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丁乙

No.46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伊贺流忍者的想法,只会用武士刀比划。

文/花轮 编辑/Erisu 实习生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那台下的十年功

        这是一个一切都开始逆转的时代:走到最后的快女永远是纯爷们,最有才华的快男姿色完秒历代快女;公仆开始把公民当仆人,收入最低的人群创造了最高的GDP,再过几年,连地球的南北极都要调个个儿;《死神》里很难看到一个人死,《海贼王》里政府是最大的幕后黑手,海盗们都是单纯善良的乐天派,而在《火影忍者》中,身为一个本来应该隐藏在暗处的忍者,漩涡鸣人成功升级为世界级人气偶像。话说回来,在游戏世界中,你还见过比忍者更高调的职业吗?看看隼龙提着无想新月棍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望着胧秀真披着比一卷卫生纸还长的鲜红围巾在深夜的东京上蹿下跳,再看看大洋彼岸那四只拯救世界无数次的乌龟在大银幕上跟人类打情骂俏,我们可以很负责地说,忍者已经是当今世界最嚣张的职业。
        俗话说的好:“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现今虚拟作品里的忍者大爷们之所以能够在全世界的聚光灯下搔首弄姿,归根到底还是他们现实中的前辈们留下的无数口耳相传的传奇起的作用。讽刺的是,那些造就了当今世界无比辉煌的忍者文化的真实忍者们,在经历了无数惨无人道的训练之后,最终大多湮没于历史的长卷之中。台下的十年功并没有为任何人带来十分钟的荣耀,他们的功绩无人知晓,他们的喜怒无人关心,这些推动历史的巨轮缓缓向前的黑色之手,最终也被这巨轮碾成了碎片。

分享到:

【我不是来杀人的】

“我真的不是来杀人的啊……”无数在“抓刺客”声中惨遭分尸的忍者死前想必都喊过这句话。要知道忍者最主要的任务是来收集情报,刺探敌军路线粮草补给等等只能算是小儿科,牛逼的忍者可以在大战开始前先探听清楚敌方大将昨晚的性生活质量,再对对方今天的精神状态做出评估,然后向己方主将传达有用信息。

        真正的忍者自然不可能一边喊着我要守护哪家妹子一边召唤变异蛤蟆再发个大玉螺旋丸正面攻击敌阵,事实上,他们甚至很少有机会穿一身蓝黑色紧身衣飞檐走壁杀人于无形间——人家辛辛苦苦打入你军内部潜伏多年,为的可不是跟《天诛》里的力丸一样杀个把院子里闲逛的路人甲。

正的忍者,很少真的穿夜行衣去行动,更多的是扮作民间艺人或流浪汉之类的角色混进敌国。在让织田信长名扬天下的桶狭间之战中,今川义元心血来潮,在危险重重的桶狭间暂驻,唯一知道这件事的外人是大军行军途中遇到的一伙老百姓,而后这伙农民同志在特种部队的抓捕下神秘失踪,不久之后织田军就带着主力部队来了,第六天魔王发了个无双,轻易拿下今川义元的人头。

        历史对于这群神秘人物的来历仍然存有不少争议,不过在见识过忍者的本事后……嗯,你懂的。与纯粹以刺激你的肾上腺激素分泌为卖点的热血漫画不同,对于忍者来说,打斗永远是最后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才能使用的手段。所有忍者均以流传千年的《孙子兵法》为自己的行动纲领。“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再次攻城”,这十六个字便道出了其中精髓: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不动用武力。

【逃跑是个技术活儿】

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对于忍者而言同样是至理名言。本着一切为隐藏身份和安全逃跑服务的原则,忍者的祖宗们发明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技巧,活用那些技巧就可以让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安全逃脱。而这些单纯的技巧在世代相传之后,在爱吹牛的日本人口中无限神化夸大,最终变成了一个所有人耳熟能详的名词——忍术。

        没错,这才是忍术的真面目,你不能用它来开山裂碑,也不能用它来瞬间移动,忍术归根到底其实就是一系列说穿了毫不稀奇的逃跑技巧,也就是多数80后都记得的“隐身术”。跟木叶猛男们动辄就能造成核爆级伤害的招数不同,真正的五行遁术是利用各种环境和道具无声无息逃脱的技术,与查克拉没有半点干系。

        金遁和火遁同属障眼法,前者是利用金属反射光线和制造声响,后者则是活用烟雾弹和二踢脚之类的玩意儿掩敌视线。而土遁和木遁则是训练忍者合理利用各种环境地形进行快速逃脱的技术,前者是利用事先挖的地道或墙垣等地形神不知鬼不觉地快速逃遁,后者则要求忍者具有不下于人猿泰山的爬树能力。是不是觉得有点眼熟?没错,这些东西的本质跟跑酷没什么区别,想体验的同学请不要入手《忍者龙剑传》,《刺客信条》才是你明智的选择。

        然而,别看这些东西说起来没有神秘感,其训练过程却只能用“恐怖”二字来形容。一日快奔百里中间不歇只不过是前戏,真正的高潮除了会消耗大部分体能之外,对技巧的要求更是半点马虎不得。比如,为了锻炼持久力,你必须双手挂在树上,下面洒满致命的暗器,一旦松懈掉了下去就是死。又比如,师父会让你迅速奔跑冲过一段地形复杂狭小的路段,中间布满陷阱尖刀,鉴于这些布置每次都会有很大变化,所以你决不能凭记忆闯关,灵敏的反应才是你唯一的依靠——听起来是不是比任何忍者游戏都难多了?

【无装备,不PK】

名游戏《天诛》系列被公认为最贴近现实的忍者游戏,在游戏中除了观察和活用地形顺利暗杀敌人之外,另一个非常贴近现实的设定就是忍具的携带。无论是在游戏还是在现实中,忍者行动所能携带的忍具,无论是数量还是重量,都必须经过精心的计算,这同样是出于方便行动的考量。游戏和动漫中常常出现的手里剑和苦无之类的东西是只有诸如暗杀潜入之类的夜行任务时才会携带的,而此类之中设计最巧妙的武器,还是忍刀。

一般武士刀不同,忍刀刀身非常短,这是为了避免开窗入室时忍刀因为太长而被卡在中间的悲剧。与真龙剑不同,忍刀的刀刃其实非常钝,这是因为忍者在翻墙时偶尔需要垫高,此时忍刀就会承担起板砖的作用。忍刀的护手比一般护手大很多,人踩在上面非常稳妥,将忍刀插在底下的话,就形成了一个绝佳的垫脚石。忍刀把手上有超过三米的绳子,方便忍者在高墙上回收。除此之外,刀鞘的设计也同样别出心裁。首先,刀鞘会比刀刃略长一些,在刀鞘底部,忍者会事先垫上辣椒粉和石灰之类的东西,必要时,忍者一拔刀,立刻就会有无数烟雾从中冒出,忍者就趁着这障眼法溜之大吉。更绝的是,刀鞘的底部是可以打开的,一旦将底部弄开,刀鞘就变成了一只吸管,可以拿来作为水下呼吸之用。由此我们可以推断,一名优秀的忍者除了要具备特种兵的素质之外,多年吃川菜的麻辣训练也是必不可少的。

        如果你觉得忍刀的设计已经非常巧妙的话,那接下来的介绍会更令人瞠目结舌。要知道,忍刀只不过是执行夜行任务时使用的一种,而大多数忍者的大多数任务,都是以平常人的姿态混入敌国刺探情报,你总不能让一艺妓手提单刀行走江湖吧?劳动人民的智慧此时又得到了充分的发挥:本着杀人于无形剑的原则,他们的忍具决不能是赤果果的武器,它们看起来或许只是一只普通的笛子,或者一把平常的锄头。你去吹笛子或锄地,不会感觉出有什么异常,而一旦它们回到自己主人手中,悠扬的笛声里,一串毒针就会忽然射出刺瞎你的双眼,农夫的锄头则很有可能无端端从把柄中飞出,然后轰的一声把我们一块儿炸上天。不同装扮的忍者有着自己独门的改装秘诀,他们将普通的乐器和农具以及种种日常用品改装成忍具,而为了掩饰身份,他们又必须训练出熟练使用这种器具的技巧,这为忍者下岗之后的再就业也提供了一重保障。

【这货不是神打,这货不是神打】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这九字真言算得上是万金油,无论召唤神龙还是解开封印都少不了它的存在,好记又好用,我们一直用它。那么身为曝光率比“唵嘛呢叭咪吽”还高的民工咒语,这九字真言又有什么样的来头?

        事实上,九字真言乃是我国东晋道教学者葛洪所著《抱朴子》中的一句“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的误传。忍者修行讲究“三密加持”,日本真言密教(又称东密)受到了我国道教很大的影响,而日本古代忍者大多又是东密的狂热分子,因此九字真言作为三密中的语密,在忍者中得到了广泛的流传。忍者们相信,通过诵读真言可以震动体内的气脉,从而激发生命潜能,令忍者进入极限状态。

密加持包括语密、身密和意密,这其中,身密的另一个名称就是广为人知的结印。结印简单来说就是双手十指交叉成不同的形状,同时脑中配合手势幻想出各种意念。密宗手印种类多得不计其数,忍者通常使用的是其中的独占印、大金钢轮印、外狮子印、内狮子印、外缚印、内缚印、知券印、日轮印和隐形印。密宗认为双手十指对外与法界佛性相通,对内与五脏六腑相通,通过这几种结手印的方式,可以令人在短时间内与神佛相同,得到佛的神通。

        而意密则是三密加持中最重要的环节,说穿了,三密加持对于忍者而言是一种自我催眠的行为,因此语密和身密都需要通过意密才能达到效果,其原理跟义和团的闪子弹差不多,想象力才是提升战斗力的关键因素。默念一万遍“老子是奎托斯”,那么即使是宙斯站在你面前,你也不会后退半步,当然,会不会死就是另一说了。

【领导先走!】

卡西是个好领导,身为特别上忍,有事先往上冲,把弟子们一个个疼得跟自己私生子一样。但在现实世界里,这样的领导基本上已经死光了,忍者同理。

        现实中的忍者同样分为上忍、中忍和下忍。下忍相当于特种部队,是任务的实际执行者,也是炮灰的主要组成成分。中忍在忍术超群的基础上,还必须具备一定的指挥领导能力,他们是每次团体行动中的指挥者,属于中级领导。而上忍又被称为智囊忍,这种级别的大佬从不出击,专门负责拟定整体作战计划,也因此,其忍术等级要求也相对较低。由此看来,卡卡西这位特别上忍的特别之处,就是他闲着没事儿喜欢上前线了吧……

        即使在波谲云诡的忍者世界,界定实力的也远远不止是武力上的强大。这件事告诉我们,头脑是第一战斗力,智商永远是决定人等级的终极指标。

【黑暗舞台】

道之前要玩命训练,出师之后要继续玩命做任务,开打了要先护送领导,打完了功劳也轮不到自己,相信不少青年忍者都迷惘过,我的光辉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到来?

        答案在本文一开头就说了:忍者永远不会得到任何荣耀。
        确切地说,越是有名的忍者死的就越惨,比如曾经有一位名叫杉谷善住坊的著名狙击手,在那个只有散弹枪的年代曾经狙击过织田信长,悲剧的是,传说中的神射手这次失手了,子弹只穿过信长的袖子下摆,本人却安然无恙。然后,悲剧发生了,虽然这次衫谷逃了出去,然而因为他射击高手的名气太大,不说大伙也都知道是他干的,于是两年之后,信长终于逮到了他,把他活埋在地里,还留下把锯子,让路过的行人每人都去他脖子上锯一下,足足锯了两天才死。

忍者真正的悲剧在于,即使他们顺利完成了任务,其下场也不好过——试问凡是忍者参与的事件,有哪一样是可以公之于众的?因此,无论是帮雇主取得了绝密情报,还是杀掉了不能杀的人,一旦任务完成,忍者就是雇主第一个要杀的对象。我们甚至可以想象每个亲手杀死自己手下的大名在完事之后必然会说出那句古龙的经典台词:“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

        无数历史的真相就这样随着悲情的忍者尸体被拖入历史的深渊之中,永远不见天日。名为政治的高墙,将这星球分成了两个世界,当我们尽情享受阳光下的美好时,请记住,我们的生存,建立在无数不为人知的死亡之上。

“CJ期间,歪弟日报停刊。”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