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弟日报

No.152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每到过年,就特别想宰几头黄牛。

文/人鱼の眠 编辑/Erisu 文光
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yddaily

漂泊在外

        如果按照丛林法则,当我们成长到十八岁的时候,就应该直接被父母扫地出门,从此或出人头地,或潦倒街头,都不再是他们的牵挂。然而人类毕竟经过了百万年的进化走出了蛮荒,“家”不再是你嗷嗷待哺时才会为你提供保护给予温暖的港湾。

        即使你已经垂垂老去,即使你已经在他乡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方领土,午夜梦回之时,你却还会想起那个记忆中的家:它不需要很温暖,它不需要很富足,也许你每次想起它的第一关联词就是那曾经让你退避三舍的鸡毛掸子,甚至你无法在记忆中为它搜寻到任何值得你留恋的地方。但你留或者不留,家就在那里,不离不弃,就好像燕子在每一年都会回到那个属于自己的燕巢一样。也许只是一阵夹着不知名野花香气的风,也许只是一场你觉得似曾相识的细雨,你就会被触动那种思乡情怀,牵扯着你说不出的疼痛,此时你知道,唯一的解药就是收拾起自己的行囊,回到那片记忆中的故土,即使已经物是人非沧海桑田,只要曾经想起自己在那片蓝天下呼吸成长,你的心就能获得无限的平静。

分享到:

记忆的黑与白



        小时候看动画片,打游戏,总会希望自己能够拥有一个在动漫作品中非常常见的家庭:有一个早出晚归喜欢耍宝,时不时会带给我一些礼物的老爸,还有一个温柔体贴,有时候会犯低级错误,少一根筋,却永远站在那里微笑的老妈,但是现实总是那么不尽如人意,与自己想象的出入太大,以至于在我的回忆中,关于家庭总有太多的不满。

        即使是一向客观公正的记忆,也会因为你所处位置的不同而告诉你不同的重点。

        我记得那年高中,父母铁青着脸把我从网吧里拉了出来,丢到了车里一声不吭地开回了家,在家里的时候,我一回忆起那天的一切,就会想到之后被摔烂的手机、一张张被掰断的光盘,那时候我一遍遍攥紧自己的拳头,任指甲钻疼我的手心,告诉自己再多忍几年就能走出这个地方。

        现在当我远离了他们的视线,再回忆起那段往事,却独独记得那天车开到半路,家里人跑到路边的小吃店给我叫了份饺子,而在车里,还放着一袋活蹦乱跳的河虾,在两个小时后,它们成为了我腹中的美餐……于是才发现自己竟然遗漏过那么多重点。

        在此之后的几年,每当我在网吧吞下那一碗味道常年不变的方便面,每当那个外卖阿姨含着笑问我:“今天是不是还是番茄炒蛋盖浇饭?”我就会有点怀念在家里母亲的唠叨,她会说方便面吃多了对身体不好,她会叫我与其把它当宵夜不如晚饭多吃点,她会想着法子每天给我做不重样的菜,她会拿着锅铲逼我站在她旁边学怎么炒菜……现在与过去不断交织在一起,似乎总能找到对应的内容,暗示着我究竟放弃了什么,甚至是过去的不满,也逐渐成为了释怀。

        而此时,我已经走上了自己的路,我的社会角色也已经从女儿转化成了女人,很多在童年看起来稀疏平常的事情,现在已经无法再次经历。但偶尔也会想,如果当时早就能够看到今天的怀念,是不是当我亲手剪断那根与家维系紧连的脐带时,会犹豫不舍一下。

离与巢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经在自己的叛逆期中,留下关于离家出走的回忆,这也许是许多年轻人的终极浪漫。每当你的父亲看到那一张张不如人意的试卷,敲烂你的吉他,撕烂你用心抄写的乐谱,每当你的母亲听到坊间的流言蜚语,偷偷地跟踪你到学校,寻找你那个可能压根就不存在的“初恋”,你就会在心里涌起一种冲动,想要离开那个让你窒息,让你张不开翅膀的鸟笼。

        我也曾经是那么一个人,并且把自己的冲动付诸于了现实。

        现在想想那个曾经被我给予厚望的行囊,竟是如此的可笑:几件可能在一年后我就没办法套下去的衣服,记得那是妈妈根据我的成长一再拆了又织过的毛衣;一只一度不搂着它睡觉就无法入眠的猪公仔,那是某天爸爸从外面回来时给自己带来的惊喜;七十五块钱的现金,是我临走前外婆偷偷塞给我的春游费;还有一个大大的旅行包,据说是爷爷退休时单位送的纪念。

        这就是我全部的财产,记得那天我坐着公交车把繁华上海兜了个遍,却找不到任何一个能够让我最起码呆上一星期的地方,离家独立的自豪与新奇在瞬间被现实摧垮,最终,我怀着无比挫折的心情回到了家。

        冒险结束了,历时不到十二个小时。

        如今想起来,那只是一场无聊的闹剧,充其量只是给自己的童年增加了一点话题,而我却开始不停地衡量和观察:到底自己达到了一个什么程度,才能真正飞到那个憧憬了无数次的蓝天之下。

        这是一张密谋了将近二十年的蓝图,我不断地利用考试逐渐远离自己的家庭,最终在另外一个城市找到了一片立足之地。

        阴谋得逞了,我获得了自己当初想要的一切:独立、尊严、自由,却惟独失去了快乐,一种名为思乡的情绪在胜利的喜悦淡去之后,开始在我的脑中扎根。“即使连续二十小时泡在网上也不用担心有人拔我网线”、“再也不会有人戳着我的脑袋骂我是废物”,这些曾经是让我最终踏上离家之路的理由,却突然也成为了每一次犯乡愁导火索,甚至每次忙碌的工作结束之后,我总会有一种冲动想要找一个人来拔一下网线,催我快去睡觉,如果说那是一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那么我承认我犯了。

        每天的傍晚当我打开那个出租屋的大门,我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期待,期待嗅到一种江南稻米所特有的清香,期待在饭桌上看到自己怀念了无数次的盐水河虾,然而这一切从我拿到那张离家的飞机票开始就已经远去。其实从离家的那一刻起,巢一直呼唤着我回去,但我的自尊一次次拉住了自己的脚步。

        但是我知道,总有一天,那张蛛网会在我脑中完成,而我将成为一只无力的飞虫被它俘虏,拖曳着我回到那个是起点,也许还可能是终点的地方。

成长与淡忘



        五年级的时候,我过上了人生的第一次寄宿生活,那时候家离学校那么近,整个宿舍隔得最远的不过短短三小时车程,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差不多每星期都能回一次家。可是既便如此,我们六个女孩子依旧从每个星期天的晚上就开始睁着眼等着下一个星期五的到来,羡慕着隔壁那个因为感冒而请了一星期假的女孩,然后一提到“家”这个话题惹来一屋子的泪水。

        而如今家在千里之外,逢年过节也未必能回去看上一眼,每次提到它,却总是那么不着痕迹地云淡风轻,没有了刻骨的思念,却别有一种隐秘的惆怅。不管你离家的原因是为了前程、尊严、生存还是其他什么,即使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它也会萦绕在你心头。

        我曾经因为过着那种学校到网吧两点一线的生活而在路上认识了一个乞丐,也许是他拥有一张被强酸毁容过的脸,所以总是会触动我心里某根弦,在接受了我若干馈赠之后,他用含含糊糊的某地方言告诉了我他的故事。

        说真的,因为方言的隔阂和身体缺陷,我并不完全明白他在说什么,当时我只是正好有时间来做一个倾听者而已,不过我依旧从他的只言片语中勉强抓住了几个信息:在外打工、意外工伤、瞒着父母、用乞讨得来的钱装成是工资寄回家、至今有七年没见过家里人了……说这些的时候,他没有流泪,因为他甚至连流泪的资格都已经被剥夺。离开的时候,我放了一张金额比较大的钱在他的破碗里,我愿意相信他的故事,相信他并非是街头巷尾那些闪烁着不明意味眼光的丐帮一员,相信他只是一个已经不敢踏入家门的游子。

        记得那天回去忍不住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家里在再三确认我不是来要生活费之后,和我聊了聊那边的近况:舅舅给自己的车换了个新的方向盘;我那个快奔四的远房姑姑终于找到了对象,估计喜事快近了;爸爸的工作换了工作时间……

        虽然都是些家长里短芝麻琐碎的事情,那天却听得格外有味道,因为我想起了那个乞丐,想起自己也许某一天也会因为意外再也不敢拨通那里的电话,然而这种心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当我把那个乞丐的故事抛之脑后,我也恢复了那种对家里的一切不闻不问的态度。过了很久我才明白,几乎每次母亲在电话线那头抱怨:“你怎么不多问问家里有什么事,我们身体好不好?”时,并不是真的想要我把这些问题敷衍地复述一遍,只是想让我多说说话。而那时,我们总会惊讶于一贯节俭甚至抠门的父母在为电信做贡献方面的大方,心疼自己不断报废的电话卡,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其背后含义。

        其实成长并没有让我们淡忘对家的眷恋,只是把它埋在了更深处,却理解得更透彻而已。小时候,也许你并不会明白为什么教科书上的那些科学家总是放弃了优越的生活环境冒着危险回到自己一无所有的祖国,但现在,也许你已经多多少少了解了他们的心情,虽然这无法用语言来表明,但你知道,漂泊在外的人,他们的脉搏是同步的。

        也许你曾经在每一个团圆佳节,跑到游戏中、QQ上不断地给予他人祝福,自己却只能一个人在异乡,睁着眼度过这烟花璀璨得刺眼的一夜;也许你曾经叛逆地谢绝家的呼唤,却会在受到委屈的第一时间拨通父母的电话;也许你曾经为了能够挤上那班开往家乡的列车,偷偷地买上一张站台票,怀着一种内疚的心情站在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等待着检票员的到来。漂泊在外的人是孤独的,所以总会在有意无意间寻找依靠和安全感,而回家就是他们最好的解药。

        我不抽烟,想家的时候,不会点上一支烟,蹲在墙角,四十五度望向天空,这在我看来只是一种做作。充其量,我只会打开自己的IPOD,抽出那些年代不明的歌,不断循环播放,适合我思乡的歌有很多,从题材鲜明的《故乡的云》,到充满了四十年代小资调调的《夜上海》,但是这怎么也比不上记忆中夏天母亲那支意义不明的催眠曲。

        又是一年春节,倦鸟归否,归否?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