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丁乙

No.123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主角光环+中二=毁灭世界

文/周行文 编辑/Erisu 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那些
罪该万死的鸟人们

在我年轻的时候,曾经以为这个世界上只分好人和坏人,单纯得像三流编剧写的国产武侠电影。所谓正义就是打败坏人帮助好人,最后跟青春美少女或是御姐和萝莉们奔向美好朝阳,过着每天两次还是三次没羞没臊的生活。

曾几何时,这种热血理想支撑着我,让我结识了许多有着共同理想的人,我化身成他们的朋友和战友,在一次次的拯救世界或者自我救赎也有可能是复仇的路上一同狂奔,有辛酸也有苦难,当然结果大体上来说都还算值得安慰。

那些所谓坏人被逐个弄死,魔王们灰头土脸的不是被封印就是被打到异次元空间,当然更多的是灰飞烟灭。胜利的曙光照耀这个世界,让众多热血青年们欣喜不已。只是我跟随英雄们征战多年,冷眼旁观已久,总觉得有些情况似乎不太对头。

分享到:

在那些滔滔历史长河中,在那些涓涓野史小河里,我发现最糟糕的角色仿佛永远不是那些英雄的敌人,哪怕他们与正义之师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哪怕他们的历史被写上了各种人民血泪。真正让人觉得痛心疾首的恶人们永远是那些隐藏在正义队伍中的鸟人们。他们不仅拥有无上可怕的主角光环,各种狗屎运不停砸到头上,甚至还有软妹送吃送喝送装备,有时候还送抚摸和安慰……这怎能让人不心头火起?由此可见某些歇斯底里的反派们那些疯狂举动倒可以理解了——毕竟想到对方人品并不比自己高明多少却还能碰着那么多好事,再心态好的也会失衡暴走一下。

嗯,你知道我想说什么了把?这次咱们来聊聊那些罪该万死的鸟人们,他们的行为严重触及了大家的心理底线。哪怕这些人打着再响亮的旗号也不行,我们要揭露他们的嘴脸,曝光他们的事实,搞臭他们!

人生赢家什么的最讨厌了



根据《人类行为学不完全报告书》的科学调查,百分之五十以上的男性冒险家都有超过两名的红粉知己,而且随着时代变化这个数字还在持续上升中。伟大的后市历史学家们把这种行为形象地称为“开后宫”。是不是后宫并不是看数量的多少来决定,而是跟抢劫罪一样是按照性质来划分。

其实严格来讲双飞也算后宫,同时有两个姑娘芳心暗许和一百个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不都是在我们这群单身汉心头捅上一刀么?看着那些走到哪里都有妹子欢迎并送上星星眼的同伴们,我的心就在滴血。这么多年了,看看电影,打个游戏,或者看点动漫作品无非就是想逃避现实,现实却让人无处可逃。人生赢家们就在那里等着我们落魄的样子,打算用它们辉煌的成绩来彻底摧毁世人信心。

要说起史上最有名的人生赢家,大概要数《圣斗士星矢》里的星矢同学了。这位臭名昭著的同学在屡次救下女神雅典娜转世的纱织小姐之后居然满脸慨然地赴死,留下伤心的纱织小姐在那里伤心一百年。这种人神共愤的行径已经严重影响了拯救世界英雄的声誉,尤其是在含情脉脉的纱织小姐表现出各种心仪姿态的前提下。在经历了诸如黄道十二宫谋杀事件,海皇波塞冬监禁事件和冥王哈迪斯复辟事件等足以改变世界历史的大事之后,星矢还跟没事人一样冲在最前,完全不顾雅典娜大人转世纱织小姐忧郁又哀怨的眼神儿。一个楚楚可怜的少女被逼着成为超过100个男人的后宫团的指挥本来已经挺不容易的的了,现在终于芳心暗许,却捞着个不解风情的,这种事说人神共愤都算是轻的,我觉得怎么也得是天诛地灭吧……

除了这个是上最著名的正强者(强者=夫小强也)之外,热血系的朋友们应该也能记得一个叫苍月潮的纯爷们得不能再纯爷们的小伙儿,他跟一个爱吃人的变态妖怪老虎之间的故事交织成了一曲感人至深的悲歌。《潮与虎》在台湾曾经被以搞笑的方式翻译成《魔力小马》,被传为一段时间内的笑谈。这位魔力小马……好吧,还是叫他苍月潮好了,生平有两位红颜知己,一位是性格活泼乐观的中村麻子,一位是有点点害羞但暗恋着苍月潮的井上真由子。这两个女孩都相当不错,随便哪个都称得上是典型的少男梦中情人,尤其是是长发飘飘又温柔可人儿的井上真由子,可爱到了一定程度。有人在跟作者喝酒的时候甚至开玩笑说起“请把井上真由子赐给我吧”这种胡话了。偏偏就是这么赞的姑娘,苍月潮没选人家,而是跟中村麻子持续对眼儿。这种天理不容的男人居然成了后来无数少年心中的热血偶像榜第一名,难道不不是罪该万死吗?

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看着这些人生赢家的一幕一幕,你是不是也开始希望偶尔坏人们得意忘形一把了?我告诉你们,老夫生平最恨两种人:一种是好人,一种是人生赢家,还有一种就是不识数的人!

即使是美少女也无法原谅



世界上第一个污蔑女性的故事来自于《圣经•旧约全书》,里面用娓娓道来又平实生动的语言讲述了一个傻逼女玩家被一条爬行动物诱惑,偷吃了增加能力值的道具被GM发现,修改掉全部装备踢出服务器的故事。

所有熟读玩家手册的朋友都应该知道,这不过是一个开端,在那之后女性通常被形容成身材和智商成反比的奇特生物,当然这也不算什么。可问题是饥渴的男人们不管干什么都想带几个女人一起,于是引发了各种让人揪心的事儿。在这些糟糕的经历中你唯一的念头可能就是想干死这些漂亮又年轻的姑娘们,把她们轰到渣都不剩。因为这个世界已经如此傻逼,她们的所作所为居然还会让事情朝这个更悲催的方向无限倾斜。

艳名远播的莉诺亚•哈蒂利小姐就是个杰出的例子,这妹子为了跟自己当官的爹作对搞了个反政府武装,随后被人民的好兄弟,死小孩中的杰出青年斯考尔•莱昂哈特看上。熟悉《最终幻想8》的人都知道斯考尔是个嘴比手笨一万倍的木头小子,于是他傻不拉几的陪着莉诺亚小姐劫持总统,又一路逃亡,最后眼睁睁看着莉诺亚小姐被魔女附体,做出了一系列可能毁灭这个世界的事儿。偏偏因为是自己想套牢的姑娘,斯考尔同学又不好意思痛下杀手。于是拖着拖着,连月球上前任魔女的封印都解除了,大批怪物也放到地球上了。

莉诺亚同学反倒像是没事人一样出现在大家的队伍当中,谁也不好意思责备她。但只要想想这一切原本可以避免,我的朋友们总是觉得怒不可抑。可是就算愤怒又能怎么样呢?人家是大英雄斯考尔的正牌女友,咱们估计连话都说不上。

还有些美女,是注定能走到哪里都不会被黑暗盖住其光芒的存在。这些姑娘一个个都表现出极端病态的美丽,她们的面容姣好,她们的身材颀长,她们的双腿通常必须裸露,她们的胸部也都肯定不是一马平川……她们一般穿着不合时宜的漂亮衣服,脸上带着对未知的种种惊讶和不可思议。殊不知她们的体质和柯南金田一那两大煞星一样,走到哪里都会血流成河,怨灵漫天。

这些姑娘以天仓澪和天仓萤姐妹最为出名,其次还有楚楚可怜的少女雏咲深红和女摄影师黑泽怜,以及穿着洋装就敢独自一人去幽闭小岛上探秘的美少女水无月流歌……这些漂亮妹子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喜欢使用一款老到上上个世纪的照相机,并且总是出现在古宅之类的破旧场所。当然这么做的下场是引来无数恶鬼怨灵,带来各种血雨腥风。就如金田一走到哪里都会有凶杀案一样,这些妹子们的生活里充满了黑暗与死亡的威胁,直接的结果就是周围人也跟着倒霉……更可恶的是这帮姑娘不仅不自知,还在所有能卖萌的地方以各种方式卖萌。真是让人痛恨……

他什么都不想要



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人更让人不耻,他们罪该万死的程度超过了之前两种人的总和,在张惠妹的歌曲声中,他们被尊称为“什么都不想要”派。一般来说江湖上的恶霸土匪和流氓头子看到这种人都会退避三舍,或者忍让几分。皆因这种人虽然欠扁程度更高,却都是些真•实力男或实力女。对于这些人来说被妹子倒追已经是小事一桩了,他们放弃的东西在普通人看来仰视是远远不够的,有时候得拿太空望远镜看。

“什么都不想要派”的典型人物是两个叫里昂的青年,他们在多部影片里都有绝佳表现。记忆年相对代久远的朋友大概都还记得一个叫《宿命传说》的老片子,别扭傲娇少爷里昂只关心自己家的女仆玛莉亚而处处与大家作对的场面应该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放着高职称和万贯家财不要非得四处折腾的傻小子最终死在了海底洞窟,也算是罪有应得……

当然在《宿命传说2》里这厮的思念体又复活了,这是后话。要是另外一个可恶的里昂肯定是那个美国工资最高的特工了,《生化危机》系列的片酬让这哥们跻身世界一线明星阵列,在《生化危机4》里他更是救了美国总统千金的命,让金发身材火辣的小姑娘对其双眼频频闪心,进而发出了“你晚上没事儿的时候可以偷偷来白宫跟我吃个饭”这种邀请。偏偏里昂无动于衷,这可羡煞又气煞了我辈中人。后来在《生化危机 恶化》中里昂又一次闪亮登场,泡了个身手了得的大胸妹子。听说最近还有新片要里昂出演,这厮看来是不把观众嫉妒疯不打算停手了。

“什么都不想要”的另外一个典型人物大家肯定更熟悉,这货每次出现的时候都满脸苦大仇深,大部分时候他的下巴比上半边脸更性感,说话声音有一半时间是低沉嘶哑,经过变声器处理。这个人白天的时候是世界排名前五的大公司CEO兼最大股东,晚上会开着一辆土不拉几的黑车在大街上闲逛,还穿一身黑色行头。好吧我想大家都知道这人叫布鲁斯•韦恩,当然全世界更熟悉的是他的另一个称呼——蝙蝠侠。这个与佐罗出身相似的爷小时候有点苦大仇深,爹妈被人弄死在小巷里,后来成长经历也不算顺利,所以造就了他偏激的性格。在大多数时候,你不要跟韦恩少爷谈钱,因为他穷得就剩钱了,你也不要跟韦恩少爷谈理想,他戒了,更不要跟他谈妹子,妹子在前年被小丑炸死了……韦恩少爷只想面对全哥谭市的罪犯复仇,他什么都不想要。各路美女也好,大公司的合作意向也好,在他眼里全都是些浮云,神马都是浮云。韦恩少爷唯一的乐趣就是晚上出去揍人,还特有节操地从不杀人。对于这样一个理想主义者我们难免生出些敬意,不过对于这样一个大概是全世界富豪排名前十,拥有几乎半个城市产业的牛逼人来说,我们更多的还是觉得他真罪该万死……尤其是他还泡过妮可•基德曼(注1)。

同样高风亮节的还有一个少爷叫阿鲁卡多,这厮原本是房产大亨德拉库拉爵爷的亲生儿子,混血小白脸一枚。不过他始终拒绝自己亲爹把房产移交给他,经常参与对自己父亲那幢违章建筑的强拆工作,成绩斐然。城里的金银财宝他也不要,唯一一次破例还是带走了一个十八岁的妙龄金发少女。

仔细想想,这货更该死。

我曾经有机会那啥和那啥



历史罪人中最让人无法忍受的一种其实是那些和坏人们犯了一样错误的家伙。大家都知道往往在一些拯救世界的少年们还没成长为臭流氓之前,坏人们总有些机会把他们扼杀在摇篮里,但他们偏偏没有那么做,反倒放过了这些少年任由他们成长。正义的伙伴也没少人干这种傻事,譬如那个曾经赫赫有名的《龙珠》里,贝吉塔放任沙鲁完成最终形态,结果导致爷俩差点都挂在当场什么的。无独有偶,在《如龙》系列恩怨最初开始的时候,桐生一马和锦山彰有过数度会面,桐生一马明明可以弄死这厮,却因为碍着兄弟情义一直没动手,导致后来事件越搞越大。《寄生前夜》里的阿娅从一开始就面对线粒体,也是憋着股劲儿没下狠手,愣是让这姐姐后来跑到长岛上砸碎了自由女神像。

好吧,以上的还可以说是当时实力不行被大家原谅,那么还有一些罪人就没法说了……比如那个《浪漫沙加 吟游者之歌》的吟游诗人同伴。这厮在我辈中人里算长得好的了,穿得也不错,而且说话特有范儿。于是乎大家苦命练级,让他闪啊闪把能悟得新技能的灯泡都闪完了。结果最后世界快崩溃了大家要去抽最终BOSS拯救世界,这人忽然身上发出熠熠光辉各种光环,告诉我们他其实是创世神下来微服私访,现在为了支撑这个破碎的世界必须回去了,打败最终BOSS的重任就交给你们啦……这时候有没有一种想要掀桌的冲动?我觉得如果能跟同伴开战的话,我会先选择干死这个创世神。

最近比较火爆的《使命召唤 黑色行动》也有这么一出,男主角梅森本来是个挺不错又干练的小伙子,在刺杀卡斯特罗任务失败后被弄到敌人的秘密基地洗脑,后来参与了刺杀肯尼迪这项光荣又伟大的任务。这本来没什么,偏偏梅森一直视为最大敌人的德拉科维奇屡次出现在众人面前,大家却一次都没能成功将他杀死。这事儿从1961年一直拖到了1968年,那会肯尼迪都死了好几年了。可见有时候好人磨蹭起来不比坏人高速高效多少……

他仍是我们的战友



在这个世上可能是朋友最了解你,也可能是你最了解朋友。不过不管怎么说,抛开那些让人痛恨到觉得罪该万死的斑斑劣迹,我们更愿意相信那些烂人们所做的每一件糟糕事都不是为了让这个世界变得更恶心一点。看在过去和他们并肩作战的份上,看在岁月涓涓,时光飞逝的份上,看在大家都不容的份上。大多数时候我们依然会选择原谅那些罪该万死的鸟人们。

只是那些羡慕嫉妒恨,依然会深深烙在心中,引发各种不爽。

唉,可是那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注1:妮可•基德曼曾在《蝙蝠侠 不败之谜》中饰演一位性感美丽的女科学家。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