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弟日报

No.121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我一直很犹豫要不要在这一期封面打上18禁……

文/人鱼の眠 编辑/Erisu 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走出HGAME误区

        大家好,欢迎来到《走进伪科学》的姐妹栏目《走出HGAME误区》。虽然大家都知道张腾岳是一个忽悠人的主,但作为一个多年来一直秉持着以科学发展观武装自己,用批判眼光审视各大HGAME神作的豪放女,笔者这些年为HGAME的普及事业贡献出了自己的力量,所以大家切莫将笔者和张某人混为一谈。

        张爱玲的《色戒》曾经告诉我们:“○道是通往女人心灵的捷径。”虽然这句名言是实打实的国产货,但在某个李姓导演指使梁影帝同学身体力行之前,我们想要为这句话寻求验证,主要还是要从邻国演技不怎么样的小电影和产业日益发达的HGAME中着手。

分享到:

        然而,尽管天朝对于盗版事业是如此的宽容,我们的青春期启蒙教材获取途径如此之丰富,不管是如今尸骨已寒的BTCHINA还是现在火爆依旧的电驴君,甚至是那个为我们贡献了年度神翻译(School Days=日在校园)的迅雷子,都是我们青春路上的好基友,好炮友,但“渠道”不能决定一切,如果教材本身不给力,那么难免会误导相当一部分尚处于动不动就要“展开想象的翅膀”尴尬年龄的少年。

        由于这些伪教材的制作人一般都怀有XY染色体,甚至其中有不少本身就是只能靠着一堆ACG角色等身海报撸管的死宅,难免会在创作路上一不小心就想当然地让小蝌蚪干脑细胞该干的活,让不少宅男以为只要把女主角衣服扒光了,雅典娜都会变成钟欣桐。

        所以为了广大青少年树立起正常的撸管观,今天笔者将以女性角度严肃批判一些我们在各大伪青春期教材中司空见惯的设定,带领大家走出HGAME误区。

充气娃娃玩多了吧你!



        就好像如今的HGAME中如果没有一个胸部搁桌上都能当枕头睡的女主角压场,就只敢管自己叫纯爱游戏一样,即使你在关键部位打上再厚的码,为了能够满足你的幻想,各位后宫成员还是会不断地夸赞你阳道壮伟,一柱擎天。当年西门庆想要勾搭潘金莲的时候,就曾经找王婆求告“偷情秘籍”,王婆说了,这女人啊,只要男人“潘、驴、邓、小、闲”五毒俱全,那就逃不掉了。在现在的HGAME中,其他四毒都已经显得可有可无,唯有这个“驴”字成为了必要条件。而“扮路人装无知的男主就因为某次入浴不慎被欲女偷窥到了自己老二,贞操喜遭不保”更成为HGAME的标准桥段,用几次都不会腻味。可见游戏制作人在创作剧本的时候,很有可能也从这种桥段中获得了某种快感,一边单手打字,一边和着自己作品轻抚蘑菇笑而不语。

        更有甚者,可能是为了曲线绕开“游戏上市必须要在关键部位打码”的强制规定并证明男主角天赋异禀,很多男主明明都已经深入腹地,无良的CG师们还要给你来一个女主腹部特写,含蓄地告诉大家男主的尺寸问题。这些明示暗示都给大家传递了这么一个信息:老二三围决定一切。

        每次看到这种已经夸张到逆神境界的CG,笔者就有一种想问候画师户口本的冲动。MLGB的,初中生理老师就已经告诉我们女性生理结构是怎么回事,能够想当然地把女性躯干全部掏空就留着一根会分泌粘液的肌性管道在那里服务男性的画师,这辈子肯定都是肏充气娃娃肏到吐的天使。

        而那些以为只要自己硬件条件过关就能成为加藤鹰级别的傻逼更是天真到可笑:根据统计,女人平均一生只能通过这根管道获得两次高潮,很多女人终其一生都无法得到。按照平均数来计算,假设从18岁到50岁女性每周进行两次有助于繁衍后代的运动,你每次能够让她获得高潮的概率是一千七百二十八分之一。同学们,你们也许在小学开始就已经懵懵懂懂地一边嘘嘘一边和朋友比大小长短粗细了,可是有用么?还真不如一根按摩棒,至少人家频率高耐操又耐磨还卫生安全得很。

不要嘛!不要……停



        不管是小流氓还是老流氓,他们都信奉如下两条真理:男人不能说不行,女人不能说不要;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其实就是要。关于“男人不能说不行”这一条的真伪论证笔者并没有发言权,只知道每次拿这口号去找哥们灌酒那是百试百灵,但后面的内容多少能够代表女性朋友来发表一些感想。

        其实在性这一领域,女性的需求远远为男性来得少,当年蔡琴刚结婚的时候,老公就说:“我们要纯洁,要柏拉图,这样我们的爱情就能地久天长”,结果十年过去了,她老公大概是想再不磨一下,这辈子都别想体验什么“宝剑锋从磨砺出”的快感了,于是磨砺啊磨砺,不小心就和别人生了个孩子,早就把柏拉图甩天边去了。可见在性方面男性要比女性来得更容易欲求不满,和他们谈什么精神恋爱远不如一句“日后再说”来得动听。
        然而在几乎所有的HGAME中,都会被思想境界不高有心人士塞进去几个欲女级别的后宫团成员。她们有男主角的时候就靠他老二解决生理需求,没男主角的时候就和其他后宫团一起攀登快感的巅峰,落单一人的时候胯下必然夹着一根按摩棒,就是他妈的停电了都要用手指鼓捣几下……天呢,这还是人么?雌性动物界脊椎动物门哺乳纲食肉目犬科犬属犬种发情也没那么饥渴啊!

        笔者不得不顶着被爱国愤愤喷至高潮的危险性吐露一句心声:在某种领域的用词上,咱们邻国要划分得细腻得多。比如同样一个“不要啊”,要是MM对你说“呀灭跌”,那就和调情没区别,日后再说就是了,但是如果说的是“呀灭罗”,就做好准备面临头部被台灯砸、菊花被12CM高跟鞋鞋跟捅,最后还要因猥亵女性而面临终生监禁指控的准备。而因为长时间有意识灌输,中国女性在面对自己并不心仪的男性时往往只能使用老掉牙的一句“不要”去回答,结果当时本来就精虫上脑智商已经降低到需要刨地三尺方能看到的男主,当然不会仔细分辨你的语气和心情,往往剧情就莫名其妙转入男主悠哉游哉点起一根事后烟,女主捂着被子痛哭流涕的狗血场面。

        考虑到笔者对男性在海绵体充血时的智商水平抱有深深的怀疑,笔者建议各位女性同胞想要彻底拒绝某个猥琐男时,尽量少用“不要”这种模棱两可的措辞,免得最后被神展开成“不要停”,多用类似“滚”这样的词,若再配合一双能够一脚捅出一个血窟窿的高跟鞋效果则更佳。

有些女人永远不会被你攻略



        为什么男性喜欢像《人工少×》这样的HGAME?这个问题很容易解答:几乎每个男人都有一颗种马的心。
        I社的作品一贯逻辑就是简单暴力有效,它压根就不需要复杂的剧情,不用规定你在某天某点必须到妹子那里准时报到触发剧情,有时候玩四五个小时才勉强推倒了一个软妹……不不不,正是因为它从来不走这种纯爱路线,才能成为日本HGAME界绕不开的一个里程碑。

        熟悉I社作品的人都知道,它的绝大部分作品都有严重的后宫种马倾向,仿佛全世界的妹子只要你愿意,就都能轻松成为你的禁脔。在一开始他只是走一些×啊×就×出快感来,你只要满足她的肉体就能刷爆这个妹子声望值的传统HGAME路线,但后来也许是它觉得这样都过于含蓄了,跑到《人工少×》系列的时候干脆一整个小镇的妹子都能让你自由创造。你天天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出门,找个你看起来顺眼的妹子,强吻推倒之。要是这样还不能满足你,直接退出游戏进入编辑器重新创造一个就可以了。虽然在编辑器中,I社还允许你定制她们的性格,但这只能让你选择“我是要强吻一次以后就告别处男生涯呢?还是强吻了十次才有机会把上她”,其本质并没有什么改变。
        妈呀,被这种追女逻辑给洗脑的男性动物该是多么可悲啊,那种“我身边的女人都可以任意攻略”的想法,除了会给某位自我感觉被主角光环照耀的悲剧男以一个一个人生挫折之外,笔者实在想象不出会给他带来其他东西。有时候女性不想理你那就是不想理你,这和故作姿态没有关系,如果你按照着I社的游戏逻辑想多厚着脸皮贴上去几次就能抱得美人归,那么等待你的很可能就是一记耳光。毕竟你只是自己人生的主角,对于周围绝大多数人来说,你只是他们人生舞台的一个NPC,能不能升级成主角不是你说了算。但是总会有那么一些看见软妹就全身只剩下一个部位发硬的男人会不信这个邪,还没照镜子看看自己脖子上存着多厚的老泥就往别人身上扑,通常,我们管这种自信但毫无自知之明的男人叫“猥琐男”。

        如果从现实逻辑出发,我们会发现许多神作级别的HGAME所告诉我们的事情完全不能沿用到现实中去。因为进化赋予了女性在生殖繁衍上面需要承受更大的负担,以至于她们无法单纯受到荷尔蒙的操纵,成为欲望的奴隶。HGAME好不好?笔者的回答是非常好,不少HGAME即使抛开H情节也堪称经典大作,甚至被《×作》这种以猥琐中年老头为主角的系列作品所感动的人也绝不在少数,更别提如果没有他们,不知道多少祖国栋梁会被我国落后的青春期性教育给延误,发生Wrong hole的人间悲剧。

        但是现实与虚拟世界毕竟存在着巨大差距,游戏外设技术再发达也无法带给你真实世界的软妹所能带来的快感,我们所要学会的只是走出它的误区,而不是走出它本身。面对并承认真实的自己,○道也许的确是通往女人心灵的捷径,但在很多情况下也是触发BAD ENDING的选项,何不选择一条正确的道路,把生活当成一个纯粹的恋爱养成游戏,一点一点地从零开始刷声望值呢?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