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丁乙

No.68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报告首长,我们需要更多的鲜血来给红领巾染色。

文/Enki 编辑/Erisu 实习生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再见,我叫红领巾

老奶奶:“好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好孩子:“再见,我叫红领巾!”

        请大家先忍着不要吐,慢慢回溯一下十岁那年在作文里复制粘贴过最多次的段落。如果在阳光明媚的校园或时光如梭的运动会后你还没有昏倒的话,那八成能够在眼前浮现出开头那个片段。尽管这个装逼打断腿的年代,我们已经很难再忆起那些鸟语花香的早晨,力尽善事的少年把荣誉让给一条三角形布料的滋味。
        用那时的课本定义,少先队员就是看见老奶奶必须陪着过马路,捡到一分钱必须交给警察叔叔,如果运气好再遇上三两歹徒挨上三四刀,人生就能圆满的迷样生物。所以那个年代被火车撞死的、被隔壁厂煤气罐炸死的、被落水小孩拖死的、被森林大火烧死的……总之不得好死的少年少女们,领子上往往都有一条鲜红的领巾。那是一个为救蚂蚁可以被流浪狗光荣咬伤的年代,是一个二次元精神在三次元具现化的年代。依稀记得小学老师课堂上的凝重:“带上红领巾后你就不再是一个人了”,现在想来果然颇具深意。
        而此时的我们,只能在游戏中再次回味那些可气又可爱的笨蛋们。

分享到:

我们不想拯救世界



        二次元有句古话,叫做“主角是推动剧情用的,配角才是用来爱的”。其实每位作者都在他们的主角身上投入了创作灵魂,而这些天赋异能、志向远大的红发绿发少年却往往目不斜视,一心只想练成大招降妖伏魔。

        主角的周围不是朋友就是敌人,这时既不能抢主角风头,又必须身怀绝技或者至少有足够金钱人脉供主角挥霍,所以多金美貌有才有势的各色红领巾便诞生了。作者会使尽浑身解数给红领巾们各种理由对主角爱恨交加又不离不弃,远看上去两人好似各种羁绊各种迷离,而近看……不,没有近看。

        当主角大业将成、妹子上位之日,就是红领巾回老家结婚之时。红领巾和主角或主角妹子的风花雪月,只在同人和腐女的笔尖下默默流淌。

        什么,你不相信?那么请问在马里奥被公主和公主爸爸接进城堡的时候,你看见路克叔叔的绿帽子了吗?答案是没有,尽管路克踩了和马里奥相同数量乌龟,收集了甚至更多的金币和五角星,但那些分数都在过版的时候加在马里奥的小屁股后面,供他带进城堡献给未来岳父。而和我们的主角有着深深水管工之情的路克叔叔最终只能一个人默默的去闯鬼屋,而他是否也暗恋过公主已经因为剧情不需要而变得不重要了。

        红领巾一般都很无辜,经常只是出门打个酱油的功夫就被拐上了狗血之路。像《英雄传说》三部曲中的初始同伴分别是主角的青梅、主角的竹马和主角的爷爷,通行的目的不外乎是出门旅游或赚点外快,后来莫名刀山火海异空间的也没人问上一句要不要先回家吃饭什么的,被BOSS抽的好生冤枉。《生化危机CV》的英勇少年史蒂夫当时不过是个恋姐情节的九零后,对丧失群中冒出的克莱尔姐姐一见钟情,我想他端起枪的目的除了摆酷求合体外,和铲奸除恶基本搭不上关系,可最后呢,诶。最新一代的《最终幻想13》就更令人发指了,人家獠牙香草两姐妹睡了几百年唯美又坚固的安稳觉,醒过来刚没几天,不过上个厕所的功夫,却偏偏好死不死的撞上了主角一行!于是这一趟厕所便永垂不朽了。

        所以主角身边这晚饭不是好吃的,也不是人人都吃得起的,不想出名的各位打酱油时还请绕开那些英眉剑目的好少年。

师傅,你别死啊



        除了青梅竹马外,另一类常见的红领巾就是主角的师傅,这在剑魔背景的传统RPG中简直是和被虏走的公主一样必须存在的生物。在数不清数量的传说系列中,主角的师傅可以是父母的旧友、假装旧友的父母、从天而降的御姐、甚至最终BOSS。勇者们会尽量在襁褓时期就建立起和正值壮年的师傅们的羁绊(最好是父母的旧情人之类),实在不行的话也要在十岁之前的某一次森林活动中非常随意的救对方一两次结下眼缘。

         千万不要觉得这些都是徒劳,当主角十七岁那年出门采药回来发现全村被屠,除了身后手无缚鸡之力青梅竹马外无一幸免的时候,就会开始感谢自己父母当初的多情了。这时候师傅会在熊熊火光中从天而降,感叹回忆一番和你妈当年的奸情,眼角含泪拖着快要昏死过去的你离开这块伤心地,去开始吃香喝辣的生活。

         师傅不但会在衣食住行上对你无微不至,还会告诉你真正的身世是多么传奇,交给你之后把妹时会用到的十八路绝技。并且非常非常体贴的是,他会在你出师前尽可能的死掉,以免妨碍你拥有凄惨身世。这时你会发现比起你亲生父母,这个素昧平生的师傅给你的要多的多。于是你在一阵悲痛后揣起师傅的钱包、神器和介绍信,擦去眼角的一抹忧伤,下山去了。

不要叫我大小姐



        美女如云姑苏城里曾出过这么一位大小姐,她仗着一手还过得去的鞭术每日在西湖柳下作威作福,抽得一众屁民心里直发毛。有一日,突然上岸了一个筋酥骨软小白脸,一脸土包像的乡下小子二话不说把大小姐给抽了。这一抽就酿成了中国游戏史上最著名的悲剧,也推动了名为《仙剑奇侠传》的千万游戏少年心中命运的齿轮。

        大小姐这一抽之下不但没有怀恨在心,还果断抛家弃父裹上银票加入味方阵营,这是每一个至今未嫁的七零八零后宅男心中永远的痛——一个要腰有腰、要票有票、心比铁真、情比水深的大好二世祖妹子就这么心甘情愿的跟着个一穷二白身边还带了妹子的小子踏上了艰苦卓越的江湖之路,这样上天入地绝无仅有的包养机会再上哪里去找?!——所以宅男们除却巫山不是云。

        和仙剑系列后来层出不穷的女性红领巾一样,大小姐陪着少年趟尸河攀妖山,嘘寒问暖送衣送药,也不管少年此行目的的是不是去找别的妹子洞房喜酒,至于孤男寡女授受不亲的问题就更不在她们的考虑范围内了。披上了红领巾的大小姐思想觉悟可谓一夜间追星奔月,各种苦的、累的、吃力不讨好的活儿都哭着抢着给他干了下去,为情敌领个便当眼前一黑这都不算什么,醒过来还要继续给人家带孩子,这在加入少先队前是不敢想象的。无论如何,红领巾之路一旦踏上就回不了头。董存瑞当上班长的那天大概就在梦里顶过无数次炸药包,而林月如从李逍遥对她傻笑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要为别人的洞房花烛点灯。

         托林大小姐的福,之后仙剑系列也从不乏孔融让梨的女性角色。二代的有和主角一家苦大仇深的小狐妖,一路陪吃陪打陪受累,最后却突然被一根红领巾勒住要害,非但不肯报仇还牺牲自己一个倒贴别人全家;三代有妹子好好皇宫不肯住,非要住在剑里几百年等死等活,睡醒的时候突然发现睡过头,等的人已经谈了别的恋爱,而她竟然也就这么算了;四代瞑界之主当了几年电灯泡加蓄电池后,干脆两眼一闭滚回瞑界当了几百年的好人。仙剑系列的女性角色觉悟之高,仙心之古,吾等忍不住要此致敬礼以表廖赞。

红领巾,不用自己的血染红怎么行



        小时候问,红旗为什么是红色的?台下一片齐声:烈士的鲜血染红了它。游戏中主角虽然也经常抛头颅洒热血,为亲友两肋插刀,但那些都是有回报的。因为人家是主角嘛,世界是你的也是他的,但归根到底还是他的。红领巾就不同了,他们一般都是为了让主角通过下一关而撒下的狗血。

         这方面最有名的设定莫过于《火焰之纹章》的同伴系统,这个游戏的同伴数量之多设定之有爱是出了名的,而同样让人菊花发颤的还有那每场战役不可复活的规定。在骂游戏编剧可恶又脑残之前,请看这篇文章的大家摸着良心问一句,你敢说火纹的时候,没有为了保住心爱角色的小命而让别人送医送药么?你敢说没有为了让柔弱的某天马少挨一击而把隔壁勇者拉来挡弓箭么?火纹每一代都有那么几个全身重铠的耐操骑士,他们不得不翻山越岭跑去给小白脸王子送草药,对王子不但要哄着让着,必要时还要夹着逃跑,心情好时要找两个濒死小兵给他插,被BOSS砍到满脸是血后才敢把王子小心翼翼从怀里掏出来,让他捅掉人家最后一槽血后腼腆的举起胜利之剑。此刻听着对方头上清脆的升级音乐,骑士心里何等的辛酸。然而比起那些为了帮王子挡剑而一去不复返的同伴们,他已经很满足了。至少活着的他,还是能有通关剧情的。

我真的是主角啊



         游戏史上为了让主角通向下一关而无辜被弄死的红领巾们多不胜数,然而敢公然这样对待主角的还真不多,上田文人是其中一个。

         你就算不记得上田文人,也应该听过《ICO》和《旺达与巨象》。当我们的少年ICO从笼子里爬出来,发现偌大的城堡世界中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那该有多兴奋啊,主角舍他其谁?相遇白衣少女后,小牛角人简直不敢相信,瘦小又丑陋、除了身手还算敏捷外一无是处的自己,竟然能像童话般跟公主手牵手,阴森的古堡也仿佛明媚起来。ICO假装自己是真正的小勇者那样,手持木棍撞的满脸是血,至于最后究竟是从公主手里救了巫婆,还是相反?连他自己估计也搞不清楚了。只是在顺手解决了魔王一事上,红领巾迎风飘扬。

         而旺达就没那么幸运了。虽然长得比ICO帅上不止一点点,但却被命运的齿轮碾得凄惨千倍不止。在他只身一人逛遍虚无大陆,被巨象碾断千八百根骨头,孤独虚弱的背影连玩家都不忍再看下去后,旺达的妹子才终于从石床上悠悠转醒。世界已被拯救,少年却已不在。女孩看着一地石像碎片,甚至在梦中都不曾留下少年的样貌。做好事不留名达到这种程度,真正的红领巾们也只能在屏幕前泪流满面。

再见,红领巾



        说了那么多,其实真正红领巾却是一种非常热血的道具。从列宁的年代开始,有着不服输精神的少年们就用这一抹红色来彰显个性。如果有一款名为《80后少年》的游戏的话,红领巾想必会是斗气值+1的初始装备吧。野村哲也在即将发售的FFXIII AGITO中也设定了这样一群红领巾的少年,也许我们可以期待一下?

         眨眼十数载,我们早已不再用鸟语花香来为作文开头,那群扶老奶奶过马路还羞涩于报姓名的孩子也都有了名片。吾辈虽然不会再傻到再把自己当祖国花花草草,但每当看到还敢去搀扶老人家的孩子,心中多少仍感宽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