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弟日报

No.126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我是处男我可耻,我给国家浪费纸。

文/花轮 编辑/Erisu 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一个光棍的成长史

        虽说最能证明一个人无能的表现是张口就说“我邻居家二大爷的表哥的小舅子当年那叫一个XXXX”,就像当今老是有人对着老外昂首挺胸地表示我们国家在包括避孕在内的各个领域都领先了世界多少多少年,但现在的猥琐并不能掩盖当年的光芒。我们的祖先的确经常在几千年前就说出让现代人恍然大悟的话,比如说那句“人之初,性本善”,人们一直认为这是关于人性善恶的哲学探讨,直到上个世纪,人们才明白原来这句话中真正该打引号的是一个“性”字,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二十世纪初在医学领域的新发现:人类在婴儿时期就有了性冲动。
        当然,鉴于人类大脑从四岁之后才开始真正记事的生理特点,我们很难确认那时候自己的心情,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开始对妹子产生兴趣的时间要远远早于十二岁。关于这一点,且不说近来网上流传的各种新生一代的激情视频都是有力的证明,那个喜欢对所有雌性生物展示自己下体的蜡笔小新之所以能走红,不也是因为大家都能从这小流氓身上隐隐见到自己当年的风范么?

分享到:

最年幼的英雄往往是流氓出身



        虽然由于信息的闭塞,年幼的我们完全不知道在那些英雄救美的故事里,幸福结局之后俊男美女主要的生活内容就是一天两次或三次,但那并不妨碍当年一群荷尔蒙还没开始活蹦乱跳的小屁孩学着电视里的情节开始自己的演艺生涯。

        所有人类的学习行为都是始于模仿,幼年时的河蟹还没有如今的威力,所以儿时的我们往往能在电视里看到很多比喜洋洋与灰太狼更黄更暴力的东西——比如说那时电视剧里非常流行的强暴和英雄救美的情节。讽刺的是,在各个小集体中,充当救美英雄的往往是那个最能欺负人的,而其他受气包在此种环境下往往摇身一变变成把鼻涕涂到棍子上当血舔的坏蛋,现实与演戏唯一的共同之处就是,无论是好是坏,挨打的那个总是挨打,打人的那个总是打人。

        鉴于这样的演出阵容里没有甄子丹和洪金宝这类专业的武术指导,打戏通常结束的很快,大伙的目光总是很快集中在女主角身上。

        扮演女主角的通常是附近最漂亮或者唯一的那个小萝莉,为了能够细致入微地模仿电视上各种粗暴镜头,这些日后成为各种人群YY对象的少女们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为了体现危机感,大侠总要在最关键的时刻登场,由于对人体生理知识的缺乏,少年们对这个“关键时刻”的定义产生了种种分歧,有人说裤子必须拉到膝盖以下,有人说上半身才是重点,争执不下时,女主角的身体就成了实验的对象,这就便宜了那帮本来只负责挨打和狼狈逃窜的小喽啰。这一步的尺度由人而定,大部分人只是推倒揉揉捏捏,根据各地新闻和网上流传的种种00后激情视频来看,假戏真做的也不少。什么?你问我当年做到了什么地步?这个……只能说现在我很后悔当年做了大侠。

从未送出的情书



        读过书的流氓往往会有所收敛,所以虽然步入学校的我们虽然还是会经常由班里最能打的男生组织玩保护班里最漂亮的女生的游戏,但毕竟没人好意思在校园里掀女生裙子了,等兄弟们到了真正开始欣赏班里女同学的年纪,大概也就对这种游戏失去了兴趣。由于这个年纪的男孩们开始将目标锁定到班里某个具体的女生身上,然后发现活在现实中的女人很少真的喜欢打打杀杀,经过仔细的观察与考量之后,情书这种东西就应运而生。说到这里,就不得不鄙视一下中国教师们的智商:他们看到年幼的你粗暴地向异性发泄过早爆发的精力时,说句“小孩子瞎玩没关系”就不予理睬,导致很多人留下了童年阴影:而当这些曾经只会根据原始冲动行事的孩子们变得知书达理,开始学习用文字表达感情的时候,他们却毫不留情地动用包括罚站、打手、叫家长等惨无人道的手段来打击我们纯洁的心灵,更为此在学生之中安插自己的心腹,培养了一批打小报告的人才以及为此不再信任别人的心理障碍者,前者长大成了为维持社会的和谐和稳定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五毛,后者则成为这片大地上最温顺的羔羊。无数封承载着最单纯的少年生命中第一份真挚感情的书信就这样在还未送出时就被从抽屉里搜出来,或者被送信者直接送到了老师办公室。许多年后,当我们面不改色地对一个只想睡她一晚的姑娘许诺以后生下来儿子叫宇春女儿叫玉凤时,这些拙劣但淳朴的字字句句已经再也无法被想起来了。

        当然,拦路虎这种生物出现时往往都是以人们始料不及的姿态,阻止你向心爱的姑娘迈出那至关重要的一步的东西除了来自官方之外,也有不少来自民间。比如说,老师因为你外形条件不佳早恋可能性不大而将你安排成为班花的同桌,没想到班花口味有点重,好的就是你这口,于是你凭着伶俐的口齿和胶质的脸皮渐渐与班花暗度陈仓,就在你俩的小手将要没羞没臊地拉在一起时,你忽然被本年级名声最坏的不良少年叫到了厕所,这个平时凶神恶煞的孙子此时忽然摆出一付笑脸,并恳请你将他亲手从杂志上抄的情书放进班花抽屉里,事成之后你在这学校就有了靠山,否则就要你的狗命。而另一种意外则完全可以用上世纪的电影电视中经常出现的某狗血情节来概括:你喜欢上了隔壁班一个清纯美丽的女生,经过N个擦肩而过之后,终于下定决心写了一封情书,然后你发现自己始终鼓不起勇气,就决定请哥们充当信使,经过一阵鸡飞狗跳的折腾,她成了你的大嫂。

        比起整夜翻校园杂志然后呕心沥血写就的情书,真正促成那些青春期爱情的媒体往往只是一张写着“我想跟你搞对象”的小纸条,在那张寄托着期望和YY的纸条被送出去之前,它往往曾被紧紧地攥在汗水密布的手心里,最终被犹豫不决的自己扔进垃圾堆或直接火化,而那些真的有勇气送出去的猛士们也大多以失败告终,偶尔运气不好碰上缺了大德的女生,这些纸条便有幸成为班里一时的八卦热点。俗话说,上帝在关上了一道门的时候,往往会给你留下一扇窗,而干涸的心灵在得不到情感的滋润之后,身体往往会找到别的途径来满足你的渴望。
        蛋疼的青春之神往往让你以痛并快乐着的方式度过那段不知所云的中学时代,尽管教育局和传达室大爷都在想方设法阻止我们快点长大,但总有些先进分子通过观摩如兰兰姐等民间艺术家的作品来学习正统的人体生理知识,然后孜孜不倦地在街机厅和录像厅以及课堂等最佳的学习场所把学来的东西无私地分享给更多没有机会直接学习的伙伴,在他们的努力下,有人学会了打机,有人学会了打飞机。求爱而不得的少年们此时往往退而求其次,想方设法弄来中意女孩的照片,然后无一例外地,那些照片的左下角或右下角会留下永远无法平复的折痕。

上网还是搅基,这是一个问题



        虽然这年头本科学历证书扔出去跟XX生殖医院的传单价值差不多,但大学还是给了我们很多宝贵的财富,比如从此可以光明正大去网吧啦,到处都是新鲜妹子啦等等,然而多数情况下,一间住着八个人的狗窝里通常只有不到一半的人能领回来妹子,加上美女这个附加条件,数目至少要减半,如果在此基础上得寸进尺地考察合体的可行性,你会发现这道题的基数有点太小了。

        谢天谢地,我们还有网络。

        尽管网恋三年的女友见面发现是亲堂哥之类的悲剧时常见诸报端,但此类负面新闻往往打击不了众多现实中无处发泄感情的纯情少男涌入各大论坛和QQ群寻找猎物的热情——当然也不排除个别兄弟本来就是冲着男人去的。网络中认识异性的途径要比现实里多很多,尽管认识人妖的几率要远高于认识美女,但能跟拥有异性语气的人交流始终是一件比只能看凤姐内衣艳照更令人欣慰的事,从这以后开始,人们就又渐渐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有杀了人之后有四十多位来自各地的女网友轮流探监的人参赢家,也有本来是直男却碰到了基佬自己也被掰弯的男人。

        令人担忧的是,在这个男人喜欢搞男人,女人也喜欢男人搞男人的时代,基佬和腐女这两种可怕的群体已经渐渐将触手伸到了各个匪夷所思的领域,萨达姆和小布什,马花腾和周红祎,更别说那些基光闪闪的十二黄金圣斗士了。于是现状变成了这样:这边厢你心急火燎地对着一个妹子大送秋波和QB,恨不得将“性饥渴”三个字刻在脸上,那边厢不紧不慢地用你的礼物装扮了空间,然后甩出句“我表哥长的挺帅的,要不要介绍给你认识?”完全置你的感情和睾丸于不顾。整个世界都在无视你的天性,大自然的力量在腐女面前也回天乏术,有一句广为流传的话可以用来概括这种悲哀的现状:“你还没有成为基佬,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命中注定的男人。”

剩下的,还是寂寞



        小时候,老师不让你恋爱,长大了,女友不让你做爱,一股又一股掺杂着热泪的乳白色液体随着纸巾一筐一筐地倒进垃圾堆,不知不觉中,无数可能成为你后代的小蝌蚪们就这样过早地结束了生命。和它们一起坠入虚无的,还有你那颗日渐苍老的心。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未能摸过姑娘手的纯洁兄弟们,祝所有合体过的情侣都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愿所有活在兄弟们YY中的妹子都能与她们的主人白头偕老。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