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丁乙

No.141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怎么能算重口呢?只是大家的萌点不同罢了。

文/惊鸿馒头 编辑/Erisu 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人不重口枉少年

        我知道,自从看过日系黄金系列(或者是两女一杯系列)的观众,肯定对那些帮助我们祖国花朵呈柱状成长的各种形状的排泄物深有感触。因为在若干年前,只以为那种东西有肥料效果的你,完全无法知晓在若干年后,自己还要对着这些东西捋管子,而且还得捋得兴高采烈。这一切看起来是在讲述人生是多么诡异,世界一直在改变,但是实际上,这完全和世界没有关系。我们生活的世界,从小到大,其实一直都包围着重口这种玩意儿。

        从你小时候异想天开准备用稻草疏通你的小鸡鸡开始,其实大家都注定要从童年开始一段不同寻常的重口味之旅。和小时候你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些玩意儿口味很重不同,成熟的你除了获得额外的体毛和生理特征外,更加理智的头脑也让你在重口味的欢愉中,感受到了一丝丝不安:狗娘养的,老子咋个就这么喜欢这些恶心巴拉的东西呢?

分享到:

        这其实不能怪你,因为大家都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同受一种教育,往往很多看上去正常无比的东西,总是会带给我们意外的惊喜。不信从你小时候的红领巾的含义,就知道从小戴着鲜血的感觉如今是多么的平凡。在此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少年,如果想不重口味都不行。更别提随着年龄的加剧,各种重口味的东西层出不穷,老鼠肉做的鸡腿?还是避孕药养的黄鳝?或者是福尔马林泡出来的猪喉?嗯嗯,或者是你经常提到的“春哥”?现实生活环境如此,你怎么可能相信在如此完备的游戏这一虚拟世界中不出现几个让人过目不忘,甚至是日思夜想的重口味家伙?不过我要事先声明的是,每个人的口味都有不同。就像爱情动作片有人觉得LES就已经很满足了,有的人反而觉得ladyboy 更刺激一样,我挑选的只是在口味中略感有些超过的家伙或者玩意儿,如果各位看官觉得很不爽,或者实在看不下去了,千万不要对我进行人生攻击。因为我知道我国地大物博,重口味的家伙大有人在,特别是在人身攻击重口味方面相当有建树的玩家大有人在。能直接让我从写作的高潮中直接跌落到不想活的境界中的高手更是数不胜数,我渴求这些大爷们,在看了我的小文之后,不要用重口攻击得我体无完肤。

断臂男和子宫



        如果一个人要说2005年的《断臂山》开创了Gay的世界,让众多痴男怨女们找到了一个新的发泄口的话,那我可以肯定地指出,这个人肯定不是一个玩家,最起码不是一个FC玩家。要知道在近20年前,一款名叫《魂斗罗》的游戏,就已经从形式上、从内涵上超越了什么李安、王安啥的大牌导演了。就连出演《魂斗罗》这部大片的原型演员史泰龙和斯瓦辛格,都从质量上、知名度上超越了什么《断臂山》了。但是在当年单纯如我们,却都不知道这两个背靠背的男人竟然蕴含了这么多的深意。即便现在,估计看着那柔情似水的靠背男,很多人都无法想象数年前,KONAMI是做出了一个多么大的决定,让这种文化成为潮流。所以最近几年春哥、曾哥、著姐大行其道,真的不能怪他们,因为在N多年前,可恶的日本人就已经将邪恶的诅咒作为降头搞到我们这些祖国的花朵身上了。

        单纯说诅咒还是不恰当的,毕竟这样太富有攻击性,而且作为一个常常以日本女性为性幻想对象的自己,实在也不能为自己幻想的对象设置如此大的一个障碍。所以在我不断探究与寻觅下,我使用了秘籍,用30条命的代价来到了最后一关。

        那些当年恐怖的、猥琐的、看着都已经想吐的、披着外星异形外衣的怪物们,各个灵活小巧,充满肉感的各种器官中来回奔跑,看上去好不欢快。但是这一些器官的模样,是不是有点熟悉,仔细想想,看起来到底像什么?如果头脑不好的同学,请迅速联想你长期浸淫的各种爱情动作片……

        对,那就是含苞待放的子宫。就那些肉乎乎、带着血丝的玩意儿,以及那些不断蠕动的家伙们,构成了我们不辞千辛万苦接触到的最后一幕。是不是有些反讽?而反讽的还在后面,最后的被异性附体BOSS女性面孔,则可以看做是现在春哥纯爷们对于女性霸权主义的挑战。那种禁锢女子躯体和思想的枷锁,是不是会让你觉得禁室培育也只是个piece of cake?我甚至浮想联翩,渴望春哥和曾哥同台表演魂斗罗话剧,击倒最后的隐藏BOSS著姐的华丽表演了。不过考虑到著姐如今已经被封杀,这个奢望估计也是遥遥无期,只有留给儿孙去缅怀了。

        然后再想想,在如此丰富的境界中努力作战,允许我呕吐一下……实在很难想象当年的我们是凭着一股什么样的激情,在那些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游戏厂商的熏陶下成长起来的,怪不得随着成长,我的口味是越来越重,现在甚至连吃饭都要放酱油了。

        随着时间大妈不断的啰嗦,我感到抱歉的是,很多人依然把《魂斗罗》视为自己青春岁月中难以忘怀的记忆,不断高歌自己是在一个多么恶劣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我对他们这种无知的行为除了心疼再也没有更好的表示,毕竟大家都知道,出来混的,都是要还的。看看如今日系游戏在我国的残垣断壁,就知道了他们的芥末,还是没有韩国的泡菜胃口重。当年他们拼命想调教的韩国人,如今已经骑到他们身上,狠狠地用鞭子抽打他们的菊花了。

变态的人与变态的心



        托《魂斗罗》的福,让我们晓得了小日本帝国主义游戏厂商的险恶用心。也让我们知道了除了爱情动作片以外,那些身高不足1.7M的矮子们,也喜欢在各式各样的游戏中植入他们的变态神经。所以当近期热播的电影《生化危机》成为为了重口味而重口味的代表时,我一点都不吃惊。这个让人回忆起《群尸玩过界》、《电锯杀人狂》、《活尸之夜》等让人呕吐得不能再呕吐的欧美电影的家伙,实在是茶余饭后的禁品。里面的一些场景,直接抓图下来,交给我们伟大的警察叔叔,都可以直接立案侦查了。而像稀里哗啦的脑花、残垣断壁的肢体、已经如同变形金刚一般的动物与人的组合……都成为了不得不提的经典啊。

        长期进行该种类的游戏,绝对能像日本人那样,视屎如归,把生鱼片、女体盛、黄金大餐等奢侈的家伙作为自己的爱好。更有助于帮助自己立志到日本去背尸体,或者成为SM片中的男M主角,以缓解日本男性不够的燃眉之急。甚至连SAM大叔,都不得不在这方面向后起之秀的大日本帝国主义的游戏设计者们低头示好,渴望用自己的方式去诠释这一恶心的系列。不过有一点可惜的是,他们为自己的电影挑选的导演、演员、制片以及拍摄电影的各种工作人员肯定没有这样想。连续的几部电影制作,除了能在电影院引起观众的瞌睡欲望外,此外能做的贡献就是拉动了美国的GDP增长。虽然这种拉动和某些国家大吃两摊屎就能拉动数个亿元的GDP增长无法相比,但是却肯定能和《生化危机》中的那些僵尸所具备的大脑相匹敌了。

        应该说像《生化危机》这种还流连于表面的重口味游戏,实在是不能让口味越来越重的大家尽兴。很长一段时间,欧美的恶搞风情蒸蒸日上。其中就有像《毁灭》这种家伙充分体现了欧美人士的重口味。在其中,看到的不止是那些已经腻味到不行的怪物们,更还有机会和怪物同台上演“肌肉与头颅横飞、屎尿共血水一色”的豪华盛宴。加上其超前的画面特效,当时在网吧看到有人呕吐立即就能知道其在深刻体验《毁灭公爵》的趣味性。而且其丰富的武器系统,更是让玩家之间完全不以杀人为乐趣,反而炸成碎片为目的。经常看到一群“毁灭公爵”们手持手榴弹来回奔波,不是你的腿飞上天,就是我的屁股被炸到屋顶上去了。

         但是曾经在真实战场上被干得落花流水的小日本们怎么能咽下这口口味不重的恶气,于是提出“断臂山,好浪漫”、并且勇于攻击女性霸权主义的KONAMI再一次为日本的重口味游戏制造了标准。请不要误会,我说的不是那几款超级让人流连忘返的筋肉兄贵系列,虽然我也承认,那几个动不动就喜欢扭动屁股,凸显自己发达的臀部肌肉的兄贵,绝对是因为当年KONAMI的主席是个同性恋的原因才设计的。但是要说到标准这一高度,这种溜须拍马的迎合日本人当年男女不分潮流的游戏还未够班。我要说的游戏其实是《寂静岭》。

         之前依靠《魂斗罗》来释放了自己对于同性之爱的束缚,现在就要依靠《寂静岭》中那些对于性的暗示来帮助自己树立起同性爱无罪,同性性爱有理的道德标杆。于是乎,绝对够阴暗、够血腥、够暴力……

        游戏中似乎永远都不嫌血多,也永远让人不会去怀念那些血库缺血的日子。而且动不动就出现护士,大部分都不会让你的小鸡鸡竖起来,反而会让你的头发在第一时间竖起来。虽然他们也身着丝袜,也是一袭白衣,当年也有超短裙伺候着。但是满身的血污、脸孔的绷带、以及时刻准备掉落地下的眼球,都证明了他们不是过来拍爱情动作片的。偶尔一些BOSS对于性的发泄,也很容易让你在短时间内达到高潮。这种高潮当然不是说你捋管子的那种,而是说你随时准备小鸡鸡被切掉的那种恐惧的高潮。因为我实在很难相信一个正常的男人,会在一个怪物正干着两个下半身的结合体的身边,充满了性的欲望。

        简单的来说,如果《寂静岭》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愿望希望大家能释放因为性的压抑造成的精神压力,那它的确做到了。因为在经历过这么多男性和女性之间欲望的折磨之后,如果你是一个女人,你不像春哥那样纯爷们去寻找乐趣,那绝对不可能;如果你是一个男人,那也只有去像著姐那样纯姐们,因为重口味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了,狗日的我真的扛不住啊。

重口味永远在身边



        一个人先哲说过,坏事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它衍生出来的东西。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真不信,觉得这个先哲肯定是出门的时候被门夹了头。后来到了我不得不信的时候,我发现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世界上的事情往往都是这样,所以当我还在吃惊于游戏界那些越来越重口的世界观、男女造型、以及设定的时候,真实世界的游戏重口味已经如同迎面而来的一双解放鞋,完全挡住了我的视线。200公斤的春丽?满脸青春痘的不知火舞?黑人男扮女装的雅典娜?……各种重口味图片,绝对让我有身临混乱的Cosplay世界其境的感觉。甚至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我绝对不是和这些家伙一个国度的,我生活的星球美丽而美好,大家对美的定义都是相同的……只是事实往往打击我,在很多游戏网站,我甚至都不敢轻易点开某个“秀秀我的新造型”的帖子。因为担心遇到不和我同一世界的Cosplay大拿相比,我更怕遇到诸如杀马特这类新鲜得不能再新鲜的新新人类。有的时候我不得不承认,我宁愿吃下黄金大餐中那些被俗人称为“大便”的玩意儿,也无法在一组被贴上 “杀马特”标签的图片帖子里驻留一分钟。和“大便”相比,那些我行我素,超越了超人/潮人界限的家伙们,对于我们智商与视力的折磨更胜一筹。有的时候,我甚至渴望随身携带一张春哥的照片,来抵御这些充满了攻击性的怪物们。

不要以为网络了、本地化了,游戏时代口味就不重了



        脱离了单机时代,但是身处网络社会中的我们,实际上依然被一群经过日系重口味的爱情动作片和游戏们调教的游戏制作者们所折磨。长期的精神压力,以及对于自己工资待遇的情绪,使得他们不得不选择了制作游戏来释放他们多余的精神压力。这样一来,可怜的玩家们,再次成为自己人手中的牺牲品。

        哦,这要更正一下,其实还是欧洲人教会了我们怎样制作重口味的网络游戏。毕竟从《无尽的任务》开始,到《魔兽世界》为止,数量众多的欧美游戏就放肆地利用他们本身的硬件条件,不断调戏着我们玩家的智商。于是乎我们就拿别人唾沫当令箭,非要折腾出一个“网游十大神兽”这类的东西出来。让众多玩家在面对自己游戏的时候菊花一紧,担心油然而生:老子是不是今天就被游戏厂商涮了?国产游戏的最大重口就在于,自己以为自己很搞笑、自己以为自己很经典、自己以为自己了不起、自己以为自己…… 但是反复捣鼓出来的东西,不是面貌缺乏礼貌,就是内涵等于没有。更别提什么幽默、标志这类奢侈的玩意儿了。

        看着一些游戏本以为精心设计的东西出现在自己的电脑屏幕上,我真的除了让自己回忆过去的美好时光外,想不出更妙的办法来抵抗这些让人无力感十足的家伙了。

这其实是乐趣



        重口味到底有多恐怖?我其实真的不觉得。除了口味重了,吃饭放盐可能会导致肾衰竭,进一步导致尿毒症有点恐怖外,其它的我真的不觉得有啥。起码我觉得口味重了,在看到芒果台的那个“林无敌”,然后又看到“雷囧”时,依然能安然吃饭睡觉打游戏,是一种非常幸福的感觉。动不动就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生气不划算,要知道人生苦短,有的重口味可与而不可求。它出现一次,你就以看稀奇的心态去凑个热闹多好。不一定非要上纲上线,和自己、和对方、和天地斗个体无完肤。春哥又咋了、断臂山又咋了、子宫又咋了,我还不是饭照吃、衣服照穿、工资照拿?你应该早就习惯了重口味,因为从小开始,重口味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对于未来,我们也只有期望,让重口味来得更猛烈些吧!!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