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丁乙

No.180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我顶住了重重压力,没把这期的标题改成“我就是要当个潜行者”。

文/花轮 编辑/Erisu 文光
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yddaily

我就要当个贼

        做人是一门艺术,做贼也是。

        可能你会对这句话有所疑问,毕竟近来最为人所熟知的两个贼一个在派出所跟人躲猫猫时没能坚持到最后导致死亡,另一个则顺利完成了“喝开水自杀法”的首次真人活体实验,所以在这里我必须澄清,我所说的贼,并不一定是(普通意义上的)小偷。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即使是对于绝对符合真正意义上的盗窃者而言,“贼”这个定义也有着广泛的表现手法和对待形式。举个例子,同样偷过不少财物,同样睡过无数连名字都记不得的女人,著名的楚留香同学在拥有同行业最高荣誉“盗帅”这个称号的同时,还被行业之外的人景仰着,走到哪里吃香喝辣无数妹子不要钱似的抢着送出自己的贞操;而另一位田伯光同学,平时生活内容跟楚留香差不多,却走到哪儿就被骂到哪儿,最后更是连小JJ都弄没了。足见做贼之道,其深似海,是一门非常值得研究的学问。

分享到:

        倘若你是一位对此嗤之以鼻的正人君子,那么读到这里的时候你大可不必急着诅咒我娘,因为我想成为的贼与你想象中的那种也不见得完全相同。楚留香虽然风评很好,但归根到底,这货之所以没被抓纯粹是因为武功太高别人抓不住,如果六扇门老大是杨过之类的人物的话,恐怕早抓他进去了。

        一个真正高级的贼,他的品味并不在于自己弄来了多少钱每天晚上喝的是几百年前的酒抱的是几年前才出生的妹子而自己的名字却见不得光,而在于,他能够堂堂正正地像贼一样收集财富,却不会因此受到任何非议,能够光明正大地将很多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而那些将自己辛辛苦苦得来的财富白送给他的人还得朝他下跪,将他捧上神坛。

        这他妈才叫人生。

哥当贼,不做盗



        贼这个字儿最广为人知的意义,自然是盗贼(当然这年头的“盗贼”也有了别的意思),但正如前面所说,偷东西这种行为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过街老鼠。诚然,以楚留香和萧十一郎为代表的成功范例在某种程度上昭示着当盗贼的光辉前途,但这并不意味着这表面风光的二人真的过着美好的生活。

        以后者为例,虽说这哥们喜欢劫富济贫,颇有侠名,但只要稍微仔细点考证就知道,此人实在是没过过一天好日子,整天偷鸡摸狗维持温饱的同时还得跟江湖最大的BOSS作斗争,好死不死还喜欢上了人家的老婆,直到最后也是人财两空。

        成功的大盗尚且如此,貌似成功的大盗就更悲剧了。盗神姬无命与盗圣白展堂是一对难兄难弟,这俩夺得当年小偷界最高荣誉的哥们后来的命运已是尽人皆知:后者生意做不下去之后一怒之下去了间二流酒店当了服务员兼保安,整天被各路高手欺负,衙门来个斗鸡眼警校实习生都能吓得他不敢呼吸;前者被后者背叛进了大牢,好不容易越狱后又赶上了失忆,精神错乱之下被个书呆子活活说死,还连累来给他报仇的两个弟弟——他妈辛辛苦苦生了这么多儿子全白费了,人世间还有比这更惨的事吗?

        相较之下,比起一个有本事有良心的盗贼,有本事没良心的盗贼还算好那么一点,好歹田伯光在净身前上过的妹子比大多数人一辈子见过的都多,净身后虽然不能进行性生活,至少也可以修炼《葵花宝典》混个天下第一高手玩玩。而大多数技术一般的贼,且不说要练到单手剥生鸡蛋壳不破的地步需要多少年,就是练成了,也免不了打扮成盲人还被警察叔叔识破抓起来的命运。至于抓进去以后是喝开水还是做梦,就由不得你了。

        倘若你也是一位有志于在做贼这条道路上有一番作为的朋友,看到这里应该心里很清楚了:当盗贼成本高,利润低,风险又大,代价惨重的同时又缺乏格调,实在是当贼的下下之选。由此我们可以得知,要当贼,万万不可做盗。

从榜样说起



        就像加入新华里时学的第一件事就是学跳增员舞一样,鼓励一个人完成一项伟大的事业的往往是无数先辈成功的范例,做贼之道也是如此。虽然历史上踏上这条路的人得善终的不多,但至少生前都呼风唤雨叱诧风云了一阵,这其中最出名且算是较为初级的人物有两位,说他们比较初级,是因为他们本身做的还是盗,且最后不得善终,而他们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们偷的东西比所有武侠小说里的贼偷的各种奇珍异宝都要高级的多。

        他们偷的是天下。
        第一位窃国贼大概生活在十八个世纪之前,史书称此人粗猛(注意这个形容词)有谋断,虽然素来以矮胖子形象闻名,但刚出场时也算的上是正面人物:那时的他风华正茂,手握重兵,对待手下像春天般温暖,面对女人如冬天般坚硬。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正当这位兄弟在正行职业干的乐不思蜀的时,他忽然接到上级发来的通知——一笔不合法但事成之后利润很高的大买卖。这位粗猛的中年男子在女人和敌人身上已经找不到成就感,于是他欣然接受了这个任务:杀进洛阳干掉皇帝身边的几个死太监。

        那几个奴才的绰号叫十常侍。
        之后的事情既顺理成章又众所周知,这兄弟赶到洛阳的时候十常侍已经被袁绍干掉了,由于找他来的上司之前已经因为消息泄露而被太监杀掉,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又把袁绍赶了出去,之后废了皇帝,又另立了一个,轻轻松松把天下捏在手里,成为短期内的霸主。

        没错,这货就是董卓。

        第二位贼则生活在一百多年前。这位兄台的运气比董卓好很多,也很会做人。清末的时候他在政府当差,职位是内阁总理大臣,不可思议的是,辛亥革命爆发之后,广大革命先辈起义失败N次辛辛苦苦才推翻清政府打下来的江山拱手就送给了他,连孙中山都得退居二线。可惜的是这兄弟野心太大,当了总统还不够,硬要当皇帝,也硬是当上了皇帝,差点就把中国搞成了君主立宪。用书本上的话来说,这叫“辛亥革命的果实就这样被窃取了”。且说此人未当总统之时隐居在南阳打酱油不问世事,不知为何大伙儿建立民国以后却非要让他来做总统,更搞笑的是这兄弟收到邀请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还得孙中山三番五次写信恳请才同意。这位名叫袁世凯的兄弟牛逼就牛逼在这里,前头董卓好歹是辛苦带兵打进皇宫才逮住了皇帝,幸福生活还没来得及享受几天就被干儿子杀了,而袁世凯的天下打从一开始就是别人哭着喊着要送给他,最最最牛逼的是,一般被从位子上扯下来的皇帝大多死于乱刀分尸,而这哥们竟然是病故!

        做贼做到这份儿上,这辈子,值了。

我就要当个贼



        看到这里我想你应该差不多明白了,本文提到的贼其实也有个专业的名称:国贼。就像易中天聊起曹操时说的一样:世道不好的时候,我当不成好人,就要当个贼。但根据政治课本所言,新时代的主题是和平与发展,换言之,现在不是乱世,搞政治会被枪毙,硬要做贼的话,咱们搞经济吧。

        在经济领域同样有许许多多不犯法照样坑你没商量的法子,比如炒房。搞房地产的大力宣扬城市生活是多么美好,鼓励丈母娘嫁女儿一定要嫁买了房子的,哪怕对方其实是同性恋,再通过种种手段让房价一升再升。根据非官方统计,一个月入四千的白领想在魔都市中心买一套超过一百平米的房子,必须先穿越到唐朝开始不吃不喝地工作,如果房价没继续涨的话,或许到方舟启动的那年能勉强买下。而现实是,这年头房价连涨价加速度的降低都能当成新闻上报纸了——学过数学的同志都知道,加速度降低,速度还在增加,总值更不用说了。无数父母拿出自己一辈子的积蓄给儿女,只为他们能付清首付,然后一辈子生活在还房贷的阴影之下,而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那些伟大的巨贼们,正一边数着你双手捧上的血汗钱,一边不断地提醒你继续为他做牛做马。

        如果说世上有一种人比地产商更无耻,那他必定是教育部门。他们一边宣扬“素质教育才是真教育”的口号,一边以成绩排名作为选拔学生的依据,本着“为孩子着想,让孩子考上大学”的原则,各大学校在无限制加重学生负担之余,各种补习班也遍地开花,争取让每一个孩子就算抄作业也得抄到凌晨。几千万学红了眼的考生日以继夜,坚持不懈地朝书呆子的道路迈进,他们忘记了梦想忘记了自我,只会接受现实带给自己的挑战,却无暇审视现实有多么操蛋。

        在这种恶性循环中,大贼们心安理得地吮吸着无数家庭的血肉和梦想,让这些费劲苦心想要培养出成功的下一代的人们成功地培养出新的羔羊。面对这些踩着无数尸骨站在世界顶端的贼中前辈们,我的心中充满惭愧。

        掌声献给这些让我们活得生不如死的巨贼们,是他们让我们明白了什么叫操蛋,也是他们教会我们如何身体力行地实践那句名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吧!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