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弟日报

No.32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老妈打我,哭得比我还厉害,明明是我痛。

文/周行文 编辑/Erisu 实习生文光
投稿信箱:yd@chinaduo.com

游戏、爸妈和我

作为一名可笑的成年人,我一直希望时光能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在许多感觉消失之前能让记忆更加刻骨铭心。回忆起十几年前刚接触电子游戏的年代,那时的自己甚至买不起几个代币,快乐的感觉却比现在更甚许多。如今看看家里堆着的次世代和高配电脑,我发现当自己的人生RPG终于走到了成为勇者打破这世界对我们的束缚那一刻后,竟然变得如此无趣。这就好像你终于准备一棍子抽死面前的敌人,却发现最终迷宫早已空空如也,那种失落,我想每一个日日面对显示器无所事事的人都略有体会。
是忘记了什么吗?那些曾经有过的感觉——偷偷玩着游戏的心动,在任何时刻都惦记着游戏的迫切,想要与人分享的冲动,不顾一切的勇气……当然,还有时刻会变身成魔王的老爸和老妈。不管他们怎样爱我,当我们面临各自立场时,他们的力量总是难以撼动。那些抗争与压迫的日子,那些坚持与妥协的反复曲折……不懂得爱与被爱的自己和父母总是在不断胶着着等待时光的流逝。
就像知道总有一天我们会长大,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

分享到:

回到

在2006年底回到生我养我的城市,这时我已经快二十八岁了,主要的工作还是给游戏杂志写稿。在异地折腾了几年,这座城市与数年前离开时相比没什么变化,小时候熟悉的街机厅和台球厅都还在,熟悉的朋友也还在,这样变化缓慢的城市方便我在街头巷尾寻找自己的童年足迹。除了许多建筑因为城建被拆除外,城市里里外外一丝也看不出我们当年在游戏里看到的“2OOX年,世界已经进入太空时代”的模样。太多时候,我们对这个世界的幻想实在是过于乐观了一些。

过小学学校的时候,发现学校已经不在了。这座一个年级只有三四个班级的学校大概因为没有什么存在必要而被撤销,只有建筑依旧。我在操场旁驻足了片刻,最先想起的居然是大概小学六年级时学校组织的那次声势浩大的集体签名抵制电子游戏的活动。那是我一生中真正第一次体会到“被代表”的愤怒,却又无可奈何。大概是为了响应教育局的什么号召,学校扯了一张足够全校学生签名上去的巨大横幅,让每个学生都过去签名。我现在还能记得当时凡事都认真的自己和许多同学一脸悲愤——在那个诚信还没缺失的年代,我一直以为这种签字就意味着自己以后要一直照着承诺的去做。
其实那时我也不知道电子游戏到底有什么罪大恶极的。回忆起那个年代,不光学校的老师觉得这玩意简直是电子海洛因,父亲母亲也当它是洪水猛兽。我爸在我小学时代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给我买了个FC,还有一盘老四强的合卡。虽然他玩得比我还起劲,后来还能一命打通《赤色要塞》,但这不能妨碍他觉得我不该接触电子游戏。游戏机玩了几次就被藏得云深不知处,这种行径直接养成了我擅长寻找宝物的特殊能力。

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大概都能记得那种感觉:在电视上看个《梁祝》,觉得被父母拆散的可怜情侣真倒霉,然后想想自己又没作奸犯科,就是玩点游戏也要被各种压迫,跟被父母硬生生拆散的年轻情侣没啥区别。就在我还没练会《魂斗罗》一命通关的时候,满社会已经对这没有社会地位的“洪水猛兽”开始了穷追猛打,那之后如果还想要跟游戏亲密接触,在家里人的视线下已经是完全不可能了。

其实仔细想想,当年属于我们的娱乐本来就很少。足球篮球要场地和设备,就算买个好一点的球也不便宜。如火如荼的城市建设让捉迷藏之类的小屁孩儿游戏也没了发挥余地。看电影吧,电影院里的片子少得可怜,票价也很凶残,而且九十年代初期还有不少电影在上映前干脆标上了“儿童不宜”的字样……满街林立的歌厅五光十色地看着挺欢乐,可那地方别说小学生了,中学生也进不去。

玩来玩去,唯有电子游戏城了很多人唯一的爱好,就像我。这也意味着我们要进行一场长达十几年的抗争,这种抗争中包含欢笑与泪水,也饱含了每个人长大的岁月阵痛。正如某个四格漫画所说:成长总是那样痛苦又密不可宣。

回忆

我的记忆中,跟父母对抗这种事儿就没有什么太过得意的成功。老爸从来不怎么管我的学习,一般限制娱乐这种事儿都是老妈拿主意。在学校和媒体都大张旗鼓宣传游戏机不好之后,我发现自己找不着那台FC了。憋了一个多月玩不到游戏,申请无效之后,我干脆开始跟同学去街机厅。

忆中的街机厅从来都是布满了烟味儿和各种目光不善的小青年,门口摆一溜儿的赌币机,摇杆不好使的时候比好使的时候多。那时候还没规定街机厅不能开在学校附近多少米,也没有后来的街机禁令——在1997年之后,国家规定不再办理任何街机执照,直到整个行业慢慢消失,这对整个街机行业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我跟同学去的那家街机厅游戏很多,印象比较深的《怒》三代和《雪人兄弟》都是老经典,当然更受欢迎的是CAPCOM出的那些清版动作游戏。游戏币很贵,每个人都很用心地苦练着某一款自己喜欢的游戏,直到成为高手。那时甚至还没有《街霸2》,《古巴战士》在我眼中都算画面精美的好游戏。

街机厅的兴盛导致了许多人的流连忘返,不止是我,还有更多的同学。学校的老师察觉到这一点,开始组织人手打小报告。大概每个人的学生时代都能记得那么一两个喜欢跟老师打小报告的同学,最开始觉得这种人极可恨,等到许多年之后再回忆的时候又觉得这种人挺可怜。我们班的一位同学就被老师赋予这样的重任,其实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小学生能娘娘腔到那个地步……这位侦察员同学经常在放学后绕路到学校附近的游戏厅走一圈,然后把记下的人汇报上去,等老师有精神了一个一个对付。这种行动不算隐秘,也没啥技术含量,没多久老师开始挨个找家长,我们这帮受害者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被谁卖了。

学生流连游戏厅对学校和家庭来说都不算好事,用当时老师的话说就是“你们天天沉迷这些东西,将来就完了”,随后迅速将情况报告给家长。老爸的政策是雷霆风暴,发火威胁恐吓过去就过去了,老妈却开始对我进行长期持久的搜捕活动。一般放学之后我只要晚回家一会,她就会催促老爸去游戏厅找我。所以那会儿我们一干同学练得简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边玩着激烈的游戏,一边随时做好准备有家长踹开游戏厅的门气势汹汹杀进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父母的暴力执法和我们的无力抵抗形成鲜明对比。现在回忆起来,那时候虽然情况很悲惨,可偷偷玩到游戏时的那种雀跃心情,却再也没有了。

知道快渴死的人是连海水都能喝的,街机厅也不能怎么去之后,我又开始打起了被藏起来那台FC的主意。根据我观察,游戏机大概是藏在家里唯一有锁的立柜里,钥匙则在老爸老妈手里各有一副。一般我放假的周末父母还会去单位加班。这样就空出了大约多半天的时间。于是我鼓足勇气,生平首次行窃,偷走了老爸钥匙串上的那把立柜钥匙,跑到修锁的地方花几毛钱配了一把。整个作案过程相当顺利,但其惊心动魄的程度就算在今天回想起来还会有点胆战心惊。和其他人半夜趁着父母睡着了偷偷玩游戏的经历不同,我没体会过那种不开音乐只听得见自己按键声的感觉,而且那种偷偷玩游戏的情况被抓概率比较高……我当时只能趁着父母不在家偷偷玩一两个小时。当时让我最惊讶的是老爸居然又买了一盘卡,还是被称为《水上魂斗罗》的《赤影战士》。于是在那段时间里,我干脆试着打通了这个游戏,最后发展到可以四十多分钟一口气一命通关,然后把游戏机再塞回去脸不变色心不跳。 后来我在期末考试里拿了一次班级第一,游戏机被解禁了几天。可是再端起手柄的时候,玩游戏的兴致似乎没有以前那么高涨了……

回味

记得黄子华曾经说过,子女最不容易懂得的就是父母的恩情。从小我就当父母是游戏里的最终BOSS,以升级长大为己任,争取有一天摆脱他们的束缚。等到有一天发现自己站在和他们差不多的高度时,才知道一切都是那么不容易。老话说“养儿方知父母难”,其实养家就足以了解父母所付出的各种艰辛。我现在还能记得当年在北方沿海城市联合统考前打游戏的自己被老爸抓到,他既没打也没骂,只是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可惜沉迷在《快打旋风》里的我没有回头,没看见他的背影也没有想他为什么不发火。随着我们的渐渐长大,父母的态度也渐渐变化。有时候我们不能理解父母为什么那么热衷于抵制我们的爱好,就像父母也不能理解我们为什么那么热衷于那些爱好一样。可能人世间的大部分矛盾只是缘于无法互相理解,等到真正你能懂我的那一天,许多冲突也就可以避免了。

的求学之路并不顺利,最终选择了做网络娱乐行业这条路。深深遗憾于我没有读上一本的父母一直觉得这是电子游戏的错。那时我已经不太埋怨他们反对我的爱好了,只能耐心跟他们解释说,就算不是电子游戏,我可能会还会有别的爱好,而且未必这么简单健康。譬如我小时候流行穿阿迪达斯的运动鞋,于是有些人就把这种爱转化成拦路抢劫低年级同学的勇气。父母对我这种歪理邪说也不反驳。当我们到达一定年龄程度之后,对各自的观点都不会轻易改观,也不会轻易反驳。我们深知这个世界因为并存和不同而美丽,我们也知道冲突最终带来的肯定不是美好的结局。

不吃早饭攒钱买游戏机,从家里偷钱出去打游戏,跟哥们儿一起通宵鏖战……这些在老爸老妈看来都不应该发生的事一件件发生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我们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接受新事物上那么迅速,为什么有的人外语会精湛到了堪比翻译的地步。电子游戏带给这两代人的到底是什么,没有人说得清。我只知道当我从遥远的城市回到故乡之后,看到父母一下子老了很多的脸,心中的唏嘘已不知如何表达。越过漫漫时光,我似乎终于战胜了魔王,内心之中却殊无丝毫喜悦。越是长大,我越能理解那些岁月里为我付出的人是怎样付出。

在家住了一段时间,因为生活规律实在跟父母不搭调,半夜熬夜上网打游戏什么的总被念,我又跑出去自己租了一套房子。这套房子离我家挺远,坐车也要二十分钟左右,我在自己的小黑屋里昼伏夜出好不快活。平时窝在家里,吃饭只叫外卖,朋友来了就在我这里一起打游戏追忆往昔峥嵘岁月……一般每隔两个月左右我总会出门一趟,钥匙放在老妈那里。等回来的时候家里肯定光洁如新,搞得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本来就是不想麻烦二老才搬出来住,结果每次都是他们去给我收拾屋子。

这时候我已经能够理解,父母对我们的每一种要求都是希冀,即使有些时候它显得有些苛刻,但无论如何,来来去去它都只有爱。

回首

老妈用PSP花了我很长时间。

2007年,已经退休的老妈闲不住又找了份工作,月薪只有不到一千元,是她的老本行,我劝说无用。在工作单位的大部分时间她都很闲,我干脆把自己的PSP贡献出来,装满了MP4格式的电影和电视剧。这玩意可能没有国产MP4播放器好用,屏幕也还算在合格线之上。在单位看杂志看得昏昏欲睡的老妈很高兴,隔几天就来找我给她换片子看。我决定等她干腻了这份工作,干脆把WII也贡献出来,让她玩wii fit算了……至于老爸,给他弄点蓝光的战争片,让平时歇得完全不像游戏机的PS3也运动运动。老爸好像有快20年没去过电影院了,平时拉他也不去,干脆让他在家里看吧。我现在玩游戏的时候没有以前那么多了,更多的时候其实是愿意享受跟家人在一起的感觉。

生这场需要全力以赴的游戏,我还没玩明白呢。

我与游戏的情缘到今天也快20年了。岁月沉淀下来的没有痛苦,只得感激。感激我们生命中曾经出现过的些许亮色,感激父母为我们付出的一切。尽管这场抗争最后的结局是他们谅解了我,我也理解了他们,但这并不妨碍我记得自己生活里曾经有过那样的一段日子。

褪色的时光里,回首看见走过的种种风景,我与游戏,老爸与老妈。许多情景交织,组成了我和许许多多人们相似的游戏记忆。当我成为一个真正让人生厌的成年人之后,我知道自己应该更加坦诚,耿直,简单地对待这个世界。

就像我们少年时代希望的那样。

精彩图秀

>>更多
九城3D新作《冰火战歌》
《九阴真经》千灯镇美景
九阴真经10月8日开测
久游3D大作玄天之剑
鹿鼎记公测开启
CJ ShowGirl社团MM谢梦沁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