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弟日报

No.176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让青春飞一会

文/周行文 编辑/Erisu 文光
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yddaily

写在青春弥留之际

        朋友你好,见字如面。我想咱们已经许久未曾倾谈,皆因生活太多琐碎。那些过去的日子里,我总是任由故事自由发展,却完全忘了自己才是把握其走向的导演。编剧拙劣,让这场戏混乱不堪。我从中得到许多乐趣,许多苦楚,许多爱与哀,聚散和亲疏。唯一过错就是总若有若无忘记你的样子,成了无可救药的负心人。我知道这是我的问题,曾经在许多夜晚对你许下的承诺一个个落空,让我羞愧又自责。好在你我仍有共同的记忆,便是这说漫长也短暂,说短暂也漫长的岁月里最珍贵的事物。你知道我在挥霍你的慷慨,你也知道我在浪费你的美好,你更知道我在可耻地辜负你的期望,淹没你的美好。可你依然默默等待,陪我守望。我知道我这一生中最美好是因为拥有你,我也知道我这一生中最难舍就是你。

        如今我在跟你近在咫尺的位置写信给你,告诉你我们相逢以来的心中所想,希望这信和我们相依为命的日子一样,可以留在心底,希望温暖和力量始终能够相伴,正如你我之间似远还近的关系。

分享到:

        我和你的共同记忆大约是从嘴唇上泛起绒毛开始,童稚心性随着眼界开阔而渐渐长大,终于一发不可收拾。成长总是这样缓慢又飞快,仿佛星移斗转,仿佛沧海桑田。只是这些东西只在自己身上发生,宛如别人的歌唱在自己口中,滋味不同。于是我和你都知道,我们并肩站在一起彼此熟悉,如此自然。

        在很多很多时候,我总能不经意间读懂你的气息。

        我和你都记得,城市里一望无际的路伸向远方,通往理想的一站又一站;朝霞和夕阳里金黄色涂满少女的臂弯和马尾;电影院里明星们你方唱罢我登场;球场上每个人都在寻觅流川和樱木的影子;还有那些学校里最终风干的暗恋和喜欢;那些画在纸上却未成经典的漫画;那些写在扉页里用心也没能铭记的格言;那些对着幻想世界充满激情的臆想;那些永远没有尽头的梦……那些时候,你陪着我一起看每个清晨日落的生生不息,我都知道。

        朋友你也一定知道,即使我真正懂得你与我同在,我能做的仍然很少很少。现实太残酷,我又太渺小。我能做的不过是在这世界里挖一个小小出口,呼吸自己崇尚的自由。是享乐也好,是逃避也罢,是自己选择的孤独或者其他什么都无所谓,我只知道那是所有不可能选择中唯一的选择。事到如今,我只能遗憾地对你说,有些事我可能对不起你,但有些事我并不后悔。夹杂在记忆中的是与非终将成为过去,这是你我之间的共识,我只希望那些经历能更温和舒适,乃至于我察觉不时光的流逝,和你所说的终将远离。

        就在不久之前,春节让很多人从远方回到故乡。少年的梦和青年的生活宛如昨日,一起在酒桌饭后涌来。我曾和一帮朋友去到陪伴我们成长的地方,街机厅在2000年之后已渐渐寂寥,只剩下无穷无尽的抓娃娃和赌币。扑克机、弹球机和捞金鱼这些内容让人生厌,尽管多年前我们都曾羡慕过有钱玩这些“奢侈游戏”的家伙。

        在不被人注意的角落,《KOF97》仍发光发热。摇着破旧摇杆,我们酣战至店员提醒要关门。街机厅里烟雾缭绕还是当年味道,唯一不同的是每个人来人往的年轻人身边都牵手个妹子,那些眼神告诉我们游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带着妹子来这里。我和朋友说起当年的红塔山是没几个人抽得起的神烟,可现在年轻人看见就要表现出各种不屑。我和朋友的街机手艺已然OUT,你来我往的战斗让旁边围观的鼻涕小子嗤笑不已。我和朋友只有索性厚着脸皮继续打下去,心说想笑就笑吧,总有一天你也会变成和我们一样的东西。

        你也知道,此时追忆种种终是我们所能做的一切。我和朋友们有太多太多过去,过去的时光追之不及,过去的时光总是美好,过去的时光让人唏嘘,过去的时光也真的是无法重现。除了街机厅,还有我们最熟悉的包机房。在网吧大规模出现之前,那是所有人消耗时光的最佳地点。《实况足球》和《铁拳》,还有《山脊赛车》和《皇牌空战》,你让我细数的话,我可以说上一天一夜不停。包机房比街机厅自在,环境也没那么差,更难得的是还有许多爱好同一个游戏的人可以聊天交流。那时候的包机房一小时几块钱,两个朋友去玩对战游戏就等于半价。我也是从那时才认识了许多街机游戏之外的类型,比如画面华丽的RPG《最终幻想8》和《最终幻想10》,比如恐怖气息浓厚的冒险游戏《生化危机》和《寂静岭》。在包机房里,我和朋友一起知道了世界的多姿多彩,也知道了游戏居然可以如此复杂。只是我们后来也没料到,人生的复杂程度更甚,也更让人无力挣扎。但这都是后话了,你也知道得很清楚。

        我们四处辗转,终于找到一家还没关门的包机房。包机房的老板很多年前我就认得,那时他才刚刚二十出头,现在孩子已经快上学。包机房就开在离学校不远处,房屋改造都已完成的那里现在一片欣欣向荣,临街铺子一半卖文具一半卖快餐。老板记忆力不错,还能认得我们这帮曾经在他这里花光大量零花钱的家伙,看到我们进来挨个敬烟。很多年了,这里的改变不小,前面的隔间被改成了杂货店,所卖货品上到发夹下到套套一应俱全。门口摆了一台电脑,负责收银和娱乐。屏幕上显示着最近流行的某个网游——网游太多,我已无心记下每个作品的名字。里间仍是给人玩游戏的地方,PS2已过时,现在都是些XBOX360和PS3之类。足球游戏的人物愈发真实,草皮也清晰得青翠欲滴,解说甚至已经不止一个人声……我看着那些在桌子上摆着香烟、打火机和百元大钞赌球的年轻人们,恍惚觉得自己所经历的那个真诚年代已经一去不返,如今的他们所得的欢乐和当年的我们已经是截然不同了吧?

        闲聊之下我们知道老板这几年生意都不太好,皆因包机房实际上连正规行业都算不上,各个“有关部门”都有打压的权力。一年就寒暑假生意最好,来个临检把机器端走半个月,就什么都完蛋了。这样一年又一年折腾下来,赚到的钱大部分成了赎金,剩下的家用之外也没攒够几个。还有网吧的崛起也是另一个原因,能去网吧的都不来包机房,这种特殊历史时期的产物就要慢慢消亡。老板说他如果撑不过这个冬天就打算改行做水果超市,在提倡健康生活的电视风潮下,显然这么干会过得更舒服一点。

        生活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艰辛。我们和老板聊了一会,发现也没什么可以附和的,就开始玩游戏。游戏还是那些游戏,唯一不同《生化危机5》都是过时的老游戏了,《漫画英雄对CAPCOM》已经出到第三代。仿佛就在昨天,我们还体验着第一次玩到这些游戏的欢乐和惊奇。一转眼,它们和我们一样都老了。

        怎么形容这次包机房之旅呢?大概用意兴阑珊比较合适一点吧……不管是我还是几个朋友,拿着盘包挨个游戏试,每个游戏的片头大家都发出惊叹——“我艹这游戏已经变成这样啊”,然后在开头十五分钟内换下一个游戏。这样的重复在很多次之后也变得麻木,我们只好告辞。

        从包机房出来,有人提议去看场电影。北方春节期间影院仍是正常营业的场所之一,可电影院此时只有无穷无尽的国产片,被大家用沉默否决掉。于是又有人提议唱歌,这一次得到了大多数人的响应。我知道时光会改变很多东西,没想到改变得如此彻底。我们蜂拥着进入一家据说是本地最好的KTV,在大厅的沙发休息区有很多同样在等候的人。无所事事的我们坐在一起聊天,聊天许多往事。很多年前这家KTV还是一处废楼,附近拆迁的小区也都健在。那时我们每个人都有着或远大或美好的志向,我希望成为一名作家而身边的哥们渴望成为医生——或许是妇产科的——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很多年以后,我们发现完成理想的过程所付出的实在太多太多,乃至于我们就会忘记自己的初衷。正如一开始我们做出选择,却回因为环境儿质疑自己的选择,我想这就是每个人会随着岁月流逝慢慢变弱变痛苦的原因之一。

        我们谈起了往昔,免不了要谈起你,还会谈起她。我心中的那个她灰飞烟灭在七八年前,那时我刚开始踌躇满志的去做一份工作,从别人口中知道她远赴数千公里去读一个几乎是边陲城市的大学。你大约也能记得她的样子,干干净净的面庞,眼睛里闪烁着好奇和智慧,脸上带着一抹微笑,走到哪里似乎她周围的世界色彩都比平时浓烈。我和她的交集并不多,但我能清晰记得她的每次笑容,每个动作,和每一回的言语。在大家的闲聊中,我犹豫着要不要打个电话。许多年前的羞涩和现在的坚定形成了鲜明对比,我知道自己不再是昨天的那个家伙,于是我掏出电话,问同学要了她的号码打过去。

        你大概能明白我当时的心情,我在心中打鼓良久,听着电话彩铃响起《牵手》,竟然感慨得有落泪冲动。苏芮已经是奶奶级人物,我们都已不再年轻,她的声音是否仍然清甜温婉?想着想着,我心情反倒平静下来,等待电话接通的一刻,端正声音问了那边是不是她本人。

        是我。哦,是你啊。嗯,过年好……依次询问和寒暄,我听得见那厚厚隔阂的回音,响起在我们之间的电话之间。

        片刻沉默之后,我说要不要出来唱歌,对方也沉默了一下,说还是不要了吧。我想了想说一年也许就能见这么一回,如果没事就出来吧。我的劝说不知道有没有用,她沉吟片刻,问我们都有谁。我一一说了名字,她答应一声,说等一会到。

        重新见到她,没有什么意外的惊喜和失落,我知道改变这一切的不是她的面容,而是我自己的内心。淡淡的妆,脸上没有发自内心的笑容,看上去质地不错的大衣……

        我发现自己看人的目光也已经变得不再年轻,这真让人懊恼。我迎上去,在同学和朋友们惊讶又会心的笑容中请她就坐。于是茶话会的重点从游戏转到了当年谁喜欢过谁,谁跟谁好过。陈年八卦最大的好处就是不会伤害谁,也不会让人过于尴尬。每个人都不在乎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在这闲聊中,我无数次想起你的模样,最后还是只能在心中叹一口气。

        虽然不愿承认,我确实是在渐渐疏远你了。在很多时候,我学会了忽视。忽视困难,忽视错误,忽视不能容忍的一切,最终连自己所拥有的也开始忽视。

        她和当年的羞涩已经大为不同,能够坦然听着大家的荤段子,在众多吸烟者中也不会显得不自在。我想起当年听过的一首歌,是李琛的《窗外》,曾经有一句唱到如果有一天荣归故里,便能到心仪妹子的面前炫耀一番的内容。我想自己或许也有那样的想法,带着这股力量我曾在外面的世界拼得酣畅。可随着日增月进,随着星移斗转,我发现一切都变了模样。追求的路上最容易迷惘,我就是其中一个。十二年前光田康典的《Xenogears》乐曲悠扬,带着我走进幻想世界。十二年后我自现实归来,却发现曲调的悲凉那时根本不懂。她在人群中落落大方,我和你却都看见了褪尽青涩的她带着我们不喜的世故圆滑。成为某种人,或者不成为某种人,人生的选择太少太少,留给我们的就只有苦笑。

        朋友你自然知道,即使面对当年的那个她,即使怎样恢复往日心境。越过漫漫时光,我所拥有的一切只是眼前,重现和追寻这两个词可能还在我心中,却已无法化为勇往直前的动力。我和你之间的日益疏远,正是我知道自己渐渐老去的最好证明。我在人群中欢笑,内心却凄凉。我在朋友中热闹,思绪却孤寂。我和你在一起的日日夜夜转瞬即逝。我不知珍惜,面对你我确实羞愧难当。在茫茫人海芸芸众生之间,我知道你即将远去。我心中的悲伤无可抑制,我愿意在这最后日子把一切都说给你听,哪怕这也无法挽回你我之间错失的万一。

        朋友,你听见了吧?你也看见了吧?我梦中那些恣意欢笑的场景。邻家大狗笨拙的吠声。手指轻轻按在键盘上的新奇。最后望着校园时的恋恋不舍。写在日记本上的豪言壮语。留在个人签名上为赋新词的强说愁。考试草纸上的信手涂鸦。永远没寄出去的杂志投稿。风中的遥望和看完录像的傍晚。越过地平线的想象。星空和梦境。冰淇淋和不那么完美的女孩儿。漫画书和电子游戏。小说。音乐。电影。电子贺卡。海边。球场。单车。远眺。流云。蔚蓝天空。梦。风景。理想。运动鞋。细高跟。美人的眼神。DVD。明信片。相机。淡淡清香。热血。张扬。低落。昏黄。啤酒和咖啡。香烟和香水。
        最后是苍老。
        张张照片,点点回忆,梦回当年,泪如雨下。
        我的青春,我一生中最好的朋友。在你弥留之际,我心中不知所想,也不知所言。唯有泪流满面,将此心赠予你,愿你永远活在我心中。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