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弟日报

No.136

上期回顾

歪弟启示录

我左青龙右白虎老牛在腰间龙头在胸口……

文/花轮 编辑/Erisu 文光
交流信箱:yd@chinaduo.com

黑道狂想曲

        尽管那个曾经说过“众生平等” 的佛显然不认识李刚,但这句话在某些方面还是颇有道理的。

        譬如说,人的一生其实跟蝼蚁的一生一样脆弱,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让你从巅峰掉到谷底,或从GAL变成ACT。一根从天而降的手指就能让一只活蹦乱跳的蚂蚁变成尘埃,同样的,能改变一个人一生轨迹甚至令其戛然而止的东西往往也都很不起眼,比如一杯喝了就会过敏死的开水,一根载重量大的可以用来上吊的鞋带,和一支两块钱一包的香烟。

分享到:

        我们中的一些人——当然这些哥们现在很可能已经不在我们之中,他们可能正在桑拿中心左拥右抱同时点着你所在的网吧的老板刚交上去的保护费,也可能刚刚卸开市人民监狱的某间牢房马桶上的螺丝准备在后面挖墙,无论这些人后来的日子是不见天日还是意气风发,从普通老百姓步入一个名为“黑道”的神秘领域时,他们通常也不过是遇到了一些普通人都会遇到的事情和人,就像电影《艋舺》里赵又廷说的那样:“十七岁那年,我因为一根鸡腿踏入了黑道。”

        道上混的兄弟可能来自五湖四海,各自的身份和加入帮派的理由也大多有所不同,有的人全家都是黑社会,自己只是继承家族事业;有的人自小就以调戏女同学拦路收保护费为己任,无论当大哥还是小弟都是自己的人生理想;有的人则是卧底。然而无论人们本来有多么纯粹,一旦踏入这条由金钱、美女和血肉铺就的道路,同志们的人生就从此变得不再平凡了。

从厕所里抽烟说起



        曾经有一位以单手剥生鸡蛋壳而能让膜不破的绝艺刺瞎全国人民狗眼的著名地下工作者说过这么一句话:“二十一世纪最缺什么?人才!”在近期一部以黑社会老大从良为题材的电影中,也出现了一段大佬去香港大学收小弟的情节,在这些情节中,看似幽默的外表下其实阐述了一个悲哀的现实:黑社会的新鲜血液,大多都是从学校里来的。基于不同层次的思想觉悟和家庭背景,这些原本是守法公民的兄弟在加入社团之前,往往有着不同的学历背景,小学毕业的当小弟,中学毕业的当大哥,那些接受过高等教育而又有志于投身无限的黑道事业的高材生,有的当了首领,有的当了流氓律师。

        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无论在同福客栈还是尖沙咀铜锣湾,都是一句无可置疑的真理。

        富有远见的大佬往往比其他人更重视人才的吸收和培养,而喜欢在厕所里抽烟放了学堵人的中小学生们大多被这些大哥所青睐。

        他们收小弟的流程大致如下:新学年开始,刚进入学校的新生躲在厕所里抽烟——学长发现新资源,上前微笑递烟或板着脸要烟,无论接下来的过程是和和气气还是鼻血四溅,高年级老大里总会多几个低年级小弟——小弟跟着老大与不同年级不同学校不同势力的同学火拼,逐渐发现老大之所以能成为老大,是因为他们除了在校内有不少小弟之外,在校外也有一定的职业混混人脉——随着年龄的增长,旧任老大毕业,开始在道上混,同时成为现在是新任老大的小弟的社会靠山——当年的小弟在收了不少小弟并培养了几个老大出来后光荣毕业,成为新一代社会混混,如此往复。至于那些毕业之后继续进修或是没有加入社团的同学,他们大多当了警察或城管,有的还进入房地产业,成为我朝最高战力中的一员。

        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那些走上江湖路的兄弟们就成为了这些精英手中强力的作战部队,他们往往组成拆迁办和酒店保安等实战队伍,用棍棒、水果刀、挖掘机和铲车等重型高科技武器,在与屁民的血腥斗争中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与此同时,那些置身官衙的同学们也积极参与维护昔日同学开设的各种高级娱乐场所以及诸如盗版书刊和DVD等低价免税物品的工作,所有这些努力都为我国GDP的增长做出了仅次于地产商的贡献。

极道那些事儿



        尽管《如龙》中的桐生一马,《麻辣教师》里的鬼冢英吉以及《热血高校》中的泷谷源治等等超级牛人都喜欢赤手空拳单挑以百为单位计算的敌人,出手对象除了高中生之外就是黑道大哥,但现实中的日本黑道很少会跟这些作品中专门充当被男主角无意中扔出的飞刀刺中了生殖器然后带着兄弟上前报仇三分钟后血流成河捂着JB眼睁睁望着男主角搂着妹子扬长而去的倒霉蛋一样悲剧,真正的日本黑道,有着大多数人难以想象的能量。

        就对待黑社会的态度而言,日本实在是个神奇的国度。日本黑道不叫黑道,而叫极道或暴力团,日本的文化工作者们最喜欢不遗余力地通过漫画、电影和小说等途径来向自己的民族展示混黑道的光辉未来:小栗旬说,高中生如果不去追求“XX学园最强”而去认真学什么习,下场只能是被有魄力的同学当成沙包日日练手;榊真喜男说,享受青春的真谛就是在黑社会滚打摸爬混到老大的位置以后再伪装成十八岁少年混入高中勾搭未成年少女;鬼冢英吉说,要不是哥在当老师以前先干掉N个暴走族练出来这种能开无双的身手,想跑进初中校园里一边勾搭14岁LOLI一边跟全校最漂亮的女老师眉来眼去是根本不可能的;至于真正的极道大佬桐生一马同学,此刻正忙着在自己跟极品萝莉一起开设的孤儿院中与美艳女警搞七搞八,表示没空发表幸福感言。

        除了娱乐作品之外,日本政府也用实际行动描绘了黑社会的远大前途:在日本,黑社会是合法团体。

        确切地说,在当今日本,除了加入帮派前得先剁个手指或者纹个身之外,开黑社会和开公司已经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想做社团?没问题,先去找街道办主任或者居委会大妈注个册,老大就是法人代表。兄弟们要按时上班下班,穿西装打领带,进门要戴胸卡,否则保安不让进。希望壮大公司?那得先提升本单位待遇,周末放假两天,还有五险一金,这些条件都满足不了,怎么能吸引新人入会?

        除此之外,各大佬在拓展业务方面也不遗余力。随着时代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放高利贷,开赌场和色情事业等等行业的利润已经日渐微薄,风险却一点没减少,有识之士早已将目光投入到诸如电影、股票和金融业等各类新兴行业中。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极道极重房地产开发,跟这一行业带来的巨大利润比起来,贩毒不过是小儿科。《如龙》里到处都是政黑勾结的情节,现实中也不遑多让,著名的山口组就是一个以其势力渗入东南亚各国政界闻名的组织,比如说,2004年底,山口组就曾派人去台湾帮助“立委”候选人曾蔡美佐参加“立委”竞选。

无敌的教父们



        “你的生意从收保护费开始,你已经知道这个步骤了:先找几间小商店,跟店主聊聊,不妨粗暴点儿,然后他们就会乖乖付你钱。他们付不了你太多,但每间都收一点,加起来就不少了。有时候,如果你长期没有显示自己的威严,他们就会傲慢起来,为了维持生意,你不妨经常跟他们沟通沟通。抓着他们的衣领往墙上撞,把他们从窗户里扔出去,或者砸掉他们的店,吓吓他们的客人,你必须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老大。只是你必须记住——这一切只是生意。”

        以上摘自游戏《教父2》预告视频。

        《GTA》算得上是美式沙箱游戏的鼻祖,或许正是因为受其影响太深,从那之后的众多城市漫游类游戏大多都跟黑社会有关,《教父》和《黑手党》系列就不用说了,就连前些日子的《荒野大镖客》中也不乏跟抢匪战斗的情节。所有这些游戏中都不可避免地涉及到了两个关键字,一是抢地盘,二是黑手党。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黑社会组织,黑手党发源于1282年的西西里岛。当时的西西里岛被法国人所统治,在那一年的复活节,发生了一起至今众说纷纭的事件,虽然事情本身的经过没有定论,不过基本过程大致如下:在西西里岛居民举行庆祝复活节的仪式时,一个或一群法国人猥亵或强暴了一名或数名意大利已婚年轻妇女,意大利人愤怒了,他们高喊着“Morto Alla Francia,Italia Anela”(消灭法国是意大利的渴求),同时屠杀每一个他们见到的法国人。这场事件被称为“西西里晚祷事件”,因为这场起义而团结起来的意大利人成立了一个组织,以那句口号中每个单词的首字母组成的词命名,也就是“Mafia”(黑手党)。众所周知,这群号称世上最专业的黑帮分子本身是以家族的形式维系起来的,在这个体系中,最最重要的一个位置就是大名鼎鼎的教父。

        教父原意指为婴儿或幼儿洗礼并保证接受宗教教育的人,跟中国的干爹差不多,只不过因为成为教父这件事本身有严格的宗教意义,而那些家族成员都是虔诚的宗教信徒,所以教父才拥有超常的约束力。

        出于你知我知的原因,那些在我朝土地上从来不为人知的地下人物在毫无言论自由的资本主义国家里是报纸头条的常客,风头经常盖过我们的市长和省委领导。在教父们的领导下,黑手党从早期单纯的敲诈勒索杀人收钱,发展到如今收保护费,开赌场,组织卖淫和贩毒等等。值得一提的是,早期的教父们除了以黑帮领袖的身份闻名之外,他们在普通美国民众中也享有极高的声望——就像那部名为《教父》的电影里所描绘的,历史上有几位著名的教父是名副其实的平民保护神和自由主义领导人。

        有“现代黑帮图腾”之称的维托•卡西奥•费尔罗,除了收保护费之外,他终其一生都在跟法西斯做斗争,因为在他控制下的西西里岛拒绝向意大利议会输出支持法西斯的议员,他成了墨索里尼的眼中钉。最终,维托死在墨索里尼为他专门准备的牢房里,在他死后,因他生前表现出的博爱、慷慨、道义和勇敢,他成为黑手党历史上最受人尊敬的教父,黑手党成员们甚至以被关进他曾待过的牢房为荣。

        马龙•白兰度因为扮演了教父维多•柯里昂而永垂不朽,在电影中,这位绅士但威严的老人一生以维护家庭和帮助弱者为己任,成为贫民的保护神。事实上,维多•柯里昂在现实中真有其原型,那就是继维托•费尔罗和查理•卢西安诺之后的新一代黑帮偶像——卡罗•甘必诺。这位说话轻柔,面带微笑的教父是历史上最杰出的犯罪策划人之一,他坚持低调做人,自己从不出手,却躲在幕后挑拨其他家族之间的明争暗斗,让自己的家族在不见经传中渐渐壮大,成为纽约最有权势的家族。他曾被起诉过无数次,却从来没人能将他成功定罪,检察官和警察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声望越来越高,财富越来越多,对他做的事情却完全没有头绪,最终,这位天才的教父因为心脏病发作而寿终正寝,全球一百多家电视台转播了他的葬礼,他被称为爱国者和慈善家,一个具有伟大人格的美国公民。

        在电影《教父》里有一段教父派人强迫电影公司老板让自己的义子当电影男主角的情节,有趣的是,《教父》这部电影本身就是黑手党势力介入电影业的产物。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由于黑帮内战引起了美国公愤,甚至连普通的意大利裔美国人也受到了影响。为了改变这种状况,纽约五大家族之一的教父乔•科隆博控制派拉蒙公司推出了《教父》这部以卡罗•甘必诺为原型的影片。

        这部电影不仅称为电影史上不朽的殿堂级影片,在当时更是直接改变了美国群众对黑手党的印象:人们认为黑手党内部虽然一直在折腾,但他们从不滥杀无辜,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正义,是维持地方秩序的中心力量。科隆博还组织了十万人的游行,美籍意大利人视“Mafia”这个名词为种族歧视,并直接导致这个词再也不能被公开说起。

同行是冤家



        黑白两道向来水火不容,黑道是破坏社会和谐安定的罪恶组织,各地政府(至少在名义上)都视黑社会为大敌,自古以来,人们一直认为政府与黑道的对抗是正与邪的较量,殊不知这种认识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本质上来说,政府跟黑社会其实是同行,双方较量的本质,其实是抢生意。

        这二者之间的相似之处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说,交税跟交保护费其实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不交保护费,就找人来闹事,不交税,就找人来抓你。在春哥的地盘上公开宣扬曾哥才是唯一的纯爷们,会被春哥的信徒爆菊,在以社会主义为纲领建立的宣扬资本主义的好处,会领诺贝尔奖和被跨省。开办政府的往往是曾经被社会压迫到极限的造反者,无独有偶,凡是有一定历史的黑社会早先大多也都是工人组织或类似的民间机构。

        说穿了,政府和黑社会都是为了维护地方上的秩序,为了经济的繁荣和发展而建立起来的组织,只是因为你先开了政府,我再开就等于造反,我手上只有水果刀,你手上有核弹,造你的反没有前途,于是我只好开黑社会。

        黑社会也是社会,黑社会的成员大多都是同一种族,所以当自己的民族遭遇危难时,黑社会也往往挺身而出。比如1995年日本神户大地震之后,为灾民提供各种生活和医疗物资最卖力的不是当地政府,而是山口组。又比如,二战期间,美国黑手党曾经全力协助美军登陆西西里,拯救墨索里尼统治下水深火热的西西里人。至于抗日期间出钱又出力的上海滩黑道大亨杜月笙,就更不用说了吧?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点击查看表情排行
0
0
0
0
0
0
0
0
恶心 愤怒 勥赞 感动 路过 无聊 雷囧 关注
0 [与更多人共享]

发 表 留 言

欢迎[登录][使用帮助] 匿名

请您注意: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