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弟日报

No.171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世界太大,我们太小。

文/五烟罗 编辑/Erisu 文光
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yddaily

那些花儿

        你只是为了要见一个客户,冒着缠绵的小雨行色匆匆地赶路,碰巧打一所高中门前经过罢了。正是下学的时候,花花绿绿的雨伞,热力四射的面庞,或新或旧的脚踏车,单纯快乐的笑声,兴高采烈地谈论着下学结伴去玩的游戏。突然地,你驻足凝望那片色彩洪流,心里如海浪般翻滚,一如当初的悸动。你想起了很多年前,也是这样一个雨天,你裹紧衣服哼着那首歌,想着家里热气腾腾的饭菜,温暖的灯光,带着巨大的幸福与满足与周围的同伴们谈笑。晚饭后约朋友们出来联机玩CS,在回家前去她家楼底站一会儿,期盼着那窗户会打开,那张朝思暮想的容颜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你,巧笑嫣然。然后你自嘲地摇摇头,最后看那扇窗户一眼,踢着路边的石子回家,心里想着:真好,还有明天。等你恢复冷静,街道已变的空荡,同样匆忙的人们与你擦肩而过,你知道晚上还要赶一份企划,于是你拭去飘落在脸上的雨珠,去向远方,只是心里的惆怅已无法驱除:那些陪我长大的花儿们,如今已不知怒放在何处。

分享到:

我的那些花儿



        你的床头摆着一个相框,是公司组织旅游时拍的集体照,里面的你一如既往地微笑着,很灿烂很开心,只是上面已经落满了灰尘。你知道,真正珍贵的东西只能留在回忆里。那时的时光是琥珀的颜色,如同夕阳下泛黄的老照片。你曾在毕业后回去过学校,那是夏天的一个清晨,阳光透过玻璃洒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有细密的灰尘在光芒中轻轻跳舞,闻着窗边传来树叶的清香,看着老旧的木头课桌,上面有你与朋友恶作剧般刻下字迹的划痕,你突然地就哽咽了。
        你并不是一个听话的孩子,成绩大起大落,后归于平平。在与家人无穷无尽的争吵中,你厌倦且麻木了。你越来越喜欢与朋友们在一起,一起吹牛扯淡,一起逃课在操场上漫无目的地逛,一起翻墙出学校打游戏,一起装得很成熟对路过的漂亮姑娘吹口哨,然后心虚着肆无忌惮地笑。那是你最快乐的时光。渐渐地,你越来越喜欢在坐在屏幕前,操纵自己的角色往来尸山,看着一个个狰狞的敌人在你面前倒下,你获得了一种莫名的归属感。

        第一个喜欢上的,是朋友带你一块玩的一款很老但是可以在战网上互动的很出色的游戏,你很享受那种与好哥们生死与共的感觉。于是你开始没日没夜地玩,将零花钱全部给了网吧,期待着推倒Boss掉落的极品装备。时光仿佛静止,你就在重复又重复的日子里,挥霍着自己的青春。于是当你号被盗的时候,你猛然醒悟自己已经在这里停留了太久。朋友们为了安慰你,也很义气地扔掉自己的号,告诉你一款新游戏问世了很好玩,是2D回合制的神作。于是同样的日子开始了,十五块钱一张点卡,意味着当时囊中羞涩的你要付出更多更多。但是打怪练级、交朋友聊天、各种任务,对你来说诱惑力是无以名状的。你以无比的狂热深深陷入不能自拔,即便卖点卡的时候不小心被骗也不能阻挡你的热情。而当考试来临的时候你意外地发现试卷上的公式应用与字母变得陌生到根本不认识。更重要的是,考试结束,你竟然就这么毕业了。没有想象中的轰轰烈烈,一切都平静得可怕。大家好象都有自己的生活,整天腻在一起的伙伴们,都渐渐不再联系,你们已经成为了平行线。而她,成绩优异,考上了本地最好的高中。一次又一次,你一个人坐在网吧里,看着屏幕里耀武扬威的人物,突然就感到一阵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寂寥。于是你关掉机器,起身回家。你只想着随便找点什么事做,来掩盖自己的软弱。

        家里出了很多钱让你上了同样的那所高中,你也踌躇满志,丝毫不怀疑自己前途无量,可是你慢慢发现了,有些事,注定的。你同样结交了很多好哥们,他们也都是很好的人,可能班主任看你们太亲密了,不想拆散你们,于是将你们统统挪到了教室最后三排。你们羡慕并鄙夷着坐在前面所谓的“好学生们”,你们满不在乎地藏起自己二三十分的试卷,互相嘲笑着别人卷子上鲜红的数字,你们已经不会为师长与家人的责骂伤心,你们厌恶打架却不得不为了各种奇怪的事情出头,你们在很多人眼里是堕落的一群人。
        你知道她已经有了男朋友,很优秀的一个人,成绩出色且阳光俊朗,你知道自己甚至没有资格与他对比。你清楚他们很登对,于是你在心里默默地祝福她过得幸福快乐,然后转身拭去眼角的泪,告诉自己这已经与你无关,然后独自上路。时光默默,不曾为你驻足。你已经删掉了网游的角色,转而跟现在的朋友们玩CS,玩魔兽争霸这样的联机游戏,在莫名的疲惫中等待着再一次分别时刻的来临。

他们都老了吧



        你最终还是走进了一间就业率和学校名字一样不值一提的大学校门。孤身一人来到远方,你心里充满着新奇与渴望,你知道,你所憧憬的绚丽的生活已经到来。陌生而又吸引力巨大的城市,形形色色的人群,最大限度的自由,一切看起来都如梦幻般美好。你陆续见到了室友,你知道以后将与他们一起度过四个年头,于是你决定要好好经营关系。可是慢慢地,你觉得有些东西变得越来越复杂。好象所有人表面上都很和睦,背地里却暗流汹涌,校领导们只关心着自己个人帐户里多了几个零,教师们忙着评职称,学生孜孜不倦地约异性出来上床,同寝室的人常常为了鸡毛蒜皮的事丑态尽露。这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面对空无一人的教室,上课对你来说也成了很遥远的事情。

        你开始整天整天泡在网上,整天整天呆在电脑前。你开始尝试新的网游,但发觉总是很多名字起得乱七八糟的ID喜欢去买一个一块钱的全服喇叭,来互相攀比自己强大的财力,各种各样的喷子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盛气凌人。PK赢了骂,输了也骂,骗了人骂,被骗了也骂,抢了别人的老婆骂,老婆被人抢了也骂。看着动辄砸几百块进游戏只为了骂人的新新人类,你觉得有点头昏,况且从内容中得知,他们年龄甚至比你还小。你开始觉得世界变得越来越让你看不懂了。

        你决定不再玩网游了,转而开始泡论坛帖吧,你发现这里有很多很多有本事的人,他们或是文学奇才,或是绘画达人,或是游戏高手,他们教会了你很多东西,你很喜欢与他们在一起聊天海侃,你明白,你终于找到了归宿。你也开始学着与他们一样,下载了很多单机,努力研究每一份数据,让自己向高手之路迈进。其实你知道,这些所谓玩物丧志的东西对你来说意义并非全世界,你只是很孤独,渴望得到认同与关怀而已。你更愿意把自己关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因为打开门,就是冰天雪地的人间。

        你开始睡得很晚,在凌晨觉得冷的时候,对着屏幕微弱的荧光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妖娆的火,迷离的烟雾,你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在一个阳光温暖的下午,你从睡梦中张开眼睛,寝室里空无一人,回家的回家开房的开房。你看着阳光照在你桌子上昨晚泡过面的劣质纸碗以及里面的烟头,看着床头已经积攒了快一个月的脏衣服,被子有点潮,床单也很久没洗过了,床下是纠结在一起的电线。你翻身坐起,感到一阵一阵的头痛,你低下头紧紧按着前额,不让眼泪流出来。你不明白为什么你会想哭,如同你不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

        她给你打了电话,哭着说跟男朋友分了手,哭着说发现了你的好,哭着说对不起。你冷漠地安慰着她,压抑着自己支离破碎的心冲击咽喉,你冷静而又理智,告诉她她很好,一定会遇到更好的男人。挂掉电话,你轻轻地捂住嘴巴,半晌后,你从千千静听里调出那首歌,将音量开到最大。木吉他轻轻地扫弦,低沉磁性的男声,你告诉自己,眼泪已经流干了。

        你想起了从前的一幕幕,清晰宛若昨日。你终于明白,有些东西如同老酒,时间越长越显香醇,不是你刻意去忽略它就会消失。你发现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竟让你牵挂如斯,你在想着,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假期你回了家,因为得知很多朋友同学都要结婚了。想起你刚度过不久的生日,想起你们的年龄,你突然觉得很好笑。生活波澜不惊已经是你持续了很长时间的感觉,面对着即将到来的一切,你觉得恍如隔世,好象你头一次知道时间是以这么夸张的速度与你打照面。
        你参加了很多婚礼,跟朋友笑着说自己是来实习的。不断有长辈问你什么时候结婚,你总笑着说快了快了。在酒宴上你显得十分开心,你想你自己结婚的时候也不过如此吧。近乎无穷无尽的酒席,你很累很累。你并不喜欢喝酒,相比之下你情愿喝橙汁。但是你很无奈,于是你只能陪着大家拿四五十度的白酒当纯净水一样灌,感觉不对的时候就去洗手间吐得天昏地暗。然后你打开水龙头,撩起冰冷的水狠狠地抹着脸,停顿之后,你喘息着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色苍白眼神憔悴,你固执地认为那只是喝多了。然后你擦干脸上的水,回到席间,点起一根烟继续与旁人聊着那些开心不开心的往事,继续喝那些你不喜欢的东西。

        越来越多的经历让你你明白世界实在很虚伪,太多太多人已经忘了自己原本是什么样子,太多太多人不得不在群体中表现得很合拍,太多太多人违心地做了一个并不愿意成为的人,你明白这些道理与无奈,但可笑的是,你在嘲笑他们的时候,一并发现自己与他们没有区别。你也有过很落魄的时候,你知道你心里也在幻想着有人可以将你拯救,后来你渐渐明白了,没有人可以救你,不想自己看起来如丧家之犬一般狼狈,只有让自己变得强大。于是你开始变得冷漠且从容,或许失去美好的东西就是成长的代价。

        假期很快就结束了,回到学校看看落满灰尘的寝室,你看看这个住了几年的地方,想着看似遥遥无期却近在眼前的毕业,心里的迷茫一点一点噬咬着梦想。未来是什么样,你不知道也不愿意去想,你只想尽快度过这一切,将自己放逐在世界的边缘。

        新闻里的信息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你,数百万的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房价在炒作下越涨越高,富二代官二代不断制造丑闻却依旧活得滋润风光,娱乐圈肮脏无比,甚至你已经不对新电影抱有期望。所幸,你还有电脑,有音乐,有游戏。它们仍然可以陪伴你走过最黑暗最无助的时光。

        父母不断打电话过来,问你的打算,问你的前途,问你的生活,问你的感情。然后告诉你你的朋友谁谁已经成家立业,隔壁谁谁又开了公司,曾经学习很好的谁谁找到了年薪二十万的工作。你不温不火地回答着,告诉他们一切都很好,告诉他们你已经有对未来的计划,然后在他们的唠叨中静静地看着手表的指针。你明白,他们是为了你好,为了你好而已。

        你想起了身在远方的那些花儿,太久没联系过,你已经无法从手机里的旧电话薄里得知他们的生活,你已不知道他们身在何处,过得是否开心。

我们就这样



        你找到了一份薪水平平的工作,能养活自己。也有了女朋友,你并不那么爱她,但你们在一起的生活很平静,有淡淡的幸福。以前的她要结婚了,给你发来了请柬,你从别人那里知道之前她已经换过好几个男友,堕过两次胎,你不愿意去想这些,也不想知道她过得如何。婚礼是你一个人去的,静静地坐在角落看她与新郎交换戒指,巧笑嫣然,你突然发现你变得很平静坦然,再也没有了以前那样的感觉,时光匆匆,原来一切都早已结束,一切也刚刚开始。

        不知道多少人在想起那些刻骨铭心的岁月时会不胜唏嘘,那只是人生必备的一抹亮色,可以让你在垂垂老矣时靠着躺椅,在夕阳中慢慢回味。就在这些青涩多情的时光里,我们就这样,穿越风霜,慢慢成长。回头看看走过的旅途,你很想挣脱时间,张开双手,抱一抱那时那样孤独又无助的自己,告诉他不必担心,一切都会变得很好。

        终于终于,你可以对那些回忆说一声再见,挥挥手后,各自奔天涯。

        如果有明天,祝福你亲爱的。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