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丁乙

No.94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勇者大人,其实你和魔王是好朋友,对吧?!

文/Enki 编辑/Erisu 实习生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难以伺候的勇者大人

         亚特鲁.克里斯丁甩了甩一头飘柔广告似的红色短发,将艾克莱利亚之剑从魔王达姆身上拔出的时候,神殿沉重的呜咽起来,乌云的天空打开蓝色通道,少年勇者从此将名字刻进了伊苏国的传说。

         他摸摸某个记不清名字的青年送给他的传家宝剑,身上披着附赠的价值连城的艾克莱利圣铠,手中的抗魔之盾则好似来自某个草原洞窟的深处的土坑。来的路上在下水道捡到的银戒指可以消减弱敌人的魔力。而前两天某个农家女孩腼腆送他的口琴,决战时凑巧能召唤出了创世女神的守护。亚特鲁觉得自己还是挺幸运的,不过一个勇者有好运不是挺正常的事吗?他于是吹着口哨,朝下一片大陆迈开了轻快步伐。

分享到:

TALES——不给力啊,你这个混蛋勇者



        身为一名NAMCO传说系列的资深勇者培训人员,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告诉你,勇者大概是我见过的最麻烦的生物。我有很多名字,《幻想传说》中我叫远古惑星之王达奥斯、《宿命传说2》里我是死界狂战士巴鲁霸多斯,《深渊传说》的救世主卢克则习惯称呼我为梵=格兰兹老师。为了让克里斯、小凯、卢克这些数不清的连木棍都舞不好的乡下小屁孩一路成长为传说中的勇者,并且最终能打败我,背后的工作人早已内牛满面了好多次。

        就拿深渊的卢克来说吧,我从他娘都不会叫的时候就成了他的导师,一方面要绞尽脑汁传授这笨蛋剑术,一方面又要想方设法制造一系列能让他看似吃亏实则捡到大便宜的关卡。我的爱徒阿修在旅行途中假装羞辱他的斗志,实则不断地假借复制人的便利传送能量以便他关键时刻作弊,最后大方地死在对方怀里受了一把,以便脓包小子建立硬汉形象。但这些都还远远不够,为了防止卢克的第七音素同位体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我妹妹提亚甚至用掉了天上地下仅此一件的少女情怀,一路以真情加大歌谱护法。而像预言导师伊昂、谱铳士丽格雷特这些因为废柴勇者不小心手滑而领了便当的优秀人物就更是无辜了。

        把这些都看在眼里的我真是每天喝水都会胃疼,而捏死这小子的心一路都没停过。但再气也得忍着,因为身为BOSS唯一被允许抽勇者耳光的战斗只有最后那一场而已。然而,碧海蓝天的塔顶,最终关卡的音乐真响起时,我眼睁睁看见的却是红发少年的剑软绵绵地飘向我头顶,恍如慢动作,当时我真是跳塔的心都有了!我忍不住朝他身后的金发公主和剑士狂使眼色,换来一张张同样胃疼的脸。要不是提亚妹妹最后的最后想起了我小时候教她的第七谱歌,帮他扭转局势,我还真不知回家要怎么跟老婆交代。

        虽然卢克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但自勇者培训开班以来,我们没有一次不是牺牲了大量优秀的导师、神器、美女和令人乍舌的狗屎运才能制造出一两个稍微满意的作品。这个行业从投入产出比例来说是一个注定连年亏损的问题产业,然而面对广大玩家的的期待,我还是会硬着头皮做下去,直到那些四十五度角仰望蓝天的少年都长出梦想中的胡渣为止。

DIABLO——请微笑,骷髅君



        我是一只忙碌的骷髅,服役于最古老的RPG游戏之一,直接听命于这块地方的总监毁灭之王巴尔大人。我住在黑色荒地修道院地下坟墓的一只橡木桶中,曾是烈酒容器橡木内壁散发出陈年酒糟的酸味,当然没有鼻腺的骷髅是闻不到这些的。我每天用手指骨数木桶内壁的1321条纹理,然后和路过玛莎——每天会来木桶旁给我加石灰的女骷髅打招呼,其实她是除了巴尔大人外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熟人,我们保持着互相弯曲颈椎骨示意的良好关系。

        虽然和骷髅兄弟们维持的表面上的友好,我却打从心底里看不起这群庸俗的同事。你知道,我有一个他们想破头盖骨也想不到的秘密,那就是巴尔大人对我不是一般的器重,他创造我时曾私下对着我耳骨的低语。他说,虽然我现在只是个底层员工,但将来的某天,会有一个连脑子也长满肌肉的人类顾客闯入这片墓穴,他会打碎我的木桶,而我则会用手上这柄沾满臭味和蛆虫的狼牙棒狠狠插进那个蠢货的脑门。不管那个企图拯救世界的蠢货怎么求饶,他的的脑浆势必铺上桶边的青苔,而我则会成为那只改写历史的著名魔物。虽然不知道“人类”长什么样子,但这一幕我每每幻想都忍不住热血沸腾。当然智慧如我也是会有迷糊的时候,比如我就不明白巴尔大人为何除了狼牙棒外还在桶里留给我一串金币和两个红色罐子,我不需要它们,那些活人世界的东西弄得我很不舒服。

        当那柄击碎木桶的长矛到来时,月亮已经缠绕过门口那块墓碑两千多个夜晚,我紧张的抬头搜寻那人的身影,狼牙棒由于握的太紧都和骨关节粘成了一体。抖开木屑腾起身子,我看清了那个马尾辫女人和她指着我鼻子的长矛。那是一具很漂亮的身体,珍珠色的皮肤裹在新鲜的骨架上,比我这具弹性好上不知多少。这就是人类啊,我想,世界上原来有这么漂亮的生物。她的眼珠子是碧绿色的,上面印出我摇晃的身子和垂在一胖的破烂棒子,我的牙齿已经掉光了,下颚看上去是在傻笑的样子。那一瞬间,我突然什么都想起来了,想起了我是谁,也想起这并不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手中的狼牙棒耷拉下来,我微笑的看着绿眸的女人,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态度和蔼的服务生领班,就像我曾一千零一次做过的那样。女人满意的将我打翻在地,捡起地上的金币和红色罐子塞进鼓鼓的胸口。
        不知过了多久,巴尔大人轻轻捡起我的头盖骨,“恩,这次没被打坏啊”他满意的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串新的金币和两瓶红水,和我粘好的身体一起重新放回木桶中。我想,我果然是他最喜欢的员工。

生化危机——菜鸟ZOMBIE工作日志



        作为一个高材生,我一毕业就和CAPCOM签下合同,但随即就发现工作远不如上学美好。你想想,一个漫天机关枪霰弹炮的城市里,叫我手无寸铁的一个姑娘去吓唬几个腰上插满手榴弹的特种部队,我这不是找抽么?就算我是个僵尸吧,断手断脚不觉得痛,但总被人对着脸打的滋味也不好受。

        同事汤姆是个资深僵尸了,他安慰我说现在工作不好找,同样一个月五箱血年终医保分红的待遇隔壁L4D的员工比我们苦了不知多少,那些玩家看到僵尸不但不怕还常常一脸淫笑,有时候你怕了躲了,他还到处追着你打,打完一轮又一轮,简直没完没了。相比之下,我们在浣熊市的工作至少还抱有一些大厂家的尊严。

        第一天上班很紧张,听见子弹上膛就走路打飘,对STARS标志更是避之唯恐不及。不过后来发现同事都一个比一个大胆,他们开动脑筋躲进铁门后面、书柜里面、楼梯下面,见人来就拉出一个血肉模糊的微笑,客人每次都吓到夺门而出,屡试不爽。汤姆有一次把自己钉在墙边一根钢筋上装死,在克莱尔妹妹路过的时候悄悄伸出舌头,这段后来被总公司录成了宣传片,汤姆还因此被升了职。受到这些鼓励,我的工作热情也慢慢点燃了。

        我开始若即若离的跟着主角一行,里昂虽然面对镜头时总是一脸坚定的忧伤,但每当房间里每次只剩下我们的时候,他手总是抖个不停。虽然设定上他是警校百发百中的神枪手,真开枪的时候还是打烂花盆的居多。因为上头交代办事不能激进,所以我多数时间只是晃晃悠悠的跟着他们,拐到墙边偶尔还停一停,让他们有时间看到墙上加了高光提示的门钥匙。这时候里昂总免不了手忙脚乱的去拉对面的门把手,旁边的克莱尔妹妹则会在门关上前忿忿的瞪上我一眼,那表情真是可爱极了。

        另外一对克里斯和吉尔则是我和同事都比较头痛的,领导的意思是我们部门尽卑鄙下流无耻之大能也要制造出一对情侣来,所以克里斯和吉尔就成了重点工作对象,我们不惜冒被众人唾弃的危险给吉尔姐姐下毒,就盼着克里斯哥哥能在小房间里小沙发上禽兽不如一把。谁知有心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的里昂和艾达反倒成了正果。不过最惨的还属我们的技术部主管“追踪者”,为了让两人能尽快通关,他不惜放弃节假日休息时间,情人节加班加点的扛着火箭炮游走于大街小巷。然而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打那之后克里斯就再也没敢蹲在阳台上用小手枪打我同事屁股或者来回翻警察局长的保险箱,而是直奔楼顶的直升机去了。

卡拉赞——领主的烦恼



        我叫麦迪文,就算你不知道这个最强法师的名字,至少也听过恶魔萨格拉斯。艾泽拉斯大陆的每个成年人都认识我,并以到我的领地卡拉赞做客为荣。实话说本来已经死掉很久的我对你们的拓荒者游戏毫无兴趣,但魔兽世界的开发者每天照三餐拍我马屁,说什么培育未来的勇者有多重要之类的,非要我把卡拉赞之塔开发成冒险者乐园。但这些都关我屁事啊,我只想看好戏罢了。

        起初,我的仆人摩洛斯是反对这个提案的,因为他发现这份工作的工作量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他不但要不停的假装昏死过去,还要在身上准备适当的零钱和装备让你们们剥。客流量大的时候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于是有段时间连我那神经质的父亲埃兰都加入了接客的行列,这对于一介领主的父亲来说不能不算是一种屈辱。不过由于他法师老人家对埃提耶什的浓厚兴趣,身为害死他的儿子的我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再后来,也不知是受谁怂恿,那些塔底和裂缝的恶魔也加入狂欢。他们揣着从我那里挖去的垃圾,只要勇者能一拳、一刀、一锤子打到他们愿意舒服的昏过去的程度,那他们身上的东西就统统归你。这美妙的不成文约定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者,看着他们纯洁又贪婪的笑容,我不禁有种淫荡的快感。这些变态不停重复同一句台词,然后假装呻吟而死,真他妈的太有趣了。于是,我决定放出更多的垃圾,更多的仆人,让你们永远留在这里。

每一个勇者都是路痴



        我今天是来辞职的。作为一张地图,我生活在食物链的最底层。不管是僵尸、骷髅还是正义的队友都能活的有点尊严,唯独地图不行。我首先不能太胖,不能造成勇者大人背包的负担。其次不能太土,最好是带有古典气质的花边增添气质。最后还必须常年保持青春活力,按M键的时候随叫随到,不能像娇弱的女主角那样有病、疼、产假或被魔王收走。

        我的合伙人“迷宫”是个彻头彻尾的恐怖分子,却格外受到老板的器重。而我至少稍微和他不合拍,就会被砍掉重练。当然迷宫也不是没有被羞辱的时候,勇者迷路、头晕、产前不适等等等等的任何症状都能投诉到他,但每次挨批的却都是我,曰:“地图上为啥没有标明出口”。 去他的,这活儿简直不是人干的。

        我最惨的经历曾经在一个叫《MGS》的大企业就职,那里的地图是七天二十四小时全年无休的,每秒还要接受一次生物学电波扫描。我在那里干了两年感觉自己简直就不是一张地图,而是一个没时间穿衣服的小姐。这口气是无论斯内克刮掉胡子时有多帅我也绝对咽不下去。至于我现在的单位么,我想你听到它名字的时候就会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了,它叫《世界树迷宫》——去你的阿特拉斯。我将要跳槽到只要地图都梦寐以求的《星际争霸2》,那里再也没有人敢嫌我太胖太丑或花纹不够多,或者不能像个小姐那样随叫随到了。

亲爱的勇者大人



        勇者啊勇者你在哪里,我看见了恶魔的躺椅、女神的揶揄、命运塑料的齿轮和你纯洁的微笑。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