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丁乙

No.175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为什么只有猴子能进化?上帝太不公平了!

文/Enki 编辑/Erisu 文光
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yddaily

他不是一个人

       在地球不足30%的陆地面积上,生活着六十五亿人类,也就是如果平均放置的话,包括南极洲在内的土地上,每平方公里必须塞上43个人类才能塞得下。

       是个人大概都不免感叹,人类大概是这颗星球上最常见,最普通,最让人觉得无聊的同类了。每个人类都脆弱、短命、跳不过一棵树、跑不过一头豹,发不出天马流星拳,并且大多一辈子都离开不了地球。所以当你按开游戏电源的时候,你衷心许愿,屏幕上出现的那个家伙,最好不要是人类啊!

分享到:

其实我是你爸爸!



        见多识广的你可能在游戏中遇到过各种敌人,僵尸、吸血鬼、变种人、芭芭拉芭芭女仆联盟、暗黑圣殿教会、超能力研究委员会、时空管理局、白银帝国第十三宇宙舰队……等等等等,并且外层宇宙还不断的有更新更狠更炸毛的敌人在向这里进发。先撇下为何游戏里所有人都想炸掉地球绑架你女朋友的问题不谈,这些家伙的来头也未免太夸张了一点吧?!

        让我们把时间回溯到1983年的电影院,当乔治卢卡斯决定让黑武士满脸是血的跪在卢克正气凌然的光束剑下,说出那句后来二十年被无数次引用的台词,并轻易摧毁了这名自以为是的青头小子的人生观时,他并不知道自己正将自那之后所有反派角色推向何种的命运齿轮。

        就像莎士比亚不知道他碎碎念的一句“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复杂的问题”彻底操翻了未来至少二十代人的言情小说欣赏观一样。在《星球大战》之后的数以千记的作品中,主角的最大的敌人和朋友,都失去了当一个平凡坏人的权利。

        他们身肩填饱观众的重任,为了满足那一双双饱经戏剧的沧桑眼球,他们不得不承认自己来自那美克星,来到地球的目的是消灭你那用手电变身怪兽战士的朋友,他的老大一刀就能劈开尸魂界抢你的老婆打你的娃,而停在火星轨道上的银河系第三联合舰队吹口气就能把你居住的星球移平。这时候你突然漂浮到了宇宙中,看着身后土豆一样的湛蓝家园,不禁眼眶湿润的感到自己的确肩负重任。

        是的,其实他们不是人。你的敌人们可以是来自外层位面天使和恶魔,可以是内层位面的传奇魔法使,可以是流亡到星界的旅行者,他们可能甚至不介意自己是一束人形超频能量波或某个大科学家丢下的大型智能垃圾,但唯独不能是某个一直欺负你的高年级同学,或在公司坐你对面的顶头上司——至少不能真的是,因为那样就太普通了,而你日常的生活是如此的让人无法忍受。

如果我有一颗跳动的心



        也有这么些个乱七八糟的世界里,住着些乱七八糟的非人类,但当你仔细陪他们走上一段,却能惊讶的发现他们其实是那个世界里最美好的风景之一。

        某个在故事第一天就残忍地用砖瓦房压死了高龄老太太的著名童话主角陶乐丝曾经遇到过这么一个家伙,他的皮肤是铁皮,关节是不上油就不能活动的旧螺丝,讲话磕磕巴巴毫无男性魅力,但他却想要一颗人类的心。

        在另一个个满是人类垃圾的偏远星球上又有这么一个破旧不堪的小机器人,他是个过气歌曲爱好者,享受平凡垃圾归类工作的小人物,星起星落千百年都不是问题,他等的只是一段像歌里一样的美好恋情。

        在人类你争我夺你死我活的魔法世界,在科学家把爱情都化成了屏幕与爆米花的未来世界,这些思考如零件般单纯的家伙静盼在人群间,纯洁坚定地一如诗人古老的幻想。铁皮人后来没有拿回心脏,却仍变成了魅力十足的角色;小瓦力也没有升级成更高级的机器人,却以他真诚的心感动了全舰的人类,并和心仪的女机器人过起了幸福的小日子。

        这是弗兰克鲍姆的著名的《绿野仙踪》和2008年迪士尼皮克斯的《WALL-E》。而国产故事中

你不是人也不是妖,是人妖



        我偶尔会翻出历年中文游戏最受欢迎游戏角色排行榜,细数那上面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和劳模似的帅哥。然后赫然发现那一张张飞轮海似的脸下,竟没有几个纯种人类。

        侠客文化有个潜规则,乃自古能成大业者,身边必有奇人相助。李逍遥如此,王小虎如此,《轩辕剑》如此,《剑侠情缘》亦如此。他们为母亲伤风感冒出门搞药,划个十公里的船就能在岛上遇到仙山仙水,仙子洗澡。进一步交谈,还能被安排和仙子同房。李逍遥刚到杭州时,不过一介入城闯荡的农民工,竟三下五除二的入住了当地首富的官邸,还百般不情愿娶人家如花似玉的女儿。云天河在安徽黄山上打了二十多年的猎,下山时候标准普通话说的好不好还是个问题,便勾搭上了市长的女儿和大帮派的头目做好友。摆在今天,我们花费巨款飞到西藏都不见得有喇嘛肯和我们交朋友,更别说首富突然不介意吾等没房没车没存款又碰巧没上过小学初中大学,而偏偏要把他那留学回国的美丽女儿嫁过来了。于是爹娘发烧感冒之际,老老实实去医院给挂个专家门诊才是上上策。

        无独有而,县长的女儿不会平白无故的跟了你,很久之后,她会在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娇声告诉你她不是人,是妖王的女儿。你多年的好友,为你两肋插刀而死,死前吐着红泡泡跟你说他不是人,你更不是,你们都是被派到这个星系来执行任务的,现在他光荣的先回一万光年外的家去了,说着嗖成一束光飞走鸟。于是你发现,这个世界还是寂寞的,却已经无法乖乖去医院排队给爹娘挂号去了。

无情无义的主角大人和重情重义的妖魔小怪



        自古商贾重义轻别离,和为了一套高级装备就能替换掉队中青梅竹马的主角不同,游戏世界的妖怪反都是些重情义的家伙。也许比起慌张享受青春的人类,这些“非人”有太多的年头可以端上茶杯坐在山巅想入非非。福禄荣华皆浮云,兽皮下的大嘴露齿一笑,从此豪爽地为人类兄弟两肋插刀。

        日本有个姓桃的孩子,他用几个糯米馒头换了几位能打能说能动脑狗,猴子和鸡帮他卖命打鬼。丹麦有个王子,他抱着一位不认识的女性快乐的结了婚,不知道真正救命恩人的人鱼公主为了此化成了泡沫。中国的故事就更有名了,他们的纪念建筑至今屹立在西湖河畔。而当年,还是个穷秀才的许仙只是愁眉苦脸的对着某只大型稀有无足爬虫科生物道:“娘子,你可否不要再纠缠我了呀?”

        千年等一回的过程中,人类大多是比较划算的。出生不满二三十年的小姑娘小伙子们在尖叫一声“妖怪”的时候,多少从没考虑过对面这个从生理构造上比自己高阶的多的生物会有多尴尬。也许是一千年前的一次救命之恩,也许是五百年前一面之缘,总之非人们抑制不住久别重逢的喜悦,热情的嘘寒问暖倾囊相助。而相比之下,人类那“眼前一百年温饱问题才是最重要的”鼠目寸光,就不免丢人现眼了。“我学校作业还没写完”“我妈被后山老妖抓走了”“我勾搭XX门派盟主的女儿,人家爹追杀过来了”游戏中很多在主角出生前就苦苦酝酿了许久的祖爷爷奶奶级的“仙辈”们,这时总不免要长叹一声“代沟啊”!然后牙齿吞下肚子里继续给人当保姆。

其实到底谁才不是人!



        其实曾经有个震惊世界的水管工,他一跳能踩死和自己同样身高的乌龟,用一把扳手就能穿越满是毒草的世界,抢光那个岛上所有的金币(包括嵌在石头里的和别人埋在地底深处的);还曾冲进魔龙王的城堡,那些杀人于无形的飞箭火海于他如履平地,并最终在龙王的寝室里找到并弄死它。后来世界上凡是能喷火的龙都没有听到他的名字不闻风丧胆的。后来他遇到了公主,最近还登上了宇宙。他的名字叫马里奥。

        19世纪,罗马尼亚有个吸血鬼猎手,他喜欢猎枪和罐装圣水,更钟情于把它们灌进吸血鬼的肚子里,他是那些有着利齿永生的夜间恶魔的死敌。凡是这个人类路过之处,吸血鬼的血和肉便会在泥土上铺成一片。他的著名的对手达古拉伯爵曾想尽各种办法对他敬而远之,却都不免挨上几颗比恶魔更紧追不放的银制枪子。这位是著名的吸血鬼猎人范海辛。

        在人类程序员和剧本家所创造的游戏世界里,如此般以人类身份横行在天堂地狱间的英雄掰断手指头都数不过来。当我们在《死亡之屋》的58寸街机屏幕前端起红外瞄准的树脂仿M5时,屏幕中手无寸铁向枪口扑来受死的僵尸怪物们,不由的如同送上门的游戏积分般可爱起来。而我们除了投去十几枚代币微微心痛,或扣扳机的食指磨出了个把水泡外,都完全没意识到沾满怪物汁液的俊俏主角此刻正无比狰狞。

        也许在游戏的时候,我们都不是一个人。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