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弟日报

No.93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都是游戏的错!没有游戏美国就不会打伊拉克了!

文/Jump 编辑/Erisu 实习生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Jack Thompson
游戏黑血泪史

此文发表于2010年《大众软件》9月中
        点题:去年中旬刊的“游戏英雄传”把版面给了一个“游戏狗熊”——游戏烂片之王Uwe Boll。现在会关心另一个和游戏有关,却又十分特别的人。某种程度上,Jack Thompson这个名字和Rockstar Games密不可分,其实他还做了其他一些令人“发指”的事。
        Jack Thompson堪称美版“陶叫兽”,提起这位老兄,那些“暴力游戏专业户”的老板们对他最有发言权:Jack曾经带给他们最直接,同时也是最痛苦的感受便是如影随形——他们总是可以看到Jack在媒体上的口诛笔伐,收到写有巨额赔偿要求的律师信以及无数凶杀案、校园枪击案的法庭传票……多年来,Jack一直致力于彻底铲除暴力游戏,他相信自己的火爆脾气是支持自己战斗的最佳武器。总之,Jack是一个很能折腾的人,后来甚至把自己的律师资格也给折腾没了。为了从源头斩断那些危害美国青少年成长的“毒草”,他已经顾不上什么游戏规则,在多起针对游戏厂商的诉讼中涉嫌违规调查、伪造证据,甚至当庭侮辱被告,最终被佛罗里达州高级法院裁定吊销律师执照。一个为了理想可以不要饭碗的人,我们实在没有必要去怀疑其动机的纯洁性,他对暴力游戏的恨,确确实实是发自内心的!

分享到:

愤怒的内心



        在关于GTA的新闻以外,你大概并不知晓Jack是个什么样的人。事实是,“很黄很暴力”的游戏只是让Jack怒槽涨满的诸多条件之一,一直以来,Jack致力于反对一切“大众媒体所传播的粗俗内容”,电台主持人、饶舌歌手、社交网站……总之只要被Jack认为是“伤风败俗”的玩意,他必然会一反到底,决不退缩。
        最早被Jack咬住的,是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公开宣称自己是同性恋的电台主持人Neil Rogers。Jack认为Neil的性取向使得他不适合从事这一公共代言人的工作。因为他不但利用电波大肆宣扬,还在节目中多次播放“内容庸俗”的歌曲,对青少年产生了不良影响。他要求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对Neil所在的迈阿密南部综合台(WIOD)罚款1万美元。Neil的报复相当廉价,就是在新闻节目中对这位疯狂律师极尽挖苦之能事。

        8个月后,Jack将Neil告上了法庭,他声称被告教唆同性恋者对自己进行骚扰,他手中掌握了确凿的录音证据:Neil向听众公布过Jack的电话,并且在节目中提到自己的名字的次数高达4万次——Jack Thampson的大名每从Neil的口中说出一次,就要处以5000美元的罚款,因为整个诉讼的赔偿要求为两亿美元。

        享受过Jack怒火烧烤时间最长、官衔最高的人,当属美国前司法部长Janet Reno。他们第一次打交道还在1975年,当时刚刚从大学毕业的Jack想在时任州检察官的Janet Reno门下找一份助理的差事。Janet Reno后来认为,正是当时自己的拒绝导致Jack在接下来长达30年里不停地和自己作对。不过Jack本人并不这么看,他认为1988年Janet Reno驳回针对“同性恋教唆犯”Neil Rogers的诉讼,才是自己决定与其血战到底的原因,因为身为州检察官的她居然做起了“同性恋的卫道士”。后来Jack在报纸上登出大版广告,要求Janet Reno公开自己的性取向,之后又声称后者不予理睬的态度形同默认。在Janet Reno被克林顿总统任命为司法部长后,Jack大肆宣扬她是一名同性恋,并对迈阿密一家由她担任董事的电话咨询服务公司展开“调查”,声称他们提供同性恋们电话信息的共享。这一举动终于惹毛了这位新上任的部长,佛罗里达州最高法院要求Jack接受精神状态测试。Jack倒是不怕这招,并在通过测试后表示自己是“美国唯一一位被法庭判定为精神正常的律师”。

决战“电子海洛因”



        1997年,在肯塔基州西斯高中(Heath High School)枪击案中造成3死5伤的14岁的主犯Michael Carneal是一名FPS游戏爱好者,这是Jack将打击面扩大到电子游戏的直接原因。警察还主犯的卧室中搜出了一盘电影《篮球日记》(The Basketball Diaries)的录像带,片中有对枪杀老师和同学的描述。Jack相信正是这些“肮脏”的文化产品导致了Carneal犯案,他将游戏公司、影业公司,以及Carneal经常观看的不良网站的站长全部告上法庭,要求他们赔偿受害人3300万美元。用他的话说,“这是普通人要求那些将暴力当作卖点的老板们血债血偿的时候了”。

        不过,这个看似雷声很大的官司却被联邦地方法院在第一时间驳回,原因是Jack在盛怒之下犯了很多常识性的错误:首先他并不是受害人,因此诉讼要求没有任何的法律意义,那些沉浸在悲痛中的受害者家属们也无意参加Jack组织的诉讼。此外法庭还认为,搜查到的那些暴力游戏、录像带在凶杀案庭审过程中就没有充当证物的资格,游戏和电影厂商无法预知Carneal的行为,也不存在教唆关系。

        首战失败后的,Jack调整了自己“见缝插针”的策略。2002年,俄亥俄州的15岁少年Dustin Lynch杀死了同龄女孩JoLynn Mishne,这起案件于2003年的2月开庭审理,Jack火速赶到地方法院,申请成为原告的法庭指派律师。让Jack“喜出望外”的是,Lynch还是一名GTA3的玩家,于是他鼓动被告在庭审过程中将自己的犯罪动机和手法全部归咎到这款游戏上去,让Lynch相信只要这样做,再加上自己的未成年因素,就可以获得轻判(尽管法官之前已经决定对其实施成年审判)。另一方面,他主动联系受害人的父母,告诉他们这款“宣扬凶杀暴力”的游戏可以作为定罪的有力证据。检察官随后发现了Jack的行为,他身为辩方律师,却对当事人蓄意误导,有可能损害到被告的利益,不适合担任辩护律师。在获知真相后,Lynch立刻解除了自己与Jack的委托关系。

        2004年7月,新墨西哥州发生了一起家庭凶杀案,男孩Cody Posey将自己的父亲、继母和妹妹残忍杀死后,埋在了前ABC电视台记者Sam Donaldson家农场的肥料堆下面。2006年9月,Jack前往事发的阿尔伯克基市(Albuquerque),带去了长达69页描述原告犯罪动机的材料,以检控官助理的身份参与庭审。在开庭前,Jack多次和辩方律师Gary Mitchell接触,希望他能够强调《横行霸道——圣安德烈斯》(Grand Theft Auto: San Andreas)对被告人产生的严重影响。在遭到拒绝后,法庭上出现了控方为被告辩护的滑稽一幕:“GTA3让暴力变成了令人愉悦的东西,虚拟世界中大量没有任何后果的凶杀场面,让缺乏判断能力的小Posey去模仿,去复制,他的全部杀人手法,都是从游戏中学习的。如果没有GTA3,3个受害人一定还活着!没有GTA3,Posey也不会去犯案,他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在这一刻,仿佛嫌疑人已经从被告席上消失了,换成了一群Rockstar的工作人员。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为了防止Jack在GTA4发售前夕捣乱,Take-Two Interactive以其违反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内容有关新闻、出版自由)为由先发制人,在2007年3月将他告上法庭。接到传票后,Jack表示:“我一直在等待这一时刻,Take-Two的这次挑战会成为他们末日的起点,我会彻底搞垮他们。”但在4月19日达成的庭外和解中,Jack却选择了收声,表示自己不会在任何情况下干扰Take-Two的运营,以及威胁对该公司进行起诉。

        2008年4月,GTA4正式发售以后,Jack一反常态地跳了出来,声称GTA4是“自从小儿麻痹症以来对儿童伤害最大的邪恶力量”,为了在不违反之前法庭下达的隔绝令的前提下继续对GTA4口诛笔伐,Jack着实动了一番脑筋:他发表了一封给明尼苏达州州长Tim Pawlenty的公开信,要求辖区内的游戏零售商将GTA4下架;他以起诉威胁芝加哥高速运输管理局,要求撤下所有汽车站、地铁站内张贴的GTA4广告;Jack还寄给Take-Two总裁Strauss Zelnick的办公室一封信,Take-Two的法律顾问一度认为Jack违反了禁令,可信封上的收件人让人啼笑皆非——“Strauss Zelnick的母亲大人亲启”。Jack在信中写道:“您的儿子正在想尽一切办法,将GTA4尽可能多地卖给美国人,其中就包括有无数年轻妈妈的孩子。您的儿子正在将美利坚的童子军们改造成嗜血狂热的希特勒青年团!”

四下出击



        在层出不穷的暴力游戏面前,Jack的恨永远都不是狭隘地针对一款游戏。尽管他声称自己从不玩游戏,但却对M级别以上游戏的名字如数家珍,一旦有涉及青少年暴力犯罪的案件发生,他总可以在第一时间从游戏店的货架上找到真正的“凶手”。
        【光环】2002年10月,华盛顿特区环城公路发生连续枪击案,在不到3周时间里,就有10人被狙杀,3人重伤。Jack在做客NBC《今日秀》(Today)节目时发表了如下预测:“凶手是一个青少年,依靠《光环》(Halo)来训练自己。作案前将狙击枪拆解成配件装入包中,以摩托车作为交通工具。”嫌疑犯被抓获后供述的作案过程居然和Jack的描述如出一辙:从犯Lee Boyd Malvo只有16岁,主犯John Muhammed(海湾战争老兵,退役陆军狙击手)声称自己用电子游戏来消除Malvo的“心理障碍”。这一次,这位向来以不靠谱著称,只知道胡喷的白头翁大叔,居然化身为了美剧《超感警探》(The Mentalist)的主角,着实让人刮目相看!

        【反恐精英】2007年4月,韩国学生赵承熙在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制造了美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校园暴力案件,杀死了包括自己在内的33名学生。在血案发生后不到1小时,凶手身份还没有确认时,Jack就一口咬定嫌犯利用CS中进行“训练”,不少媒体捕风捉影,于是有了后来铺天盖地的“赵承熙玩真人CS”的报道。赵承熙的同学随后表示,上一次看见他玩CS还是上高中时,赵承熙的电脑平时只用来写日记,硬盘上安装的游戏只有一款世嘉的“索尼克”。但Jack坚持认为,CS才是真相的唯一解释:“看,用游戏进行杀人技巧的自我训练就像是学骑脚踏车,一次学会终身忘不了。”他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声称:“一个从未杀过人的孩子突然变得像终结者那样嗜血狂爆,这种人一定是游戏玩家!”Jack还给微软总裁比尔•盖茨去信,认为他的公司应该为这起暴力事件负责:“盖茨先生,看看那些血淋淋的照片吧,你们制作的游戏提供了杀戮模拟,让人享受杀人的快感,学习杀人的技巧。”
        2008年2月,伊利诺伊州立大学的校园枪击案发生后,Jack再度搬出了“CS杀人”论,这一次火力更加凶狠,声称玩CS就像《满洲候选人》(The Manchurian Candidate)中的洗脑术,可以将人催眠为行尸走肉,用特定暗号激活他们,随时可能亮出武器对周遭的人群疯狂扣动扳机。

        【真人快打】“真人快打”(Mortal Kombat)的发行商Midway Games也在Jack的打击范围内,这并没有出乎我们的意料,但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Jack对这款史上最暴力、最血腥的格斗游戏的实际内容视而不见。原来真正让Jack不爽的地方,是一些对他心怀不满的玩家,利用游戏所提供的Kreate a Fighter功能,创作了一个西装革履、身材修长的白头发老头,更有好事者收集这个自定义角色被各种恶毒招式海扁的截图,在网络上贴得到处都是。于是Jack彻底燃了,他要求Midway立刻停止销售这款“侵犯了自己肖像权和名誉权”的游戏,否则就法庭上见。Midway对此笑而不语,也许是后来有人告诉了Jack真相,他自感无趣,从此再也没有骚扰这家公司。

        【末日迷踪——永恒力量】 仅仅是读过《末日迷踪——永恒力量》(Left Behind: Eternal Forces)说明书中的几句文案,Jack就认定这是一款“以大屠杀为背景”的游戏。原著小说作者Tim LaHaye闻讯后,苦口婆心地告诉Jack这部科幻小说的主旨,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是对牛弹琴了——Jack既没有读过原著,也没有玩过这款他大肆批判的游戏。他振振有词道:“没有玩过又怎么样,它就是一部鼓动青少年相互仇杀的游戏。我还没见过亚伯拉罕•林肯呢,但这并不代表我不知道他就是第16任美国总统!”

他最近在干什么



        丢掉了律师饭碗,好像并没有打击Jack老兄,他的战意不减反增:两年来除了不停地与佛罗里达州律师协会恶斗,认定自己的“下岗”是因为同行们的迫害外,他对游戏业的火力输出也没有丝毫削弱,只不过因为自己不再是从业者,他的吐槽能够得到游戏公司回应的次数是越来越少了。对于他的境遇,玩家们欢欣鼓舞,用各种手段来表达心中的欢乐之情。Jack一气之下又将Facebook网站也告了,索赔4000万美元,原因就是“Jack Thompson讨论组”中的玩家对他落魄后的尽情戏虐。

        一名孤独的骑士,手持锈迹斑斑的长矛,义无反顾地冲向想象中的巨人,这是唐吉柯德,同时也是对Jack的最佳诠释:他们都将自己视为主持正义的使者,同样是有强烈的理想主义倾向,为了自己所认可的神圣目标,可以不顾个人安危,不惧怕任何的失败,当然在行动上也表现为极端的盲动性。不讲实际,甚至抓不住重点和主次,只知道单枪匹马地乱砍乱杀,用主观臆断代替调查研究,感性压倒理性,而且从来也不从失败中吸取教训。总之,Jack就是这样一个目标高尚和行动混乱,理想与现实完全脱节的矛盾体。或许他懂得几门外语能吃得开一些,因为在地球的某个角落,总是不时需要“砖家”“叫兽”们出镜炮轰“电子海洛因”。
此文发表于2010年《大众软件》9月中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