,后来全公司人手一台PSP还要帮人下游戏的日子更麻烦。网速只有那些,自己想要下载的东西更多,你觉得烦恼,又不能明说。每个人都觉好多小事得微不足道,可他们不知道对你来说那几乎等于全部。

        你还能记得,有几次你被同学叫去钱柜唱K,在大家惊诧的目光中你掏出PSP,听几个同学在震耳欲聋里聊自己的生活。最后你唱了几首原音的《时间飞船》和《铁甲万能侠》,被当怪物一样看。似乎每个人都在做着数百万的生意,最后结账的时候却没一个往前冲。你主动掏了钱,大家的目光闪烁,言辞间依然貌似豪迈。回来的路上晚风很冷,你开始想念自己的家,还有你的游戏机和电脑。耳畔似乎又传来那首《You were there》。你想自己要去到哪里,想得迷惘,想得辛苦,想得看不清夜晚的路。

你无法留在那里



        圣诞你终于还是迫于压力出去和大家见面,小时候一起玩的朋友现在开了辆斯巴鲁,搂着个头发根都染成金黄的烟熏妆姑娘。你仔细辨认,发现那女孩好像是曾经学校里万人景仰的学妹,至于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你不想问也不想知道。吃饭的时候大家互相恭维,说到你自己的生活你就沉默。朋友靠卖水货手机和山寨MP4发了大财,大家都说现在科技真发达啊MP6都出来了。你想要纠正他们其实只有MP4,其他称呼都是民工才叫的,最后还是没开口。优越感每个人都有,你不想变得和他们一样。随后朋友们又谈起了最近的新闻,比如风头正盛的iPad和3D电影,那些可能一年前就知道“新闻”听得你想睡觉。不过这一次你没有在众目睽睽之下掏出NDSi,你知道他们看不惯你这样,就像你看不惯他们那样。

        吃完饭大家又要去KTV,你摇摇头说不想去了,被生拉硬拽走。到了地方你才知道,圣诞夜的KTV最低消费已经要近四千,还是限时定位。你觉得这个社会忽然摇身一变,变得狰狞得让人看不懂。你坐在真皮包房沙发上,想着四千元大概可以买一套PS3破解套装加许多蓝光电影,抬头看见包房公主在冬天里依然熠熠生辉的大白腿,于是你明白了旗袍的分叉高度和KTV价钱成正比。

        从KTV出来,《爱情买卖》的吼声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有人问你要不要搭车回家,你摇摇头拒绝了这份好意。独自踯躅的街头,商场门口巨大的霓虹上挂着《非诚勿扰2》的广告牌子,白色的婚纱和美女的背影都显得极美丽。圣诞的夜晚,每个人都沉浸在欢乐之中,你感觉到一阵疏离,却又说不清道不明。你想着前几天母上大人的念叨,想着自己连一只猫都没养的卧室,想着每个月交了电费网费生活费所剩无几的收入,想着自己懂得的那些东西面对这个社会可能真是毫无用处,想着欲望,想着可能已经消散的理想,想着自己仅有的那点点快乐,甚至想着曾经着迷过的松岛枫和小泽玛利亚。你想了很多,唯独忘了当年也是在这样的夜晚,在那个冰冷的寝室里,自己也曾经这样仰头想过许多东西。最后你想起珍藏的那本叫做《电车男》的小说扉页上,有你用钢笔写过的最后一句话。

“嗨,孤独的人们。”



        已经忘了握笔到底是什么感觉的你在这样孤独的夜晚慢慢流下几滴眼泪来,你知道自己无声的反抗终于在这一刻结束了。宅与这个世界,不能并存。

附录:《ICO》主题歌《You were there》及歌词翻译
Ye Islands bathe in the sun's bright rays,Distant tales wear a shroud of Grey,One holy breeze whispers in the trees,So lays ancient history,Fleeting memories rise From the shadows of my mind,Say no more worry,endless corridor,Say no more worry,hopeless warrior,You were there,You were there,Am I forever dreaming,All to the pain that we are feeling,You were there,A decision that we all see,You were there,Though forgotten the promises that we keep,Slaves to our destiny,I recall a memory,Sing no more worry, through the secret door,Say no more worry, for the things in store,You were there,You were there,Happiness and sorrow,Only believing in tomorrow,You were there,Countless battles we fought in the deep,You were there,Though forgotten all promises we keep,Ye island bathes in the sun's bright rays,Distant hills wear a shroud of grey,The lonely breeze whispers in the trees,Sole key to this mystery

阳光沐浴下的独岛,蒙眬遮蔽中的遥久传说,拂过树叶的微风圣洁低语,如此静卧于封尘历史,脑中幻影化为碎片飞逝了记忆,无尽的回廊啊,不再有焦急,绝望的勇者啊,亦不再困恼,你在那里,就在那里,我是否在做一个永恒的梦,梦见我们正在苦尝的痛,你在那里,做出我们都能看到结局的抉择,你在那里,即使遗忘了所有的誓约,成为了命运之奴,我唤醒那段记忆,穿越隐秘之扉,不再吟苦恼,心中勇气贮藏,不再诉焦虑,你在那里,就在那里,无论欢乐与哀伤,只剩对明天的信仰,你在那里,无尽的战斗中我们愈陷愈深,你在那里,即使遗忘了所有的誓约,阳光沐浴下的小岛,蒙眬遮蔽中的缥缈山岭,拂过树叶的微风孤单低语,解开这神秘的唯一之径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