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弟日报

No.62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人若有志,万事可为”,兄台!你今天立志了吗?

文/不快乐王子 编辑/Erisu 实习生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我被立志了

        这是一个被立志的年代,在年轻的我们之中,总有一大部分人听从着长辈的意愿,进入“理所当然”的“好”公司,过着起得比鸡还早,干得比牛还多,吃的比猪还差的生活。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当你终于能够靠在椅背上歇一会的时候,会否想起,在你孩童的时候,你是否有梦想过多啦A梦那样,从百宝袋中向朋友掏出“圆”手;抑或假想自己成为擎天柱,拉着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大货柜去拯救地球;又或是化身做五只不死小强,为了那个连奎爷都吓得自杀的雅典娜而拼死拼活••••••当时很傻很天真的我们,甚至还有点有点自豪地宣称“我被立志了!”

        动漫和游戏总是在无形中引导着我们走入“被立志”的角色,在每一次孩子间的“战争”中,总会让我们感受到RPG般的畅快。说到被游戏的角色吸引而立志,就不得不提那个叫《太阁立志传》的游戏。

分享到:

庶民到关白,那一个与悟空有同样昵称的男人

        小时候我家里穷,所有的玩游戏机的时光都是从别人家里“蹭”回来的,当然这也没少受玩伴的白眼,当有一次我满心欢喜地推荐一只游戏却遭到伙伴们的冷嘲热讽,我想起了那当过光头、打过铁线、修过瓦片、送过陶罐、卖过便当的木下藤吉郎,一如当年那些武士故意打翻了所有瓷器后扬长而去时,藤吉郎的明悟一样,我和他都被生活所立志,要成为一名人上之人。游戏如人生,机缘巧合之间往往有很多相似之处。

        织田信长到死都不会忘记那一天,那一天他不过是和部下在“野合”,不要想歪,是野外合战演练,信长一不留神,被部下一枪打下马,当信长正在犹豫着该如何下台的时候,一只人一般大小的大马猴突然从草堆里跳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口吐人言“戳托骂爹、戳托骂爹”,吓得信长以为是山精妖怪现身。谁知定神一看,那只大马猴原来是个 “大变活人”。事实上眼前这人的确有“过人”的长相:前额有两条深深的皱纹,双眼又突又大,乍一眼看上去还真像只猴子。难怪自称“第六天魔王”的织田信长也吓得差点尿裤子。
        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人的成功除了要有志向,更要有贵人相助。侍奉织田家已经是藤吉郎的第n份工作,说实话,除了信长老是报复性地叫他“猴子”以外,信长和他背后那个叫“光荣”的公司对藤吉郎还不赖,什么墨俣一夜筑城、桶狭间之战(我的第一篇小说就是写这个事件,笑)、劝诱竹中半兵卫、策反“美浓三人众”、金崎殿后、火烧比睿山,这些差事都让这个足轻组头给赶上了,很多时候还是一手操办。信长公你也太看得起藤吉郎了,还见缝插针地让藤吉郎讨了个老婆,安定他的大后方。
        当然除了信长,藤吉郎的成功还得益于身边辅助他的一大帮名将。我也想不明白以秀吉的奇特长相也可以收到这么好的下属,甚至以前当过他领导的峰须贺正胜也倒过头来投入他的门下。或者这就是所谓的人格魅力,作者内牛满面ing••••••

        信长那小子野心真不小,十几年来东征西战,终于一统了近畿地区,甚至连将军家都玩弄于股掌之间。藤吉郎也趁机不断提高自己的功勋,一路官运亨通,由小队长一路混到播磨国国主的地位。当然,升职太快也有烦恼,但并非因为战事艰苦,而是他的名字。你说好端端的一个人,没事干嘛非得老改名字,木下日吉丸、木下藤吉郎、木下秀吉、羽柴秀吉,十年间名字换了四回,这不是吃饱了撑着吗?好吧,信长改了名字却不叫,非要叫他猴子,人家怎么说也是个国主,还有柴田胜家那厮有样学样叫得欢,不是跟我们的主人公对着干么?(作为作者的我感同身受啊,诅咒你们不得好死。)

        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可一不留神还真让我说中了。不过这也怪信长太高傲了,人家明智光秀是二十多年的老臣,不过是做的鱼有一点腥味,就把盘子劈头盖脸地扔到光秀的脸上,搞到人家“血牛满脸”之余还要将人家撤职。俗话说“泥人还有三分土气”,这不,人家拖家带口1万多人将本愿寺围得水泄不通,信长也只能切腹自尽了,可怜一代猛将尸骨无存,树大招风,做人真不能太高调了。但对于秀吉(改名字了)来说,应该算是好事吧。从此之后,我就再也不用担心辛辛苦苦打下来的领土被人充公了,作者腹黑ing••••••

        秀吉拉着两万“大”军班师回朝,光秀那家伙也不是善类,已经在天王山等着我们的主角了。那天,秀吉领着18000人围着光秀的主军,赤备突击、骑射突击、连携、三段击等逆天技能不用钱似的漫天乱放,明智光秀被打得落荒而逃,最后竟然被一个小兵偷袭而亡。“天王山之战”至今仍然被作为关键战役的代名词(当然,用得最多是NBA季后赛)一直广为流传。

        胜家那厮在光秀叛变的时候不知道跑去哪里,见到秀吉立了大功,忙不迭跑出来争功,纠集人手和秀吉在“贱岳”(就不能改些好点的名字吗?)决战,虽然是以少打多,但秀吉依旧秉承“太阁”系列的传统——围殴主帅,依旧取得一场大胜,“贱岳七本枪”(名号很真多)因此闻名于世。

        再后来,秀吉兴建了大阪城并且在小牧山之战降服了德川家康,日本四境基本上已经再无敌手,然后秀吉就可以安心等死了。哦,在这之前,秀吉还被天皇封作庶民所能够担任的最大官职——关白,还被天王又改了回名字,这回秀吉终于确定了最终的名字——“丰臣秀吉”。日本历史上的一代伟人终于达成了自己的理想,纵然这是个被生活逼出来的志向。

        点评: 男子汉大丈夫,立志是成功的根本,许多丰功伟绩都是源于小时的一个志向,不然玛丽奥也不会为了那bitch,打错,是“peach”公主辛辛苦苦地跳了十几年,那些RPG游戏的男主角们也不用一次次为了拯救村子而不得不和企图占领世界的大魔王进行40多个小时(游戏时间)艰苦卓绝的斗争。或许我们现在也不能达到丰臣秀吉那样的成就,但是我们的那些梦想,是不应该在生活中被忘却。

甘当影武者,那传说中的“鬼半藏”

        比起那些“全机型制霸”的骨灰级玩家,我的游戏史着实是无比苍白。不过就如所有喜欢玩游戏的孩子一样,我也有自己喜欢的游戏。每当我看到那红彤彤的茶茶丸,耐心地等着机会抽冷子的时候,心中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

        说起来,忍者文化虽然是从唐朝引入到日本,但如今可以算得上是日本的特产了,多得日本游戏动漫所赐,百地三太夫、风魔小太郎、猿飞佐助这些本不知名的忍者因而名留青史。什么,你说怎么三代火影和写轮眼的最后独苗合体?拜托少看点火影,看看鬼眼狂刀或者战国basara,就知道猿飞佐助是什么一号强人,AB大神这样写大概也是出于对这位牛人的尊敬吧。无论如何,那些全身黑色装束,能飞檐走壁,使用各种奇形怪状的暗器的面具男,总给人一种神秘而强大的感觉,跟很多小孩子一样,我从小就喜欢上探索那面具背后的故事。

        说到忍者,就不得不提介绍传说中的“忍神”服部半藏。喂,大叔,知不知道服部先生在哪里?

        服部半藏:“不用找了,我就是。”

        不是吧,你脱了面具还真没认出你。服部半藏:“……”

        对于许多中国玩家来说,第一次认识服部半藏是在“侍魂”系列,那个整天戴着面具隐身吓人,有事没事跳得比九楼还高的黑衣人,是除霸王丸和橘右京之外很受欢迎的角色。不过这里得说明一下,服部半藏这名字只是一个世袭称号。在《太阁立志传》里面我们所熟知的“忍神”服部半藏全名是服部半藏正成,1596年就驾鹤西去了。而《侍魂》系列里的半藏推测出生在1754年,至于《甲贺忍法帖》里面那个窝囊的服部半藏也不过是“鬼半藏”的儿子罢了。

        人的际遇真的很奇怪,很多时被立志了反而能干出一翻成绩。和许多还不清楚自己的前途和未来的年轻人一样,第一代的服部半藏竟然是贪图名利离开了忍者群体,到松平家当武士,而他的儿子,我们的“鬼半藏”大人在开始自己的忍者之旅时,竟然发现自己还是个武士,还是个即将上战场的武士。不过没多久,松平元康(后来的德川家康)派他打入伊贺内部,半藏光荣的武士生涯正式结束,而忍者生涯才正式开始。重回伊贺的半藏没有受到什么优待,百地三太夫那糟老头不但在冷嘲热讽,还找来个样子跟猩猩一样、有事没事就装老大的石川五右卫门来当半藏的指导。

        就如一切yy小说一样,要实现自己的目标,就要在不同的地方学习不同的东西来强化自己。当忍者有当忍者的好处,不像以往当武士时老是要准备着例会,可以自由修习忍术,也多得万能的F9暂停大法,我们的半藏以超高速度获得了“忍术皆传”。但是百地三太夫那老头老是在半藏出差学习的中途派个MM忍者来把他急急忙忙地找回去。然后要半藏去看看哪家大名有什么“特殊爱好”(美其名曰“战略调查”),陪某某领导去游山玩水(要人护卫),最后干脆要他去做梁上君子,就差没有扫茅坑捡狗屎。

        伴随我们走过一生的,除了朋友,还有小人。半藏好不容易当上中忍,那五右卫门又跑出来泼冷水,说本多正信会帮那些和尚对抗家康,一副幸灾乐祸的嘴脸,枉自己还是侍奉家康的忍者。等到他们俩去调查此事,这小子一边装X要半藏别拖他后腿,然后一股脑地往里面冲,拜托,我们可是忍者。结果没走几步就给一堆人围上了,还要半藏去救他。救了他还不领情,还嫌半藏拖累他,结果还是半藏找到了本多正信问明原委,这小子才跑进来喊打喊杀。一个小小的下忍还敢对中忍耀武扬威。即便后来半藏当了上忍,这下忍小子依旧是这副德行,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真小人。

        半藏曾经听别人说“银子会有的、女人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什么?原文是后世一个俄国佬说的,而且是“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哦,那是后人抄半藏的。 隐忍这么多年半藏终于当上了上忍,正当他努力地去拉些小弟为自己效命的时候,那个杀死自己养父的织田信雄为了争夺功勋,一次又一次地进攻伊贺,伊贺忍者终究敌不过雄狮铁蹄,百地三太夫在临死之前,遗命将头目的职位交予给半藏。

        就这样半藏的梦想一步一步成为现实,五右卫门那小子跳出来说要去刺杀信长,自以为大家被德川家出卖了,于是愤然“离家出走”,都多大了,还玩这套。不过家康这个“琛哥”也是的,派半藏来演“无间道”,现在半藏当上“刘建明”之后却又不给予大力支持,伊贺有难你不帮就罢了,现在半藏当老大了你才给那五万块,半藏随便去攻打一个居城获得的赔偿都不止这个数。穷得揭不开锅的半藏只好以战养战,干脆不理那矮子的事情。

        家康终究觉得自己势孤力单,于是召半藏陪他到京都信长谋划大计,谁知人还没到,信长就已经死在叛乱之下,家康却伤心得几乎要拔刀自杀,半藏差点以为日本又多了一座山,叫“断背”。
        最后还是半藏死活地调集了几百名伊贺和甲贺两家的忍者,一路上马不停蹄地将他送回的居城,后世称之为“翻越伊贺事件”。半藏的名声终于到达了顶峰。至于以后的事情,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点评:阳光总在风雨后,跌宕起伏的人生才是真正的人生,是谁帮我们订立了志向,这并不要紧,重要的是我们肯去尝试、肯去品尝当中的酸甜苦辣,这就无愧于自己的志向。

不败的神话,那双刀的风流



        长大了,人对孩童时的记忆逐渐模糊,唯有最深刻的部分将会长留心底,在我读小学的时候,那时学校还是实行六天半的上课制度,呵呵,年代有些久远。

        每个周六下午,我背着书包跑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看看母亲是否在睡午觉,在确认听到微微的鼾声后,才蹑手蹑脚地打开电视机,一听到启动声响,马上将音量按到最小,然后看着那一个个各具特色的机甲人在活蹦乱跳,那个叫宫本武藏小子在不停地挥舞着自己的双刀追求自己的武术理想,我完全沉浸在那个无声而又欢乐的世界中,哪怕最后免不了被母亲发现,少不了捱一顿骂。但对于喜欢舞刀弄枪的男孩子来说,谁都会发这种剑客梦。

        1598年,在中国地区(小日本真恶心,屁大点的地方就叫中国)的美作国,时值正午,一群人神色慌张地在乡间小路上狂奔,在他们身后,一个野武士打扮的男人正穷追不舍。一边叫嚷着:“你们这些卑微的贱民,快看看我马喜兵卫的高超技艺吧!”

        “到此为止吧!”马喜兵卫抬头,在阳光的阴影中,一个青年从树上跃下。然后扔出一块石头。马喜兵卫:“得了得了,我知道你是男主角,也不要用那么老土的情节出场吧。”

        宫本武藏:“其实我也不想,谁叫小日本就喜欢这样,我在不同的作品里已经无数次这样出场,每次我还要装得很潇洒,你以为我容易吗?不过你既然知道自己是个大龙套,那就乖乖地躺下吧。”

        马喜兵卫:“这年头,混口饭吃真不容易,行行行,我躺!”

        作为一名有理想的剑客,宫本武藏自然要到京都去开开荤,哦不,是开开眼界,虽然我也不知道有什么不同。武藏一进京都,一个穿得很华丽的男人就拦着他,听到他说要找道场比武,就一个劲地推销吉冈道场,还死命说自己不是那里的托。那劲头就差没有口袋一拉,把头凑过来问“哥,要片不?”

        反正哥没钱,就姑且跟这个叫佐佐木小次郎的人去晃悠一下,当武藏刚踏进道场时,就知道自己错了。人家吉冈清五郎知道武藏是杀父仇人的儿子,马上就操家伙干架。其实武藏到现在都还没想明白,既然他父亲打败了吉冈宪法,为什么作为儿子的他竟然会不知道,还要傻乎乎地冒名去人家“参观学习”,这不分明是存心找茬么?“光荣”也太忽悠人了吧。
        所幸这清五郎也没多少能耐,武藏两下就把他搞定,正准备开溜,人家吉冈一门就已经找上门来。我说这人真是的,老爸打不赢人家就儿子顶上,大哥打不赢就弟弟顶上,最后还是打不赢人家就满门上下一起上。自己想打就打呗,还搬出个小孩子的来,美其名曰挑战,然后又说孩子太小,由门下弟子代劳,整一副单挑等于一个挑一群,围殴等于一群殴一个的无耻嘴脸。这种当了XX还要立牌坊的无耻精神难道就是所谓的武士道?行,打就打呗,这么多人打一个,还居然被团灭了。那一天,武藏不知道什么时候双手都握着刀。当武藏发现的时候,武藏就已经领悟了两招绝招(忘记那些YY小说吧,一次就能领悟两个超级绝招是不会出现在狗血小说里的)。

        武藏刚来到长滨城,又见到那个佐佐木小次郎要单挑几个野武士,这人虽然听说是个剑豪,但在人家面前总是收收藏藏,这次终于用出了真本事,一招“燕返”很牛X地击倒对手,然后趁机向武藏挑战。要知道,打败一个剑豪比战胜一堆剑客还要来得强,武藏还在发愁无处发威,别人就屁颠屁颠送上门来,武藏当然乐得接受。

        武藏不知道历史上的武藏有没有借故迟到了,反正那个叫“光荣”的老板要武藏叫船夫不要把船开得太快,还安排了一个武藏从来没见过的女人在海边送行,要武藏回来娶她,试问武藏还能安心地走吗?那边小次郎已经等得不耐烦,一见到武藏就将刀鞘随手扔到地上就要动手。就在那一刻,武藏就知道,小次郎已经输了,一把舍弃了刀鞘的刀,就如一个剑客舍弃了熟练的双手,再使用最不擅长的招式,而结果,只有一个。在古龙的小说里很多地方都借鉴了严流岛之战。当然,按照灵魂不死的古龙先生的精神,武藏和小次郎之间,只有一个能够离开严流岛。而倒在严流岛的海滩上的,是佐佐木小次郎。什么,你要知道过程?呵呵,这不是我的风格。

        点评:人的成功需要经过历练,也在于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发挥自己的智慧与头脑和执着的梦想,这里写的武藏或许带有点调侃,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武藏走向巅峰的过程中,他完美的将这三者发挥到极致。

结语



        《太阁立志传》陪我经历了很多人生的第一次,第一次为得到一个人的效忠而废寝忘餐、第一次爱上研究日本历史、第一次发表小说、第一次走过人生的关口……无论生活怎样艰难,未来仍要继续,走自己的路,你今天立志了吗?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