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萝莉到御姐

作者:钻石咖啡鸦 编辑:BBBBB 文光

悲哀地意识到自己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再假装萝莉了——是从看漫画开始的。

以前总觉得漫画里的主人公都和自己差不多大,比如读中学的凯罗尔,比如万年小学生的柯南还有一直毕业不能的金田一。后来我上了大学,开始工作,可漫画主人公们还继续萝莉着,继续寻找着梦想和爱情。有时候也想找两本和一般意义上“成年女性”有关的漫画看一看,可惜那些画家不是致力于讨论婆媳关系,就是致力于让熟女们脱衣服。再换句话说,人们关心的似乎只有结婚女性--或是太多人想跟她结婚的女性;至于没结婚也没有脱衣致富打算的那一部分,我们就如此这般默默无闻地熟了御了,满心不甘不愿。

关于女性的成长

遥想自己还是年轻作者时参加的那些同行聚会,谈话间大家都有着好多好多可聊的事情,读书都很多,思想都很活跃,我努力又努力地去抓住听得懂的话题,试图让人们注意到自己。那些年代里每次聚会结束我都脑子生疼,而且还经常会感慨为什么只有自己什么都不懂。隐约记得那时对我最亲切的是一位(现在来看应该是)御姐的文艺女青年。她比我略高一点,一头浅褐色的披肩卷发,我那时不敢折腾头发,不知道如何打扮,更不会像她那样用好闻的香水;于是从她的眼神中我总能感觉到美丽和温暖,这个姐姐的形象就建立了起来,御姐都该是她那样的吧,我或许也有可能成长为那个样子?

之后的几年里,我陆续听说了这位御姐如何一边和男友谈恋爱一边和男友朋友上床一边被捉奸一边闪电离婚当然还得一边闪电又结了婚的故事……这一连串事件在我看来除了“厉害”二字之外无可形容,那就是大人的世界吗?那就是成为御姐的感觉吗?18岁的小萝莉真心如此相信,现在想想,真是幸亏自己还没崇拜她到效仿的地步。男人、爱情、婚姻、性,这些东西距离萝莉很远很远,每个萝莉心中都有一个潘多拉的小盒子,上面装饰着蝴蝶结和亮片儿,盒子里放着“做爱是件很舒服的事情”、“第一次会流很多血”、“一定要爱一个爱自己比自己爱他更多的人”、“结婚要靠感情冲动”、“人一辈子只能爱一次”等等等等美好的神话传说。没错,这些传说都很美好,不相信这些的年轻女孩子们就算胸也很平、眼神也很纯洁、行为也很傲娇,她们也算不得萝莉,只是有点孩子气的女人而已。真正的萝莉一定要靠小本子言情小说和奇怪网站上同是萝莉写出的奇妙小文章来构筑自己对男女关系的幻想,这些幻想都装在盒子里,摇一摇,听个响,藉此鼓励自己继续前行。

不幸的是,当我和我们一步步长大,萝莉们终于一点点打开了盒子——说好的美好传说却在接触到阳光的第一秒就褪色成了灰白的纸片。第一次性行为时会流血的姑娘比例很低,做爱对大部分刚开始性经历的女性来讲都是全无快感的,爱情当然重要,但在一起需要的比爱更多,男人当然应该很爱我们,但他们太爱的话也会出事——事实上,大部分“事儿”都是由过多的爱引起的;结婚靠冲动倒也不是不行,但我们并没有太多次尝试的机会;人一辈子绝对不止爱一个人,除非他或她被第一个人彻底毁了,即使那样爱的火都不会被完全扑灭,所以殉情是萝莉做的事情,自杀的御姐们总是为了自己的世界而死;我们伸手在盒子里摸来摸去,什么都没剩下,环顾四周,这个世界真大啊。

外表是进化的开始

要说萝莉到御姐期间的外形变化,其实倒是很好总结。小姑娘们容易紧跟时尚,而且总是比较好学习的那部分时尚——比如今年流行穿长裙,光是听到“今年流行”这四个字就足以让十年前的我心跳加速了,萝莉们急着扑进大人的世界里,她们会在逛西单明珠时更努力地寻找长裙,一边还暗自下定决心等长大了一定要每件衣服都去隔壁的中友百货买,明珠什么的,太不适合成熟女性的气场啦!萝莉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美是丑,她们在意身边每一个人的眼光,希望男人更欣赏自己,又相信女性的价值不是仅靠外表来彰显;我那时候就斜眼观察着浅棕色头发大姐姐的发型,琢磨自己如果也来这么一个会不会很好看,可一旦坐到理发店的椅子上却又被理发大妈的气势压制住了,只得含着泪又把好不容易留起来的一把黑毛又剪短八九厘米。御姐们比较清楚什么样的服装更适合自己,如果人群中有一位女性穿的很简单,却好像披着本就属于自己的毛皮一般完全没有不协调感,那么她一定是一位御姐,就算她胸很平声很嫩很易推倒,她都绝对不会太好骗。人们对女性成熟阶段的分类经常是按照身材来的,这点十分奇妙;萝莉都平胸——现在即使是小学生都不乏巨乳——吗?御姐都波涛汹涌一口啤酒一口宅男吗?如果女人的种类真的如此好区分,那世界一定会和谐许多。动漫画里那么多少女看起来天真无知好骗好耍又好甩,而另外一些动漫画里的御姐们又如此之腹黑心狠好(四声)骗好(四声)耍又根本不给人甩的机会,乍一看女人成长的过程简直像是二次进化成完全不同的物种,真是可怕,这个世界真是又大又可怕。

就我自己而言,我基本还是成长为了自己当年所幻想的那副样子。我拥有爱情,拥有追求者,但并不是因为整容手术或是奇妙的易容又称化妆术,而是因为我更加了解自己,也了解异性希望看到我是什么样子。我不会再用流行但是繁琐廉价的花边蕾丝去折磨化纤过敏的宅男,也不会在黯淡的皮肤上搭配亮黄色圆形眼镜;我看起来自信,充满能量,饭桌上我主导谈话,别人会跟着我大笑起来,我拥有关注,享受精心挑选的朋友圈;十八岁的萝莉大概愿意用尽一切去换取这种在大人世界里如鱼得水的感觉,每一个御姐都有自己成长的节点吧,至于我……

记得那是18岁时的夏天,我和朋友一起走在西单明珠外,边聊天边吃路边摊买来的烤鱿鱼。有一位十分可敬的中年女士拦住我们,点名问我“想不想做模特“,在此之前我只知道自己确实比别人要高一些瘦一些,但从没想过模特这种似乎远在天边的职业会和我有什么关系;于是我近乎于虔诚地留了电话号码给她,接下来又把这个八字还没一撇的消息告诉了所有亲朋好友,他们的反应我已经记不得了,估计肯定有人表示反对吧,但当时的我根本听不进去。终于又来了电话通知我去面试,18岁的少女竭尽所能地用学校门口小摊上买来的化妆品打扮了自己,穿上曾经属于妈妈的连身长裙,鼓起勇气进了候选室。

被乳房改变的心境

怎么说呢,当时我推开门——门里好像装了许多太阳一样。面前一下子出现了至少三十位美丽无比的少女,其中有些可能没有那么美,但当时的我对外表一分钱自信都没有,我只能看见她们身上那些凸显轮廓的服装,那些我从来不敢选择的跳跃色彩,那些吹起来的头发,那些唇膏口红,那些眼波流离和那些昂首挺胸。推开门的一瞬间我就想掉头逃走,她们看看我,然后就挪开了视线看着彼此,显然没把我当成对手。在那些少女里我印象最深的一位身穿嫩黄色连衣裙,裙子很短,头发很长;鹅黄色的手包和高跟鞋——后者直到两年后我才第一次尝试——五官十分精美,表情略带几分羞涩,我已经忘记她的胸部大不大了,但总的来说她应该还能勉强被归为萝莉型外表吧,我想,不知是谁规定的,但好像萝莉必须得很漂亮才行。

我身后又进来几轮太阳,我被挤进房间,这下子连逃跑的机会也没了。于是我心乱如麻地坐在房间里听一个自称老师的人讲课,讲模特的必要知识什么的。老师反复强调他们公司如何之正规,如何之星光璀璨,我的心思都在嫩黄色的太阳身上,从背后——大家都抢着坐前排,只有我抢着坐后排,穿着灰色连衣裙的自己到底是有多像老鼠啊——看上去她的头发挽成了一个高深莫测的发髻,完全找不到卡子和发绳的痕迹,已经入学北航的我骤然觉得绑头发的技巧远比高数和空气物理学要高深的多。很快老师就开始点名提问了,“如果你被选定为大众汽车做代言人,你会怎么阐述他们的产品?”;第一个被点名的就是嫩黄色少女,她施施然站了起来,开口(声音十分甜美)问道:
“请问,我已经被选上了是吗?”
“我是说如果。”
“什么是如果?那我没被选上是吗?”
“……就是你设想一下,你现在没有被选上,如果被选上了你要怎么做?”
“那……我也不知道……”
“……”

后来其他人怎么回答的问题,我已经全部忘记了,但嫩黄色从开口到闭口的三分钟时间给了我一记重击。我看不到她回答问题时的脸,但那张漂亮的嘴巴和那双闪亮的眼睛我还记得,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能说出如此愚蠢的话来?她并没有因为回答不出问题而焦虑什么的,调整了一下姿势,继续坐着,周围的人似乎也没有特别在意。后来有人叫我们去面谈,谈着谈着就提出要交3500块钱的“建档费”,要不“成不了专业模特”,至此我已经完全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被选中,也完全明白了自己只是“看起来比较高比较瘦,所以可能怀抱着这类梦想,也就可能会比较好骗”。对于那些老师和那间候选室我并没有任何怨恨,毕竟那是我第一次被当做“女性”对待,似乎有很多姑娘当时都交了钱,而我一身轻松(几近兴高采烈)地回了家,那之后我也做了几次演员和模特梦,但频率与强度都还控制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到后来,我也就不需要这些事情来建立自信了。

十年过去了,跟我在同一间屋子里接受考验的少女们可能已经成了特别专业特别内行的模特们,我与她们之间的鸿沟在那时就已经存在了,但明白这道鸿沟是成为御姐的第一步——接受自己,接受自己是个女人的命运,也接受这世界上太多人比我美丽的现实。

在那次坑爹经历之后,我开始尝试紧身款式的服装,开始几次尝试只能用可怕来形容……后来总算渐渐掌握了规律;我第一次做了离子烫,第一次抹了口红,总而言之,我开始把自己当做一个女性对待。萝莉都有点不好意思梳妆打扮,这是从小时候的教育里带来的心理阴影,“臭美”的姑娘在班级上不受欢迎,老师也会下意识的把花衬衫和早恋联系在一起;我成长到18岁,总算找到了摆脱萝莉生涯的契机,第一次穿高跟鞋就崴了脚,第一次穿超短裙就撕坏了裙边,第一次画眼影就画的满脸都是,第一次自己买首饰就买来了今后十年再没戴过的超级过时款式;我就这样一路磕磕碰碰地,走到了御姐气场圆满完成的今天。

美人易逝

于是,现在的我在作者群里认识了一位小姑娘,上海人,很可爱。她的文字和本人一样又松软又温柔,于是我和她聊了起来,并且在混乱的谈话中保护她,这是一种完全超脱于“接人待物”之外的单纯的善意,我只是想对她好而已,或许是不想看到和当年的自己一样的她被人欺负吧。小姑娘向我袒露着一些恋爱的心事,我给了她不少服装搭配上的建议,有一天她突然告诉我——她在街上收到了模特公司的小卡片。

小卡片,中年妇女,“你想不想做演员?”

在嫩黄色太阳为我关上了那扇门之后的年月里,我收到过许多许多小卡片。尤其是刚刚开始向“女人”努力的几年里,几乎每次上街都有两三张。而有趣的是到我真正能够掌控自己的爱情和外形的时候,到陌生男人会尾随着追问电话号码的时候,反倒是收不到卡片了。我想他们毕竟只能骗萝莉吧,御姐什么的,最讨厌了。

小姑娘战战兢兢又兴奋不已地问我该不该去,“骗人的”三个字我打了又删,删了又打,看着屏幕那端的她不断发来各种激动的问号,我终于还是打了下去,随后又赶紧找补了一句——“骗人的,不过去也不坏,可以看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她梳妆打扮整齐就去了,回来后再没提起过。我们后来 聊了很多事情,看得出她在努力长大。

十年后她大概会成为一个很棒的御姐吧,尽管我们胸部都不伟大,但我们的心——“就像是大海一样。”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钻石咖啡鸦 性  别:女

热爱浮世绘和维也纳分离派风格的大龄文艺女青年,除了艺术以外也喜欢谈恋爱买衣服和说八卦。游戏业内作者,国际政治研究从业人员。喜欢正太,更喜欢大叔。

歪弟启示录

你年轻么?不要紧,过两年就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